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夢中的地下迷城
夢中的地下迷城 連載中

夢中的地下迷城

來源:google 作者:張藝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ce 奇幻玄幻 落秋

明明是穿越者,卻無法改變什麼終究,我只是一個旁觀者嗎?本文介紹的是主角睡醒後發現自己穿越到了異世界在和NPC對話中得知了現在城中的狀況勢必要去解決危險,但在後面的劇情中它還是無法改變城市隕落的事在NPC達程的幫助下去往了黑暗森林和失落之城,得知了當初的真相要去打開西凱羅斯之門前往地面的故事本文一切都是作者的想像勿要當真,主要是以環境和世界觀來給讀者詮釋一個新的世界,本文也沒有太多的感情戲基本都是探索和戰鬥的劇情可能有些場景會有一點點的重口也請見諒,在第二十章往後會有人物傳,看不看都不影響後續劇情發展展開

《夢中的地下迷城》章節試讀:

終於來到了隧道的出口。蘇瑞森觀察了一下,說:「好機會,估計是到了看守交接班的時候。走吧,進城再說。」

不愧是永恆國的主城,光芒萬丈,亮如白晝;十幾架飛船在城市上空飛行着,路上的行人形形**,馬路上的車輛風馳電掣;林立的巨大高樓發出了紫色的微光,遠處還有一座摩天大樓極為顯眼,我看着它着了迷。蘇瑞森的一句話把我拉了回來,「你們先自由活動吧,我們要去找一個人,找到後會派人通知你的。」我說:「好的,你們去吧。」

他們走後,CE搖身一變,再次變成了蘇瑞森的模樣。看來還有很長的等待時間,還是去中間的大廈看看吧。我剛邁出腳步,CE略為嚴肅地說:「我見過的人類社會都很複雜,待會無論見到什麼事都不要動怒,也不要動其它感情,萬事小心。」我點了點頭,和CE往大廈的方向走去。

39

路旁是各式各樣的小店鋪,有賣小吃的,有賣茶的。路上的行人都低頭看着手機,只有幾個女生偶爾發出幾陣笑聲,給這安靜的街道增添幾分生機。

突然,前面傳來的一陣吵鬧聲打破了安靜的氛圍。在一個茶店門口,一個滿臉油光的男人抓着一個小女孩的頭髮,強行把她從一個精瘦的男人的懷裡扯出來拖走,女孩哭得撕心裂肺地掙扎着,但也無濟於事。

我問CE:「你能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它閉上了眼睛,看上去像是在讀取記憶。過了一會兒,它邊走邊說:「那個胖的是這片區域的執法人員,抓出去的女孩才十二歲,在店裡打工,抱着她的是店長。當初,女孩找到了店長,下跪乞求收留她。店長聽說了她被父母處理無家可歸的經歷後,讓她在店裡打工並發放正常的工資,但這在永恆國法律上是不允許的。」說著,我看到那個執法人員的手裡多出了一沓鈔票,帶着正義的笑容離開了。

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我感覺到有一把火在心裏燃燒着,不自覺地攥緊了拳頭。CE停下了腳步,說:「你該不會想要把他打倒然後把錢還給店長吧,」我愣住看着CE,「就算能達成目標,最終也會害死那個店長的。他們的背後可是一層又一層的勢力。」可是……

40

「放開我!」我聽到那個女孩發出了凄厲的叫喊聲,她正在被另外兩個男人拖進小巷裡。店長我已經無能為力了,不能再放下女孩不管了。我扒開前面的人,從人群中擠過去,在車流中穿梭,CE在後面追着。

來到了小巷子里卻空無一人,只見地上散落着幾隻注射器,看上去是剛用過的。這時,CE也喘着氣地到達了。不等它緩過來,我問:「能知道裏面是什麼?」它拿起注射器仔細地看了看,說:「這是注射式hn,一種醫用藥劑,可以緩解病人的疼痛。但它的依賴性極高,用量不當很難處理掉。」難道那個女孩,「他們跑去哪裡了!」話一出口,才感覺到自己的語氣是那麼重,CE也被我嚇到了,它說:「能拿到這種藥物的人身份一定不一般,我們沒必要招惹是非。而且,我們沒有身份信息,這時候如果被抓到了那才是大事,冷靜點。」到頭來還是什麼都沒做到嗎?我自嘲的笑了一聲,走出小巷,繼續朝大廈走去。

41

我們來到了一個舊書攤前,攤上破舊的書籍感覺再翻就要裂開了。裏面站着一個戴着眼鏡的老人說:「看看有什麼想要的。」我看到她旁邊有一沓被灰塵覆蓋的報紙,或許我能從報紙里知道些關於永恆國的情報。我指着報紙說:「能給我看看嗎?」她點了點頭,把報紙遞了過來。報紙上的日期是很久以前的,上面除了一些關於城市的交通和犯罪以外就沒有重要的消息了。我翻到了最後一頁,看到了蘇瑞森的照片,文章的部分內容是:

謝厄哈救援計劃結束,我們的部隊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被謝厄哈人襲擊。我們的幾個科研人員在被人群包圍下死不還手,以善治暴體現出了我們永恆國善良、堅定不移的優良品質。

他們還真的被死亡了。我放下報紙說:「謝謝您,我們走了。」我聽見她喃喃道:「唉,可惜了,大英雄又有什麼用呢。」

42

我們走到一個紅綠燈前停了下來,大廈越來越近了。這是一個大十字路口,頭頂是一座高架橋,橋下有幾頂破爛的藍色帳篷,上面打滿了補丁,帳篷外放着一些生活用品。高架龍柱旁依着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他的對面是瘦弱駝背的男人。瘦弱的男人從兜里掏出了幾張折角的鈔票,黑衣男人一把奪走鈔票後,丟給他幾隻注射器,就往其他方向走去了。

瘦弱男人如同看到寶物一般,從地上撿起其中一隻注射器,往手臂上扎去。過了不到一分鐘,他就開始了張牙舞爪,一會四肢亂舞,一會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像極了喪屍。「該走了。」CE提醒我,綠燈亮了,我們繼續往前走。

43

走到一家咖啡店前,CE說:「進去喝杯東西吧。」隨後它推開了門。我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CE在吧台說了幾句話後也過來坐下了。不一會兒,服務員把兩杯咖啡端了過來,她穿着一身黑白的女僕裝。當我準備看向窗外時,隔壁桌的一個男人叫住她點了杯咖啡,他的手毫不遮掩地往服務生的裙子里。明明穿得人模人樣的,卻干出這樣的事,真叫人作嘔。但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我只得把怒氣壓下去,把視線轉向窗外,大口大口地咽下咖啡。

CE說:「生氣了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在首都,你不知道誰會是什麼身份。不過,不管是誰她們這些下人都得罪不起。」它喝了一口咖啡,起身往吧台走去。我看到桌上的罐子里有些方糖,生氣的把半罐倒進了CE的咖啡里。CE回來後,說:「剛才我去問了店長那座大廈的特殊性,」它又喝了一口咖啡,「怎麼這麼甜!」我左手托着腮,右手拿勺子在咖啡里攪拌,說:「是電腦配件,我加了電腦配件。」CE疑惑地問:「那是什麼?這只是方糖吧。」

44

窗外,一支遊行隊伍吸引了我的視線。隊伍前面的幾個人都纏着繃帶,年紀看上去也不大。CE打斷了我的思路,說:「這支隊伍已經遊行了很久了,他們的目的是去國主大廈尋一個真正的答案。你應該也能看出來他們的年紀不大吧,他們都是一群學生。永恆國有一項規定,所有學生自願滿足學校的規定要求後才能畢業,而學校可以運用這個規定來獲得合法的收入。然後讓學生去好地方見見世面,很多學生在這些體驗館裏被專業人士教育和正確的輔導,出來後可以免費領取保障金也可以直接享受喪葬一條龍服務,為這些人提供了一個美好的未來。」它不慌不忙地喝着咖啡,「這件事**也是非常支持,因為鮮活的生命是資源的生產者,學校得到了合法的收入,**獲得了好的工具,學生也知道了社會的美好,多是一件美事啊。」

何樂而不為?看着窗外充滿着反抗的學生們,想起那個女孩,想起橋下的流浪漢,我越發感覺到,加入反抗軍是個正確的選擇。這座城市需要英雄,需要可以帶領着人們走出苦海的英雄。

「走吧,我們也跟着人群去前面看看吧。」CE從口袋裡拿出一小袋金子放在桌上後就走出了咖啡店。我跟着CE來到外面,前面的人群像牆一樣堵在了前面。CE說:「看來這個城市的人對規定很不滿嘛。」我們跟在人群後等了半天仍紋絲不動。這時,有一個小男孩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跟着他走,估計是蘇瑞森讓他來帶我們去找反抗軍的吧。於是,我們離開了人群。

《夢中的地下迷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