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蜜愛成癮:重生小妻火辣辣
蜜愛成癮:重生小妻火辣辣 連載中

蜜愛成癮:重生小妻火辣辣

來源:google 作者:豆包加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佑辰 現代言情 筱筱

某男:「買一送一這麼好的買賣,不能放過」某女:「堂堂企業龍頭,別再我這裡討便宜」痴心錯付,浴火重歸,斗渣男,闖企業,平小三我老公是神獸?沒事,我駕馭的了挎着神秘老公的手,邁向新的人生展開

《蜜愛成癮:重生小妻火辣辣》章節試讀:

第7章 我又不是按摩椅

楠木咬緊下嘴唇。

將筱筱寵如掌上明珠的李佑辰,每每提及去動物園,他都拒絕。

楠木心裏暗笑,惋惜道:「好吧,筱筱想要看動物的夢想,就這麼破滅了。」

李佑辰眉眼深沉,嘆息:「知道了,去。」

次日。

上午玩了個遍,下午去了動物園。

然而,就在看獅子的地方,引發了前所未有的動亂。

只見,李佑辰一臉陰森恐怖的靠在獅子籠子旁,裏面兩個大獅子不僅沒有張牙舞爪,反而乖巧如忠犬,一個爪子搭在李佑辰的肩膀,一個趴在地上,鼻子深處籠子,拱着他。

圈養之外的鳥兒,松鼠,鴿子,兔子,私人寵物,全部圍繞在李佑辰身邊,很是親昵。

這也是李佑辰不願來動物園的原因。

趙筱筱倒是覺得好玩,在李佑辰身邊,把所有的動物摸了個遍。

寵物主人也百思不得其解,更是拉不走自家寵物。

楠木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景象,她好奇湊近,托腮宛若福爾摩斯般,分析道:「李佑辰,你不會是天生帶着吸引動物的體質吧?還是說,你身上有着什麼特殊地方?不然,動物怎麼這麼粘你啊?」

李佑辰猝爾起身,好似從動物堆里鑽出來一樣。

一聲令下:「滾開。」

突然的發怒,動物立即從他身邊逃離,群眾也帶着自己寵物,罵罵咧咧離去。

楠木哈哈笑道:「哇,這麼管用?李佑辰,你要是溫柔點,都能養一個寵物大軍了。」

李佑辰轉身:「快點看,看完走。」

楠木看着他的背影,總覺得來動物園後,他就不太高興。

追上他腳步,兩人陪着筱筱將所有動物都看了之後,離開。

動物園外面,趙筱筱拉扯着兩個人的手:「爸爸,媽咪,你們聽見什麼聲音沒?」

兩人搖頭。

一個垃圾車下面,一堆垃圾,趙筱筱發現一個黑色垃圾袋不對勁,跑上前打開,赫然發現裏面有一隻小兔子,身上都是傷。

楠木好奇上前:「怎麼了?」

李佑辰上前瞧見後,意味深長的眯起眼睛。

趙筱筱將兔子捧在手上:「媽咪,它說它很痛,好可憐啊,把它帶回家養着好不好?」

楠木以為筱筱是可憐兔子,才這樣說的。

她撫摸着筱筱的頭:「我們住在你佑辰叔叔家,你要問他。」

趙筱筱站起身,捧着小兔子高高舉起:「爸爸,我知道你不喜歡動物,可是它真的好可憐,它跟我說她想要個溫暖的家。」

小時候,筱筱總是和楠木說些有的沒的,說有時能聽見動物說話,現在,她又說這種話了。

楠木並未當真,而是教育道:「筱筱,你要想養它,就直接爭取李佑辰的同意,不許撒謊。」

筱筱天真的眼睛閃爍:「我沒撒謊。」

楠木有些不耐,呵呵一笑道:「李佑辰,這孩子總是這樣,你也說她兩句啊。」

李佑辰居高臨上,伸手摸了摸兔子的頭頂,一股隱形的氣息瀰漫周圍,他睨了一眼筱筱,心裏有些擔驚受怕,若日後,筱筱和他一樣,怕是免不了麻煩。

寵溺的將筱筱抱在懷中:「都說孩子純真的眼能看見未知之物,筱筱一定和常人不同,因善良能聽見萬物之聲。」

說完,還颳了一下筱筱的鼻樑:「好,爸爸同意了。」

趙筱筱一頭栽在他肩頭:「爸爸最好了。」

楠木卻哭笑不得。

萬物之聲?他以為這是動漫里的神話嗎?

只當李佑辰是在哄筱筱,楠木無奈搖頭,前行道:「都是你,把筱筱慣壞了。」

李佑辰和趙筱筱碰了碰額頭,沒有說話。

離開動物園後,他們買了生日蛋糕,回家吃飯。

鬧到晚上十點鐘,趙筱筱才睡着。

坐在沙發上的李佑辰,將視線投向擱放在沙發右端的兔子窩,緩緩靠近,將手伸向兔子的頭頂,很快,便有一陣若有若無的氣體,將兔子纏繞。

沒有精神的兔子突然動了動,抬起頭,好似看見不得了的東西一樣驚訝,片刻,雙眼又無比感激般,投放處一抹感謝之意。

李佑辰將手拿回,嘆息道:「在我的身邊生長,讓你活下來,應該不是問題。」

小兔子不敢靠近,蜷縮在窩裡,安靜的睡下。

李佑辰點燃一根煙,思索着趙筱筱白天時的反應,不覺的眉眼深處,拂過一抹淡然憂愁。沉在自己內心思想的他,並未發現身後的楠木。

楠木悄然的靠近,讓他微微一愣,往旁邊讓了讓,笑問:「筱筱睡著了?」

楠木點頭應了一聲,入座,問:「你剛剛自己嘀咕什麼呢?」

「沒什麼。」

楠木扶額,覺得自己這樣問他,是個天大的錯誤。

一臉無奈:「筱筱在你我身邊長大,你雖不是她親爹,可也算半個監護人。筱筱還小,很多事物需要學習,你不能一昧的慣着她,從小讓她生活在榮華富貴中,已經比常人高上一等。」

指責:「撒謊是個大事,你再這麼由着她的性子,長大了還得了?」

命令:「以後我教育筱筱的時候,你別插手。」

李佑辰懶散的靠在沙發上,鬆散睡衣將他胸肌展露在外,聳肩隨意道:「女孩子家,就該富養。美貌,財富,權利,筱筱自小有擁有,況且,我不覺得白天時,筱筱在說謊。」

楠木簡直不敢相信,苦笑問:「難道你真的相信筱筱能聽見動物說話?這絕對不是常人能做到的,再說,你以為是在演電視劇嗎?筱筱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子,日後若有求不應,總是用撒謊來博取同意,你就滿意了?」

李佑辰閉上眼睛。

他知道怎麼解釋,楠木都不會理解。

而且,有些事,他也不打算跟楠木直說。

瞞一時,是一時。

他總是這樣,一談及筱筱的教育,就默不作聲。

楠木有些生氣,拿起抱枕丟在他頭上:「我去睡了,明早去子公司任職。」

起身時,手腕被一把抓住,來不及反應時,人已經跌落他懷,被鎖的緊緊的,掙脫不開。

她能清晰聽見他的心跳聲。

不耐掙扎:「幹什麼?」

李佑辰溫熱的氣息噴薄在她的頭頂:「累了一天了,讓我抱抱,緩解一下疲勞。」

楠木心想:我又不是按摩椅。

用力,也難逃他懷。

唯有順從。

「楠木。」

「恩?」

楠木抬頭之際,李佑辰雙唇,已經貼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