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滅亡心中的龍
滅亡心中的龍 連載中

滅亡心中的龍

來源:google 作者:本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本心 都市小說 龍宇

無系統,傳統修仙流外加現代都市,人,神,龍,妖,惡魔,符合作者心中想像的世界在與地球十分相似但科技領先許多的藍星上,華夏從藍星上神秘消失,只留下一塊殘缺的大陸板塊,無人知曉到底發生了什麼展開

《滅亡心中的龍》章節試讀:

在簡單的吃了六人份的飯後。

龍宇邊散步邊消食,想着尼亞他的智腦是叫珍妮,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給自己的智腦取名。

便將智腦取了出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似乎叫智腦有點不太舒服。

無奈之下開口說:「智腦,出來聊會兒唄。」

聲音剛落下,智腦便回答:「主人在的,有什麼吩咐?」

龍宇摸了摸鼻子道:「我是不是可以給你命名是嗎?」

悅耳的女聲響起:「是的,主人。

不僅可以命名,還可以設計形象,只要想像就可以了。」

這真是意外的驚喜。

思考了片刻後,便說開始吧。

淡白色燈光亮起,智腦說道:「請主人盡量詳細想像一下,可以加深AI生動形象。」

半分鐘後。

AI投影出來一個有略卷的黑色長髮,身高一米七左右的東方女子,嘴角帶着淡淡的微笑。

標準的丹鳳眼,淡淡的卧蠶,和柳葉眉。

最奇特的是六芒星形狀的黑褐色瞳孔。

還是熟悉的悅耳女聲:「主人已形成AI形象。

請給智腦取個名字吧。」

那本來應該平靜悅耳的話語,現在竟帶上了溫柔的語氣。

龍宇不假思索的說:「關清。」

關清身體在此時徹底凝實了。

龍宇接着開口:「清,代表你的清凈,純潔不受污染。

關是我的私心,我想有個人關心牽掛着我。」

關清笑了起來,很是生動,像一個真人一樣。

紅唇輕啟:「好的,小主人。」

倆人正在對笑的時候,尼亞和珍很不合時宜的出現了。

龍宇讓關清回到了智腦中,便跟着尼亞他們向遠處的廣場走去。

尼亞邊走邊跟龍宇說:「珍會對你進行實戰訓練,到時候儘管進攻就行,反正你也傷不到她。

我會教你修鍊和滅龍魔法。」

龍宇默默聽着,也不說話。

尼亞此時發現這小子似乎在調整狀態,隨時進入進攻模式!

尼亞帶着龍宇和珍來到廣場**,伸手在地面鋪設了一層火焰。

這火焰並不灼燙,甚至很溫暖,時刻恢復着肉身。

珍此時與龍宇相隔兩米互相面對着對方。

相比龍宇的全神貫注,珍顯的很輕鬆。

尼亞看着一片落葉飄到地上,大喝一聲:「開始!」

龍宇瞬間便蹬地向珍沖了過去,在距離珍只有一臂距離時,珍才慢慢抬起左手來,向龍宇鼻樑打去。

龍宇似乎計算好了一樣,猛的用左腳尖一點地面,身體向旁邊側去,險之又險的避過這拳。

拳風將他的側邊頭髮吹的亂舞,眼角生疼!

但並沒有停頓,右腳順勢踩在地上,已更加凶勇的力量將身體旋轉,右拳向珍側肋骨打去!

珍似乎提前知道了一切,轉拳為手刀,因為身高差,所以在龍宇擊中她之前,一刀劈在他的天靈蓋,龍宇狠狠的砸在了地磚上的火焰。

雖然有火焰作為緩衝,龍宇還是感覺腦子翻江倒海的,整個人暈乎乎的。

但還是掙扎着還想站起來。

尼亞馬上開口:「停!

珍你下手太重了,我是看在你的全知能力,才讓你來陪練的。

你好歹是個真仙境下手輕點。」

珍貌似也有點嚇到了,說:「我看這小弟弟打起架來跟狼似的。

就下意識用了一點力。

不過真別說,雖然多餘動作很多,但還知道利用身高差進行攻擊。

不過還真是莽夫打法,這樣打,他的肌肉可受不了,不停的用更加兇猛的力進行相反的變向。

嘖嘖嘖。」

尼亞也看了眼剛緩過來,坐在地上的龍宇道:「嗯,就好像是沒有明天,只為當下的打法,完全不管不顧。」

龍宇聽着倆人的對話,並沒有過於關注,他全心神都想着,為什麼珍姐能知道自己的下一步,格鬥經驗嗎?

但感覺不太對。

還有全知是什麼意思?

抬頭疑惑的看着珍姐。

尼亞似乎也看出來了,隨口說道:「珍是滅妖魔師,白澤。

魔能的能力就是全知,能夠知道你在想什麼。

你的肉體想幹什麼。

但沒啥別的能力了,要真說就是福澤吧。

能夠恩惠一方,算是吉祥物。

攻擊能力基本是靠妖族附帶的強悍肉體近身格鬥。」

龍宇這才釋然,怪不得感覺被牽着鼻子走。

也並沒有因為尼亞事先沒告訴自己生氣。

真實的戰鬥就該如此。

珍懶洋洋的說:「休息的差不多了吧,小弟弟,近身格鬥我可是宗師級的。

連你這個師傅技巧都不如我。」

尼亞明顯臉上掛不住了,開口說:「但你珍姐姐可打不過我,畢竟差兩個大境界呢。」

珍的脾氣馬上就上來了:「老大叔!你再說一遍!

有種待會兒你就還手打我,你看我怎麼跟Boss告狀!

你等死吧!」

說完便揮拳打了過去。

尼亞連忙閃開,竟然真的不敢還手。

尼亞趕忙開口:「姐,姐,錯了錯了。

再也不敢了,這不在徒弟面前好面子嗎?」

龍宇看着從廣場東邊追到西邊的倆人,心想要是有瓜子就好了。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珍這才停了下來,咬着牙說:「你等着!」

轉頭對龍宇道:「小弟弟,姐姐我心情不太好呢!記得別死了!」

說完便飛奔了過來。

龍宇整個下午都在挨打中度過,最難受的是連珍姐的衣角都沒摸到。

但肉眼可見的,他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小,不再浪費多餘的體力,越發的有章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