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命案現場:小姐她愛生吃活人
命案現場:小姐她愛生吃活人 連載中

命案現場:小姐她愛生吃活人

來源:google 作者:懶鬼回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容桑 李景易

聽說瑜洲首富的千金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狂魔,連着三個月凡是進了她屋子的人都再不見蹤影有人說曾見她滿口是血,在暗夜徒手挖活人的心臟;有人說曾見她妖嬈地搖曳着一條狐狸尾巴,似人似妖;有人說曾聽孩童凄慘的啼哭聲自她屋子傳出,至深夜仍不止……民心惶惶,廟堂動蕩,謠言四起,京城騷亂素有斷獄神才之稱的五皇子領聖上旨意,隱匿身份前往瑜洲抓拿嫌犯回京審理不料這一路走來,千金她不僅不作不鬧,還開掛般全程打渣鑒假……展開

《命案現場:小姐她愛生吃活人》章節試讀:

葉容桑思及,不由得攥緊拳頭。

這群禽獸不如的東西!

李景易看着這古怪的村子,也覺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於是對劍封說:「你暫且與葉姑娘在此處等候,我去探探虛實。若有什麼緊急情況,我會提前發射信號。」

葉容桑出聲:「我與你一同前去吧。」

李景易皺眉,猶豫着不知如何拒絕。

而劍封這時也開口:「對呀主子,葉姑娘一起去說不定還能幫上什麼忙呢。」

劍封是從沒懷疑過他家主子的武功,只是他覺得這村子着實古怪得很,萬一真和什麼邪祟有關,葉容桑這廝素有「妖女」之名,或許還可以幫得上忙。

葉容桑自然知道劍封是出於什麼考慮才替她說話的,不過她也沒有多加介意,她只道:「況且渝州離揚州說遠也不遠,我再怎麼說也是這裡長大的,多少也比你熟悉這兒的情況。」

李景易聞言猶豫了半晌才點點頭,隨後便從懷裡掏出一把匕首遞給葉容桑:「此匕首鋒利無比,必要時你可做自保。」

劍封見那匕首,驚呼:「主子,這匕首不是娘……老夫人給你的嗎?」

葉容桑也聽出這匕首對李景易的意義非同一般,忙道:「我不需要的。」

李景易只是把匕首放入葉容桑手中:「沒有什麼比人命更重要,你拿着吧,等我們回來再還給我。」

葉容桑只好收下。

兩人徒步走進那個詭異的村子。

兩人剛一走近,便有一老者上前警惕詢問:「來者何人?」

葉容桑笑容燦爛地迎上去:「我和我相公經商至此,不慎迷了路。此時天色漸暗,遠遠看見你們這兒有座寺廟。敢問老先生,可否領我們前去向師父們借宿一晚?」

李景易聽到「相公」一詞頓時有些震驚地看着葉容桑,而她只是回以一笑。

老者聽此態度強硬:「不借宿不借宿!你們快些走吧!」

葉容桑也不惱,她只是問:「是村中有人病逝不宜留客嗎?」

老者不想與她多加糾纏,只伸手想推搡他們出去。

只是老者的手還沒有碰到葉容桑,李景易就伸手擋了過來:「我們夫妻二人只是借宿一晚而已,老先生何必這般驅趕?」

老者正欲說什麼,一個聲音自他背後響起——

「二位貴客前來投宿,我們自當是歡迎的。」

葉容桑扭頭看過去,是一個身披袈裟,手持佛珠的和尚。

和尚在看見葉容桑那一瞬間眼中閃現貪婪的光。

李景易不着痕迹地擋在葉容桑面前。

和尚緩步走向他們,躬身道:「我乃小寺住持,法號方空。」

方空,便是那個製造這場淫亂的始作俑者。

李景易回禮道:「方空大師心慈。」

葉容桑自然也看見方空方才的噁心模樣,她低着頭,聲音軟糯溫柔:「多謝方空大師。」

方空不受控制地打量着葉容桑,真是人間絕色,也不知這小娘子嘗起來味道如何。

方空面上仍掛着出家人無欲無求的淡然:「兩位這邊請。」

***

方空很快將他們二人領到寺廟的廂房中。

「待會會有小僧過來布齋飯,二位好生歇息,貧僧還有要事要忙就先行一步了。」

李景易道:「大師慢走。」

待方空遠去後,李景易檢查四周無人偷聽後便轉頭對葉容桑道:「此處絕對有端倪,我今晚趁夜色送你出去。」

葉容桑莞爾一笑:「無需如此。官爺,你不是也發現了嗎?他們的目標是我。」

李景易第一次看到有女子被歹人盯上還可這般輕鬆,他不由得有些驚詫地脫口而出:「你不怕?」

葉容桑依舊在笑,只是目光多了堅定的意味:「該怕的不是我,而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