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名劫
名劫 連載中

名劫

來源:外網 作者:四眼鋼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四眼鋼牙 都市言情

划出了一道頗為滑稽的弧線,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勉強止住。「嗤」望着擂台上那稚嫩的臉上噙着得意笑容的白衣少年,一陣騷動在圍觀的人群中傳開。「這傢伙真是個妖孽,僅僅三個回合就打敗了葉家年輕一輩的尖頭葉璇,還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廢話,那妖孽可是從三年前第一次參加武道大會就一直嬋聯着冠軍的位置,而且每次都是碾壓性勝利…」武道大會是墨城一年一次的重大活動,是給城裡年輕一代的人切磋的擂台,為了給予年輕人修鍊的動力和測試年輕一輩的實力而創建的。「真是厲害,恐怕他已經原者五段了,而葉家那位小少爺還沒凝結原之結展開

《名劫》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第九天,陽光普照,和煦的陽光灑滿了整片赤靈山脈。
砰砰砰!
一處樹林中,一道身材削瘦的人影與一隻比他高大數倍的獸影搏鬥。
這頭高大的原獸呈熊形,渾身披着堅硬的棕褐色毛髮,有着一雙比那道人影還要粗壯的巨臂。
這頭原獸名為力熊,是一頭一階原獸,其每一次攻擊都攜帶着狂暴的力量,宛如一座小山般的壓力。不過雖說力量很大,但是其行動緩慢,怎麼也打不中眼前如蚱蜢般跳來跳去的少年,有種空手打棉花的感覺。
人影躲閃間,時不時幾擊攜帶着濃厚原力的拳頭狠狠的轟在力熊龐大的身軀上,使得它虎軀都是一震。不過雖說帶來了一些傷害,但是沒有在它厚重的身軀上留下什麼創傷。
「吼」
被一個小小的人類玩耍於手掌之中,來自於原獸的高傲終於是爆發出來。力熊胸口處的紅色原核閃閃發光,使得整個胸膛都透着褐紅色的光芒,一雙眼睛也被一抹血色染得通紅。猩紅的雙眼煥發著野性,猙獰的盯着林安。
一雙巨臂上纏上火紅色的原力,一股泰山般的壓力從那雙巨臂中散發出來,咄咄逼人。
「這頭笨狗熊,竟然動用原核的力量,我也就找你練練手而已。」看着突然變得氣勢洶洶的力熊,林安有些驚訝道。
原核是原獸的主要力量來源,正常情況下原核會源源不斷的給予原獸所需要的能量。但是如果強行提取更多的能量也是可以的,不過會多身體造成太多負面影響,如果超出身體負荷還會極大的可能會導致自爆。一般人的身體可承受不了這麼狂暴的能量,也就只有原獸厚實的身軀才能承受下來。
「算了,肚子餓了!不陪你玩了,先走一步。」林安瞄了一眼那即將失控的力熊,無奈道,隨後手中交織出一個光團。
「給你個好東西。」
一團白色的光團從林安手中擲出,林安隨即躍進草叢離去。他只是想積累自己的戰鬥經驗,而不是真的要和它拚命。
「砰」這數米範圍內都被染成了純白色,力熊的視線也是被覆蓋而去……
這幾天下來,林安已經慢慢熟悉這裡的環境了。從剛開始的被動躲起來,到現在的主動尋找獵物也不過用了九天的時間,已經是相當不錯了。如果換作某個富家子弟還不知道躲在哪裡瑟瑟發抖呢!
片刻後,白光慢慢消散。看着原地消失的林安,力熊猛的反應過來。雙眼死死的盯着林安消失之地,發出一陣陣震耳欲聾的咆哮。
隨即身體微微前傾,巨大的腳掌一蹬,地面都出現了一個淺淺的腳印,猶如坦克般朝林安消失之地暴沖,沿途的樹木都被硬生生的撞斷了,顯得一片狼藉。
不過它發現根本感覺不到林安的的氣息,暴沖一段距離後,便有些體力不支漸漸停息怒火。它也是顯得有些無奈,自己動用原核的力量後對方便是二話不說直接選擇逃跑,自己什麼都沒打着,還要進入一段虛弱期,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小子真欠。」一處樹枝上盤腿修鍊的林銘也是無奈的笑了笑。這九天的時間裏他一直注視着他,本來害怕他撐不下去的,畢竟他雖然在同輩中實力不錯,可在這赤靈山脈中他的原者五段還是不夠看的。不過他的表現已經超過他的意料了,他已經能主動找原獸磨練自己了。不過可惜的是林安九天以來沒有獵殺一隻原獸,都是打倒了就走。林銘倒是苦笑一聲:「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你放過別人,可沒人放過你啊!」
一片樹林間,一道身影在樹枝上跳躍前進。片刻後,終於在一個樹榦上停了下略作休息。此人正是先前和力熊戰鬥的林安。
「這瓶葯也耗的太快了吧。」林安看着即將見瓶底的藥瓶不禁感嘆道。這九天里雖然自己的戰鬥經驗豐富了許多,不再像剛開始的面對危機束手無策了。不過林安也是覺得有些無語,不知不覺中自己的逃跑技能倒是熟練很多,像之前費半天勁才凝練而成的光團,自己現在已經能信手沾來了。
「我記的書上寫着赤靈山脈也有迷練草,看看能不能去弄點來,不然以後睡覺就不踏實了。」林安看着手中見底的藥瓶嘆了一口氣道。雖說自己把迷練草直接磨成粉沒有藥師做的好,但是磨成粉後總歸也存有迷練草的功效。總比沒有來的好。
隨後,林安在自己休息的那棵樹上爬到了頂端。他也不確定自己在赤靈山脈的哪裡,不過他可以確定的是,自己正不斷的靠近赤靈山脈內部,因為沿途的原獸比剛來時強上許多,像力熊這種原獸在這滿地都是,所以林安感覺自己就算沒到中圍,也無限的接近了。
當然,這不是林安迷路走錯的,而是外圍的生活他已經遊刃有餘了,給他造成不了什麼困擾了。而且林銘也說過,如果你感覺自己行,可以一直深入內部。只要你有足夠相信自己的實力,即使走到中央他也不會阻止,不過他相信林安會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畢竟這不是兒戲,可是真會丟掉性命的。
眺望遠處,林安才發現自己根本看不到盡頭。一片綠油油的畫面映入眼帘,對比整片赤靈山脈自己就像綠海中的一隻螞蟻一般。
不久後,林安目光透過層層阻礙,發現在幾百米外有一條大河。
「這應該就是中圍與外圍的界河了吧!」林安喃喃道。界河是人們為了方便記憶外圍與中圍的界限而劃定出來的,也就是說過了這條河就真正的到達中圍了。
觀察完環境,確立好目標,林安也是不再多留便直奔目標而去。
林安的身影不斷的閃過樹林間,片刻後便是出現在那條大河前面。
潺潺的流水緩緩流動,並沒有想像中的湍急,只是河水十分渾濁看不清河底。河的寬度大概有幾百米,並不是特別寬。問題就在這河裡,這條界河裡不知道有多少原獸生活在裏面,只要一不小心可能就被其中的原獸拽下河,如果進了河裡就可是它們的天下了。所以這條河每年都有疏忽大意的傭兵葬送其中,還沒有聽說有人被拽下去後還能逃出的呢!
因此這條河在傭兵中可算是臭名昭著,不知道變成了多少傭兵的墳墓。
林安停下來思索了一下。泳過去肯定是行不通的,畢竟河水這麼渾濁,不知道河底有什麼東西在等着大飽口福呢。所以還是要找東西載我過去。
林安環顧周圍,仔細觀察,看看有沒有能派的上用場的東西。
林安突然發現有一根巨大的斷木泡在水中,整個斷木被藤蔓纏繞着,才沒有被水流沖走。
這根斷木在這水中不知道泡了多久,放在水中應該能承載一個人的重量吧。林安暗想到。
「好,就你了。」林安看完四周也沒有什麼比它更合適的,便決定用它載自己過河了。
原力升騰間,林安將這根浮木拽了出來,把為剩不多的迷練草藥粉抹在了自己身上。雖然有些不舍,但是當想到中圍有更多的迷練草,林安便是釋懷了。
抹完藥粉,林安便是將巨大的浮木「撲通」一聲扔入河中。腳掌一蹬便是躍上了浮木,隨後拿起一根綁着巨大扇葉的木棍作為船槳,駕駛着浮木緩緩朝着中圍前行…

《名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