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明日方舟的摸頭怪
明日方舟的摸頭怪 連載中

明日方舟的摸頭怪

來源:google 作者:黃燜雞配可樂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甄樂 米莎

打工戰士甄樂一覺醒來,發現在自己眼前出現的不是熟悉的地下室,而是......一片荒野???「我穿越了」躲在橋洞底下經過冷靜分析之後,甄樂得出了結論「不過還好,我還是有外掛的」「就是解鎖方式有些奇怪」「得摸別人的頭」展開

《明日方舟的摸頭怪》章節試讀:

隨着系統聲音的落下,甄樂也掌握了來自於凱隱的能力和知識,隨後背上猛然一沉,似乎是一件重物落在了他的背上,與此同時,一個不同於系統的聲音的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

「哦——這副肉體可比凱隱的身體好多了,先向你做個自我介紹,我叫拉亞斯特,曾經是充滿榮光的飛升者,現在則是溢滿污濁的暗裔,盡情的使用我的力量吧,我的朋友。」

話好多。甄樂想道,而且聲音如同被錯誤注射了興奮劑的精神病人一樣,顯得極度的亢奮且吵鬧。

哦,拉亞斯特本來就是精神病人,那沒事了。

「這可沒辦法,你要知道,我可是一個人被封印在這把武器之中很長時間,必須得找點事情做,比如和自己說話之類的,想想我當年可是相當的沉默寡言啊。」

完全看不出啊。

「總而言之你先安靜一會兒吧,我還得處理一下眼前的事情。」

「眼前的事情?啊——你是說周圍的這些爬蟲?這也算是什麼事情?來,握着我,使用我的力量!讓他們的尖叫聲在這裡回蕩!」

「我可不想變成殺人狂啊。」甄樂吐槽道,「生命很寶貴,不要動不動就殺來殺去的啊。」

「什麼——?哈哈哈哈哈哈哈——!」

拉亞斯特聽到甄樂的話,頓時發出了一陣嘲弄的笑聲。

這笑聲實在太吵,逼得甄樂不得不把按在塔露拉頭上的手收了回來,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而就在甄樂縮回自己放在塔露拉頭上的手的一瞬間,塔露拉猛然一個後跳拉開了自己和甄樂之間的距離。

由於太過於用力的關係,甄樂清晰的聽見了自己的棒子從塔露拉嘴中**的時候清晰的「啵~~」的聲音,以及那在空中飛揚着的清晰可見的口水。

和這邊忙於和拉亞斯特鬥嘴的甄樂不同,操控着塔露拉身體的黑蛇已經徹底的亂成了一鍋粥。

他是誰?

他要幹什麼?

他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

在聽到甄樂說出【科西切】這個名字的時候,黑蛇的思想就變得如同亂麻一般。

特別是寄宿着拉亞斯特的鐮刀降臨之後,近距離的感受到了那股極其強烈惡意衝擊的黑蛇差點當場失禁。

當時黑蛇就想立即逃跑,但奈何甄樂的一隻手放在她的頭上,另外一隻手中的棒子還捅在嘴裏,讓黑蛇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現在好不容易逮到了機會,黑蛇自然是能跑多遠跑多遠,甚至都退到了梅菲斯特等一眾整合運動的幹部身邊。

而一眾幹部們也沉浸在震驚之中,根本沒顧得上黑蛇的失態。

一瞬間,僅僅一瞬間,自己這邊的首領就被對面制服,雖然有黑蛇輕敵大意讓對方偷襲成功的成分,但也證明了甄樂的強大。

而後甄樂身上突然爆發的強大壓力以及彷彿要吞噬一切的惡意也讓他們大吃一驚。

「真是,駭人的,力量。」愛國者那一向沉穩的聲音竟然有些微微的顫抖,「就彷彿,降臨,人世的,邪神,一般。」

霜星低下了頭,不再去看甄樂,但被白色斗篷覆蓋著的身體卻在顫抖着,頭上的耳朵也不安的動彈着。

而弒君者已經是冷汗直流,就連尾巴上的毛都豎了起來。

還好我之前沒去招惹他……

弒君者在心裏暗暗慶幸着,不過他也有些疑惑,按現在甄樂身上散發的巨大惡意來說,之前那五條半街的人應該全都死光才對。

難道說之前的不是他?

而一邊的梅菲斯特則是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事情發生的太快太急,他的腦子已經成了一團漿糊。

「轉頭,別看那個人!」

位於甄樂身後的ace等人是除了黑蛇之外受到衝擊最大的人,他們清晰的看到了那把武器的原貌,原本就傷痕纍纍的幹員們當即就有幾個因為承受不住惡意而直接昏迷,而ace見狀也是急忙出聲警告,同時自己也扭開了頭。

「閣下……想要幹什麼?」

好不容易按下心中的恐懼的黑蛇低垂着眼瞼,努力的抑制住身體的顫抖。

以及出恭的衝動。

「嗯,也沒什麼,就是這幾個人……」

甄樂挑起大拇指,指了指身後的ace等人。

「閣下隨意。」黑蛇當即說道,隨後揮了揮手,示意整合運動的士兵們讓開一條道。

沒想到這個叫科西切的這麼好說話。

甄樂想道。

「哼,不過是畏懼你我的力量而已。」拉亞斯特倒是看得通透。

這玩意有音量調節嗎?

甄樂再次揉了揉太陽穴,畢竟有個人一直在你腦子大喊大叫而且說話還自帶迴音的時候,對精神真的是一種折磨。

—————————————————分割線——————————————————

「這次多謝閣下了,如果您以後有需要的話,羅德島會給予您最大的幫助。」

「舉手之勞,舉手之勞。」甄樂謙虛了兩句,「再說了,你們不也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嗎?」

甄樂一邊說著,一邊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印着羅德島標誌的大袋子。

只要不和拉亞斯特進行身體接觸,自然就聽不到那堪稱精神污染的話癆攻擊,可以說羅德島幫了自己的大忙。

而認為甄樂只是在開解自己的ace也只能露出一個有些尷尬的笑容。

「那麼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ace目送着甄樂一手扛着烏薩斯少女,一手提着巨大的武器袋,逐漸消失在視野之中。

「好了,我們也出發吧。」

ace轉過頭,對着身後的隊員們露出了一個笑容。

「回羅德島。」

——————————分割線——————————

完了。

已經走出了切爾諾伯格的甄樂看着眼前的一片荒野,臉上露出了有些懊惱的表情。

忘了問他們再要個交通工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