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明若和雲親王小說
明若和雲親王小說 連載中

明若和雲親王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醫品嫡妃:王爺請納妾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醫品嫡妃:王爺請納妾 歷史軍事

明若身為玄醫世家繼承人,遭遇助手謀殺,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南戎國的九公主顏明若,誰還不是個小公舉呢。什麼?已經嫁給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雲親王?聽着也很威武霸氣!什麼?雲親王薨逝了?變成寡婦了!那啥,王爺應該有不少遺產吧……什麼?皇家禮制,王妃要殉葬! 明若:摔!我能向這坑爹的命運低頭嗎?看姐活死人肉白骨,先救活王爺保住小命,然後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司皓宸:你要與誰生歡喜。 明若:美男。 司皓宸:本王不夠美嗎?展開

《明若和雲親王小說》章節試讀:

女子起身,對那姿容艷麗的丫鬟說:「雙環,為本小姐梳妝。」一邊往妝台那邊走一邊說,「翠環,你開箱子,把姑母給我的八寶掛珠釵拿來。」
「是,小姐。」打扇的丫鬟放下扇子,連忙去取珠釵。
半個時辰後,明若取下銀針。從醫藥包里拿出為司皓宸準備的葯,直接交給徐大夫:「用法用量我都貼在瓶子上了,照着說明給葯就可以了。」
「之前薛神醫開了方子……」徐大夫自然知道大夫醫病的規矩,但之前王爺的心疾一直是薛神醫在醫治,這王妃的醫術看着也不錯,但應該還是不及薛神醫的吧。
明若在心裏默數了十個數,深吸一口氣才開口:「方子拿來給我瞧瞧。」啊啊啊,真想甩手不幹了。
得到王爺的眼神示意,徐大夫從藥箱里拿出兩張方子遞給明若。
明若看了方子,微微挑眉——『神醫』的名頭果然不是白得的。這兩張方子一張主治心疾,另一張固本培元溫養身體,兩張方子用藥十分精準,明若覺得以自己的中醫水準,開出的方子也不能比這薛神醫好。
但中藥再精準也不可能比西藥見效快,而現代中成藥對藥材的萃取技術也會最大限度地保存有效成分。明若挑出那張溫養身體的方子:「這張可以繼續用,另一張方子的葯停了,用我的。」
「可是……」徐大夫還想說。
明若卻截斷了他的話:「首先,這藥方應該是之前開的,王爺現在病情出現了變化。其次,用這些葯,你家王爺已經去過一次地宮了,不是嗎?」
「這……」徐大夫被懟得啞口無言。
話已至此,明若也懶得去說服司皓宸,收拾好東西屈膝行禮:「今日治療完畢,明日還是這個時間,王爺安排好時間。」
「嗯。」司皓宸應了一聲。
明若一邊往外走,一邊腹誹這雲親王可真是……惜字如金,多說兩個字能死啊。
明若帶着紫蘇走出梅苑不遠,就看到一群人款款而來。
走在最前面的年輕女子穿了一套煙霞粉的百蝶穿花宮裝,梳着凌雲髻,髮髻正中戴了一支八寶掛珠釵,兩鬢插着芙蓉珠花,配了同色的耳墜和項圈,看起來華貴異常。她身後跟了兩名丫鬟,兩個婆子還有兩個小丫頭,看衣着都十分體面。
從理論上講,在這王府里,除了司皓宸和那未現真身的太妃娘娘,自己應該是就是三把手,不需要對其他人伏低做小。但她深知自己只頂個王妃頭銜,根本沒實權。該慫還得慫。
明若眼皮跳了跳,直覺這群人來者不善:「這像是要去拜年的一行,是什麼人?」
紫蘇差點沒忍住笑,自家王妃說話句句都在點子上,這表小姐和婆子丫鬟,穿的可不就像年節里出門的衣裳嘛:「這是太妃娘娘的親侄女,沈小姐。沈老爺外放任職,一家人都隨着上任了,太妃娘娘捨不得表小姐,就把表小姐接到王府來了。」
真這麼捨不得,不是應該直接帶進宮裡作伴嗎?留在這一年住不了幾天的有什麼意義?
根據看過的小說電視劇,這什麼表哥表妹啊師兄師妹啊,總有那麼不可言說的二三事,明若覺得自己是真相了。
那華服女子走到明若面前,屈膝行禮:「碧池見過清凰姐姐。」
「咳,免禮。」明若嘴角抽了抽,聽到『碧池』倆字,差點笑噴了——這府里的人起名字都這麼奇葩的嗎?
不過這『碧池』的心思還真是……如果尊她是南戎公主,稱一聲清凰公主使得;若是從司皓宸那裡論,稱一聲表嫂也使得。
這『清凰姐姐』是怎麼論的,明若怎麼不記得自己有碧池這麼個妹妹。
不過,明若是真沒把沈碧池這點心思放在眼裡。她既不是司皓宸真正的妻子,也不喜歡他,完全沒有戀人被搶走的憤怒。
明若巴不得司皓宸多幾個側妃和小妾,這樣,就算他有個三長兩短,也輪不到自己去陪葬了不是。
沈碧池眯了眯眼,心中湧起一陣不屑:南戎公主這衣裳首飾,還沒她的一支步搖值錢,虧得自己尋了上好的衣服首飾裝扮起來見她。
這一整天明若只吃了早飯,現在有些餓,只想着快點回去吃飯:「表小姐若是沒別的事,本宮先回去了。」
沈碧池眼眸里閃過一抹慍怒,她最討厭別人叫她『表小姐』,這個稱呼時時刻刻提醒着她,在雲親王府只是個外人。
她眼角餘光瞥見白燊往這邊走來,估算着白燊到這裡的距離,沈碧池故意往明若身邊湊了湊。
醫院裏病菌多,醫生或多或少都有些微潔癖。明若不習慣與人離得太近,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同一時間,沈碧池打算去捉明若的手臂,然後藉著一扯拽的勢,摔倒在地。
不成想明若這一退,她連片衣角都沒撈着,沒借到力結結實實地坐到了地上。
此時白燊剛好走過來,沈碧池癟了癟小嘴,一副受了委屈泫然欲泣地模樣:「白大哥,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跟嫂嫂沒有關係,不是她推我的……」
這白燊是王府家臣,能在表哥身邊說上話。這件事傳到表哥耳朵里,往大了說,這南戎公主直接對自己下手,就是沒把太妃娘娘的娘家人放在眼裡。最不濟也能讓她落下個飛揚跋扈還善妒的壞名聲。
對於沈碧池這一番騷操作,明若真是目瞪口呆——騷年,你這真對不起自己的名字啊,你怎麼能叫碧池,白蓮才是你的本質啊。
聽到沈碧池這麼說,白燊微微蹙眉。表小姐在府上這些日子,看着倒是個省事的,不招惹是非,待人也隨和。反倒是這位王妃,既然王爺覺得她有問題,他就不得不多想。
紫蘇看這沈碧池的作為也很吃驚。平日里,這位表小姐溫溫柔柔的,看起來很是個端莊的大家閨秀,今日怎麼像變了個人一般。她這麼說,豈不是讓白大人誤會了王妃娘娘:「表小姐這話是沒錯,可您這一解釋,反倒招人誤會。」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明若和雲親王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