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王的蜜寵新娘
冥王的蜜寵新娘 連載中

冥王的蜜寵新娘

來源:google 作者:惠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惠月 郁卿

我突然暴斃而亡,與父母陰陽相隔到了地府才知道是冥王下的黑手,我屢屢與他作對,想還陽卻害了親人還不了陽,投不了胎,輪迴之路走不得,還要嫁給那個死對頭,成為他的新娘我越想越氣,開始作天作地......然而他偏偏不知何時對我動了心,損了一半魂力也要救我你是傻子嗎?為什麼要救我?為夫只對娘子傻展開

《冥王的蜜寵新娘》章節試讀:

「什麼惡鬼暴亂,你鎮壓不住,這種破理由也只有她這麼低智商的人會相信!」宸王冷冷的說道。
喂喂喂!!吵就吵,別人身攻擊我啊!
「那一切就是因她而起!如果不是你用自己一半的魂力作為交換,你覺得你這次還能回來嗎!」宸王繼續罵道。
我耳朵豎了起來,什麼叫「用一半的魂力作為交換」?
「那女人,那女人在無數嬰兒的屍體中存活下來,不知被什麼東西養大的,死後卻無法輪迴,生生世世惡靈堆積,本就是污濁之物,內心也絕對醜陋不堪。也只有你才會相信她心存善良!」宸王的語氣恨不得將我殺之而後快。
等等,他這句話說的是我嗎?「無數嬰兒的屍體中存活下來」「不知被什麼東西養大的」「死後無法輪迴,生生世世惡靈堆積」,這是我?
他是不是認錯人了?
而且我的確純潔善良啊!
「你告訴我,那麼多年,那麼久以來,你這樣百般容忍她,百般寵愛她,到底因為什麼?到底因為什麼原因這麼鍾情於她!」宸王作為哥哥,氣呼呼的抓起冥王的衣襟,對他發出了靈魂的拷問。
其實這個問題我也想知道。
郁卿好看的側臉只是淡淡笑了一下,彷彿提起我,他就會忍不住嘴角上揚,「哥。」他的聲音卻不像宸王那樣激動,反而平靜得猶如一潭溫泉水,「你不也對她百般容忍嗎?難道僅僅是因為,我喜歡她,你愛屋及烏嗎?」
什麼!宸王什麼時候對我百般容忍了!
我都想衝出去對冥王發出靈魂的拷問了。
「我什麼時候對她百般容忍了?!」宸王跟我有同樣的疑問,他比我更激動。
郁卿慢慢按住宸王的雙手,似乎在撫慰他的怒氣,說道,「雖然你平日里總是說要警惕她,她是污濁之物,但是不管她闖了什麼禍,你也都沒有怪她,不管她想做什麼事情,你也沒有反對她……」
「那你作為冥王,都這樣讓她這般肆無忌憚,我還能怎麼樣?」宸王極力否認對我「百般容忍」。「就像這次,她這麼肆意妄為!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去驚動了地藏菩薩,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如果不是你魂力深厚,你們兩個都會灰飛煙滅!」
郁卿卻依舊微笑着,順着哥哥的白毛說道,「好啦好啦,是已經及時趕到了,我們都沒事了,你別擔心了。」
「我沒有擔心你們!」宸王此時的表情顯得既傲嬌又孩子氣。
果然是兄弟……
而知道真相的我,手中的書慢慢滑落,「哐當——」一聲掉在地上,郁卿反應比較快,寬大的白袍一甩,書架自動退到兩邊,把我此時錯愕的表情直接對上了他們的臉。
「哼!」哥哥看見我就煩,甩着袖子走了。
郁卿定是知道,我聽到了那些話。
我想哥哥說得對,我竟然是這樣低智商,相信了他「苦肉計」的借口。他幫我擺平了那麼大的禍害,卻絲毫沒有向我邀功的意思。
我自然知道他是個溫柔的人,卻不知道他溫柔得如此死心塌地。
「怎麼了?」郁卿慢慢移到我面前,蹲下來,又兩手托着下巴,露出甜甜的笑看着我說,「剛才哥哥的那些話,你不需要放在心上哦。」
我低着頭,不忍看他的目光,覺得羞愧,又覺得受寵若驚。我小聲說道,「我……我想見見我的父母,可以嗎?」
「嗯。」他答應得很快,我知道不管我提什麼要求,他都會答應。
白袍子一拂,投影機又出現了。
想不到,我在這陰界那麼點時間,我的妹妹,不知道我存在的妹妹,已經長那麼大了,她扎着可愛的雙馬尾,牽着父母在夕陽下散步。父母看着她的目光,就好像當初看着我的溫柔。
地藏菩薩的話在我耳邊響起,如果我不遠離他們,他們可能會遭受厄運……
所以,這是做女兒的,最後一次看你們了,這也是,我最後一次,自稱為你們的女兒。
我強行咽下淚意,嗦了嗦鼻子,抬頭看着郁卿,問他,「你願意娶我嗎?」
郁卿前一秒,還看着我微笑,下一秒,就愣住了。
他看着我許久,彷彿在反覆確認我剛才那句話,那幾個字的意思。「你……你剛才……」
他似乎還無法那麼快適應,以前對他嫌棄到不行的我,會主動向他求婚。
「在我父母前面,你回答我。你願意娶我嗎,一生一世對我好,不管什麼輪迴消失吞噬什麼亂七八糟,讓我跟你一起面對。」我看着他傻愣傻愣的表情,焦急的抓住他的手。
這傻小子怎麼關鍵時刻這麼笨呢!
不願意你也直接點說啊!
他始終沒有說話,只是狠狠的抱住了我,他把鼻尖埋在我的脖頸里,身子微微的顫抖。
從前他即便說過多熱烈的情話,我對他沒有回應,他從來也不會強行對我有這種親密的肢體接觸。現在是第一次。
「我娶你。」他的聲音有些沙啞,帶着微微的哽咽,「萬生萬世對你好。」
對哦,萬生萬世。畢竟我們已經不是人類了。
他想的真周到。我滿意的笑。
「那我們馬上成親,可以嗎。」他抓着我的肩膀,力道輕了,怕我走了;力道重了,又怕我疼了,一時顯得他整個人都浮浮沉沉的。
「嗯!」我抬起頭,對他甜甜的笑着。
宸王剛才還在為我們兩怒氣沖沖,這會兒就接到了冥王迫不及待飛給他的婚宴請帖,差點吐血。看着我們兩個人笑嘻嘻的穿着紅色的喜服,化着白色的婚宴妝,有點像殭屍啊,不過這些細節我已經不介意了,衝著宸王甜甜的喊了一聲,「哥哥好。」
宸王的表情都快扭成一團了,憋了半天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哥哥坐。」冥王跟着我一起胡鬧,拉着他坐在上位。
我靜靜看着郁卿,覺得他真好,有個人跟着自己沒大沒小。
冥王府瞬間亮起了無數盞紅燈籠,顯得特別隆重。渡河慢慢的擠滿了大大小小的船,我忽然想起了千與千尋的那種場面,還真有點類似。
我放下喜帕,回頭便郁卿已經坐在我身邊,我語氣都禁不住帶了些嬌嗔,「你怎麼偷偷上來了,不用去應酬你那一堆大小鬼嗎?」
「有哥哥在就可以了。」他笑着,那雙澄澈的眼眸帶着些許的朦朧,痴痴的看着我,繼續說道,「我要親吻你。」
我臉一紅,羞怯使我情不自禁捂住了臉,我跺着腳說道,「羞死人啦!你親就親!幹嘛要說出來!」
他的手輕輕的掰開我的手指,四周的安靜顯得他的表情愈加的動人,瞳孔儘是深不見底柔情,深黑色長髮猶如瀑布般徐徐落下,他微微側頭,我看見他垂在兩肩泛着幽幽光的青絲,感覺到他暖暖的雙唇輕輕觸碰着我。
開始他一如既往的溫柔,卻已經使我神形激蕩,我的雙手慢慢環抱住他的脖子,輕輕的回應着他的索取。
他的呼吸變得粗重,力道變得蒼勁,我順着他的脖頸,把指尖按在他已經被我扒開的胸膛上。
來回都有滿滿的回應,這種感覺真令人慾罷不能。
我已經徹底沉淪。
新婚燕爾的日子快樂得讓我把陰界當作了天堂。意識到這種想法的我忽然認真思考,為什麼我死了就馬上下地獄,上不了天堂呢?
郁卿對我這個問題很不滿意,他不滿的說道,「你昨晚不就上了天堂么?」
我一臉疑惑的思考,「什麼時候,我什麼時候上過天堂?」
他狐媚的眼眸子里儘是壞笑,在我耳邊輕聲說道,「要不現在再讓你上一次?」
我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頓時臉直接紅到了耳後,咬着牙對他一陣暴打,「不要臉!不要臉!」
「咳咳咳!!」宸王扯着脖子乾咳表示對我們極其不滿。
「大哥!你看他這麼壞!」我氣呼呼的說道。
宸王冷哼了一聲說道,「他還不夠壞,不然你也不會活到現在!」
「是哦。」我靠近宸王,壞笑說道,「這樣說來你也不夠壞啊,還讓我活到現在。」
「放……放肆!」宸王被我點破了,很是生氣,說話都語無倫次,「這……這麼沒大沒小的!郁卿你得多管一下!」
郁卿雙手舉在耳邊頭像,其實更像一隻兔子,他笑嘻嘻說道,「管不住呀哥哥。」
宸王被這空氣里洋溢的甜蜜齁得有些受不住,扯了扯衣襟強行轉移了話題,「黑白無常的調查,你有看了嗎?」
「看了。」郁卿的表情似乎完全不會因為這些正事受影響。
「那……」宸王似乎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又看着郁卿問道,「你打算怎麼處理。」
「正常處理就行。」郁卿的表情永遠都這麼令人捉摸不透的平靜。
「是什麼事?」我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