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王妻
冥王妻 連載中

冥王妻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孤舟 寒江雪 懸疑驚悚

盜墓世家、百年詛咒、雙瞳異色、詭異婚嫁......我是寒家百年來唯一的可以活着長大的女孩,活着的代價就是...嫁給冥王當老婆…展開

《冥王妻》章節試讀:

第3章我在卧室呆了許久,最終才鼓起勇氣,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走到了門外。
不過當電腦上顯示出我的志願後我瞬間變的不淡定起來,我明明記得,我填報的學校是漢昌大學的漢語言文學系。
可如今電腦頁面上清清楚楚的寫着幾個大字——龍寧大學——殯葬管理系,狀態:錄取。
我整個人癱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的看着我的父母,自暴自棄的說道:爸媽,我……我……我好像逃不掉了……」父母似乎早已預料到了此事,這時的他們顯得並沒有太過驚訝,尤其是我爸反而寬慰我說道:要不,你和他說說?」
而此刻的我只有自暴自棄的搖了搖頭,昏昏沉沉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躲在了被子里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為什麼別人可以填報自己心儀的大學,上着自己念念已久的專業,而我卻只能如同傀儡一般被人操控,每天都與恐怖不安作伴。
當天晚上,夢裡的那個他又來了,還是那種讓我窒息的感覺,我討厭極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他的出現,我都會全身發抖,也許是打心底里對他的恐懼,又或許是他身上散發的氣質註定讓我感覺害怕。
我終於忍不住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問道:我……我們……我們可以聊聊嗎?」
他聽到這話後,突然轉頭看向我,用一種極其冷漠的口吻詢問道:聊什麼?
我們之間有什麼可以聊的?」
我……我……我們家到……到底哪……哪得罪你了?」
大概是迫於他的恐懼,我只是剛一張嘴,話就變的零零碎碎,只見他如深淵的一樣的雙眸帶着一絲怒火的看着我。
隨後掐着我的下巴對我說道:寒江雪!
這句話,我要再聽到一次,我就撕爛你的嘴!」
被他這麼一吼,壓抑了許久的委屈從四面八方將我徹底吞噬,我只感覺鼻子一酸,眼淚頃刻而出,一開始我只是全身顫抖小聲啜泣,到了後來我開始放聲嚎啕大哭起來。
行了!
別TMD哭了!」
大概是我的哭聲又一次惹惱了他,只見他不耐煩的罵了我一句,對我繼續說道:要不是我,你TMD早就死了!
明白嗎!」
他這話不說還說,一說我的委屈更,他這是什麼意思,合著在他眼裡他這樣對我反倒是成為了對我的一種恩賜?
想到這,絕望如潮水湧來,我腦袋一熱朝着旁邊的牆就狠狠的撞了過去,當我的頭接觸到牆的那一瞬間,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
反倒是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我狠狠彈開,而我也驚呼一聲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嘶」肉體的疼痛從四面八方用來,疼我的直接倒抽了一口涼氣。
寒江雪,別說我沒和你講清楚,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再讓我發現一次,我必然滅你們寒家滿門!」
他話語的冰冷讓我全身打了個寒顫,也因為這極寒的感覺,讓我逐漸冷靜下來。
那……那……結陰婚不是要死人嗎?」
我有些恐懼的垂着頭小聲嘟囔着。
他沒有在回答我,而是憤怒的抓着我的頭髮,將怒氣全都體現在了另外的方面,我全身酸軟,疼痛卻只能死死的要着嘴唇不敢反抗。
畢竟那句滅你們寒家滿門」的話,就如同一柄大鎚狠狠的敲擊着我的心臟。
你肚子爭氣點,時間成熟後,到時候你求我,我都不會再碰你!」
完事後,他好像刻意想要羞辱我一番,竟留下了這句話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看着那男人離開的背影,卻不敢多說什麼,只能一個人躲在被子里默默的流淚。
兩個月後,我來了龍寧大學,看着六人間的寢室僅住了三個人,其他兩個女孩,還是服從專業調劑而被分到了這個專業時,我就已經料到這專業是有多不受歡迎。
當天晚上,他又出現了,我有些害羞的遲遲不肯脫掉穿在身上的睡衣,他不耐煩的大手一揮,就這樣,我的衣服如數落了地。
不要!
這裡不可以!」
我看着旁邊已經酣睡的兩個女生對他輕聲說道。
行了,別擔心多餘的了,她們聽不到!」
他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我的話語當我再次醒來時,寢室里早已沒了人,我看了一眼手機的時間立刻慌亂了起來,今天可是開學的第一天,我要是遲到了肯定會被班導來找麻煩。
我們班導是個油膩肥胖的中年人,尤其在軍訓的那半個月,他那油膩的目光就壓根沒離開我們班裡的這三個女生。
尤其是軍訓快要結束時,他總是時不時的找各種借口叫我去他的辦公室,我不是傻子,明白他那醉翁之意,每次我都刻意的和他保持距離,提高着戒備。
不知是不是我爬樓的速度太慢,還是我們班的樓層太高了,最終我還是遲到了。
肥胖油膩的班導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並沒有說話,只是讓我趕緊回到座位上。
我剛坐下,同寢室的葉小糖就湊到了我耳邊對我說道:小雪我和林薇薇不是不想叫你,而是怎麼都叫不醒你,你也知道豬頭三」向來對我們都圖謀不軌,所以真的不是有意的!」
第一節課很快就結束了,我、葉小糖、林薇薇三個人剛想走,油膩班導對我們三個說道:你們倆先回去,你留下來做值日,遲到了還想溜!」
葉小糖、林薇薇看了看我,最終只能丟給我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轉身朝着門外跑去。
此時教室內已經空無一人,我看着班導那不懷好意的眼神就感覺全身一抖,連忙拿起掃把開始假裝掃着地。
咔嚓」一聲鎖門的聲音,讓我整個人瞬間警覺了一起來,我還沒將掃把放好,只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給按住了。
寒江雪,我還以為你是個天真單純的孩子,結果發現你也是個小浪蹄子!」
班導下流猥瑣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朵里。
我下意識的想要逃,卻被他狠扯了一下衣服,雪白的肩膀瞬間暴露在了空氣中,而昨天晚上他在我肩膀上留下的那個齒痕也赫然出現在了班導的視線里。
他看到我肩膀上的齒痕後,更加不淡定了,只見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氣隨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對我喘着粗氣說道:寒江雪啊!
你和真的和你名字不符啊!
你看看你哪裡冰冷了,反倒是在某些方面開放的很!」
此時的他哪裡還有一絲為人師表的樣子,言語粗俗動作下流的將我堵在了教室的最后角落。
當我小女朋友怎麼樣?
我保你大學四年高枕無憂,當然你要在浪一點,咱們系保研的名額、教學金我全給你如何?」
他一邊說著這邊伸出肥胖的手指朝着我胸捏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冥王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