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代執法官
末代執法官 連載中

末代執法官

來源:google 作者:挽風伴夕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念 都市小說 顧晨夕

【都市異能,低玄高武,青春,熱血,搞笑】主角的異能很奇葩,抗揍能力極強,屬於打不死的小強ps:人在江湖,該慫則慫天空中有一層透明的薄膜,把世界分為兩個部分在那看不見的世界裏,有一座看不見的江湖那裡有情深似海,有壯志凌雲,有爾虞我詐,有江湖險惡山高水長,江湖路遠少年郎們,早些回家!展開

《末代執法官》章節試讀:

看着倒地不起的顧晨夕,幾人面面相覷,緩步向前靠攏。

他們要做最後的確認,確認顧晨夕是真的死去才肯罷休。

可一道尖銳的刺響從空中傳來,阻止了他們前進的腳步。

突然間風雲大作,一柄黑傘從天而降,重重插在地上,濺起無數碎石。

黑傘四周散發著詭異的黑氣,黑氣驟起,揮舞旋轉如下山猛虎,朝着幾人瘋狂拍來。

幾人臉色大變,儘管他們都第一時間做出防禦姿態,仍是被黑氣掀得人仰馬翻,重重跌在地上,胸中鮮血噴涌而出。

只是瞬間,四個人便活生生被震死三個,只有那個女孩,很幸運的的還有一口氣在。

她慌忙從地上爬起,往後逃去。

可才轉身的她就止住身形,在小巷的盡頭,一個黑影靜靜屹立。

黑影身着一襲黑色斗篷,斗篷隨風微微飄動,黑暗中,只能看見一雙眼睛,如星河般深邃。

黑影輕輕勾勾手指,女孩的表情瞬間凝固,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扭曲,碾壓着她的身體,一陣骨骼的粉碎聲響過後,女孩無力地倒在地上,如一灘爛泥。

清風吹過,陣陣寒意。

黑影一個閃身,來到顧晨夕身旁。

換做常人可能會被眼前這一幕嚇死,明明被一刀透穿心房的人,居然還沒有死絕,仍是有一口氣吊著,而且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完全違背了常理。

可黑影對此顯然並不奇怪,只是運起一絲真氣,幫助顧晨夕加速療傷。

只是一炷香的時間,顧晨夕面色就已恢復如常,呼吸也逐漸平穩下來。

黑影再三檢查,確認顧晨夕傷勢沒有大礙之後,這才對着小巷另一頭說道:「出來吧,既然來了就別躲着了。」

話音剛落,一個女人的身影從黑暗中顯現,正是之前在金碧輝煌看顧晨夕打拳的那個女人。

女人穿着一雙布鞋,無聲走來。

黑影眉頭微揚,聲音沙啞道:「幕煙塵?」

幕煙塵略感詫異,腳步卻是不停,眼神始終落在那柄詭異的黑傘之上。

本來她在家看書看得好好的,都準備睡覺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橫空出世,讓她不得不走這一趟。

「你認識我?」幕煙塵問道。

黑影輕哼一聲,回道:「號稱黃金一代最強之人,誰不知道?」

幕煙塵目光直視黑影,卻是什麼也看不出,什麼也察覺不到,她微微搖頭,輕聲自言自語,「奇了怪了。」

她停下腳步,問道:「這把傘你從哪裡得到的?」

黑影輕笑着,笑聲陰冷乾澀如同魔鬼,「你猜。」

幕煙塵柳眉微皺,面前之人太過詭異,卻有種讓她說不出的熟悉,可她可以肯定自己並不認識這人。

與此相比,插在地上那柄黑傘對她來說更是熟悉,可它本不應該,也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黑影看着愣神的幕煙塵,不做理睬。而是轉身扛起顧晨夕,準備離去。

「把他放下,我不攔你。」幕煙塵冷冷道。

黑影側過頭,不屑道:「如果我不呢?」

「世人都說你幕煙塵武功如何了得,天下無敵不無敵的,我一向遵循實踐出真知……還請賜教。」

話音剛落,黑影放下顧晨夕的同時,身體猛地前沖。

他躍起空中,朝着幕煙塵,一腳踹出。

幕煙塵一手接下,抓住其腳踝順勢往後一拉,一記手刀閃電般划出。

黑影人在半空,卻還能扭轉身形,翻身躲過手刀的同時,另一隻腳一記橫掃,掃得空氣炸裂發出爆響。

幕煙塵抬手抵擋,巨大的衝擊力如同卡車衝撞,幕煙塵被掃飛,身體重重砸在一旁的圍牆之上,一個坑洞肉眼可見。

黑影得勢不饒人,又是一系列連環飛踢,讓人眼花繚亂,每一記的力量都大得出奇。

幕煙塵只得步步後退,避其鋒芒。

「怎麼了?實力倒退這麼快?」黑影笑道。

幕煙塵冷哼一聲,抬手一拳打斷黑影的猛攻之後,眼神一凝,渾身氣勢迅速攀升,無數真氣從體內散出,緩緩在其身邊流動,旋轉。

幕煙塵冷冷的看着黑影,後者只覺渾身忍不住的顫慄,像被一頭髮狂的猛虎盯上。

這就是黃金一代最強之人嗎?黑影暗自咂舌,他擺手笑道:「動真格了?不打了,你要人我給你。」

說完,不等幕煙塵回答,轉身朝顧晨夕走去。

黑影在顧晨夕身旁蹲下,撩起他的頭髮,一張算不上多麼帥氣的臉暴露在空氣中。

黑影的手有些顫抖,時隔經年,歷經千難萬險,她終於再見到他了。

「這一次,是我先遇見你。」黑影笑了笑,語氣突然變得溫柔,雖然嘶啞的嗓音聽着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她輕聲道:「遇見你真好,顧晨夕。」

幕煙塵在旁靜靜看着,之前的衝天氣勢緩緩消逝不見。

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眼前這人了,不過既然自己在場,她就翻不起什麼波浪,也就由她了。

涼風陣陣吹過,風微微掀起黑衣的斗篷,一雙透着亮光的眼眸若隱若現。

黑影還在說些什麼,對着那個男孩輕輕訴說,像是久別重逢的老友,總有說不完的話。

幕煙塵對他們之間的談話沒有興趣,可下一刻她的注意力卻不得不回到他們身上。

幕煙塵瞳孔微微睜大,臉上久違的浮現一絲驚訝。

因為那襲黑衣的身影竟在點點消逝,像用沙堆砌的模型,被風輕輕一吹就飄散遠去。

黑衣似乎沒有察覺自己身上的異像,仍是在輕輕說話,沒有聲音。

她的手輕輕撫摸他的臉頰,不過才觸碰到時就破碎成無數碎片,飄散在風裡。

片刻過後,她的身影徹底被風吹散,沒有留下一絲痕迹。

連同那柄黑傘一起,徹底消失在幕煙塵眼前。

幕煙塵閉上雙眼,真氣在體內飛速流轉,她的感知在頃刻間覆蓋整個江北。

可仍是沒有察覺到那人絲毫的氣息。

難道已經走了?幕煙塵眉頭緊鎖,這按常理來說是不可能的事。在事先的交手當中,她偷偷在黑衣身上留下了標記,就算她逃得再遠,只要還在CQ市內,幕煙塵就能把她找出來。

可是剛才的她失敗了,在整個江北,甚至整個CQ市內,再也沒有那人的氣息,一絲一毫也沒有。

她就好像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了一般。

也許是把自己留下的標記清理掉了吧。

幕煙塵這樣想着,收回感知。扭頭看着一旁的顧晨夕,若有所思。

「看來,計劃得提前了。」幕煙塵在心中暗自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