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魔刀斬天
魔刀斬天 連載中

魔刀斬天

來源:google 作者:醉青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雲 醉青士

千年布局,卻不知自己也身在棋局,犧牲一切,卻為別人徒做嫁衣!一顆小小的棋子,又如何能跳出棋盤,主宰自己的人生?展開

《魔刀斬天》章節試讀:

姜家村四面環山,村中的二十幾戶人家整齊地排列在山腳下的一片空地上。村子西面建着一座高大的祠堂,姜家歷代先祖都被恭敬地供奉在這座祠堂里。

祠堂的門前長着一棵和村子同歲的老槐樹,槐樹的樹榦筆直向上,卻在兩丈高的位置忽然橫向分出一根粗壯的樹枝,就好像一個壯碩的大漢抬着手站在門前。分枝上用手臂粗的麻繩吊著一口碩大的銅鐘。

每當村子裏有要事發生,或是遇上祭祀的節日,村長便會敲響銅鐘,悠揚的鐘聲傳遍整片山脈,即便是迷失在山脈深處的孩子也能循着鐘聲回到村子裏來。

今天是姜家村的春祭大典,村民們按輩分依次跪在槐樹下的供桌前,鬚髮花白的老村長站在樹下,雙手緊握鍾錘下的繩子,用力敲響銅鐘,隨着鐘聲響起,村民們依次拜倒在地。

兩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抬着一隻黑色豹子從遠處的山上,向著姜家村快步跑來。隨着最後一道鐘聲敲響,少年們踏着餘音趕到樹下,將黑豹丟在貢桌前的地上,像得勝歸來的將軍一般昂首挺胸地說道:「村長,這是我們兩人的祭禮!」

村民們看見地上的黑豹,驚訝的一陣竊竊私語:

「姜雲、姜雷,這兩個混小子跑哪去了?」

「哎,這不是北面山頭的那隻黑豹么,怎麼死了?」

「他們兩個殺的?」

「不會吧!這隻黑豹三四個成年人都對付不了,他們兩個小娃娃能獵得到?」

「我記得他們兩個今年也滿十六了,不會是為了成年的祭禮特地獵殺這隻黑豹的吧!」

「真是這樣,這兩個娃娃可不得了!」

姜雲和姜雷的父母帶着一臉慍怒擠過人群,他們本想斥責兩人,一大早就不見人影,連春祭大典這樣的大事都敢遲到,但聽見村民的議論之後,他們的臉上只剩下關心和後怕。

「你們兩個傻孩子,那黑豹哪是你們能對付的!」

「受傷了沒?快讓我看看嚴不嚴重!」

當姜雷的母親看到姜雷胳膊上的幾道血痕,眼淚「唰」的流了下來,連忙從身上撕下一塊布條要為姜雷包紮傷口,姜雷卻嘿嘿一笑:「娘,沒事,一點皮外傷而已!」

姜雷的母親正要繼續責備他,年邁的村長走上前來,一臉慈祥地說:「沒事就好!你們兩個的心意,先祖已經收到了,他會保佑你們的,不過……」

老村長話鋒一轉,忽然嚴肅起來,「春祭大典是村子裏的頭等大事,你們兩個遲到了這麼久,該罰!」村長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什麼樣的懲罰最為合適,「就罰你們今天晚上打掃祠堂吧!」

祠堂一直由各家輪流清掃,這對於姜雲和姜雷來說根本算不上是懲罰,唯一奇怪的是,為什麼非要晚上來打掃,但不等姜雷和姜雲發問,老村長已回到原來的位置,繼續主持者祭祀的儀式,村民將黑豹的頭顱割下,當做貢品第一個送進祠堂。

祭祀的儀式一直持續到傍晚。

祭祀結束之後,村民們在祠堂前的空地上擺下宴席,舉杯相慶。席罷,又架起篝火,村民們一起載歌載舞,歡慶新一年的到來。慶典直到深夜才落下帷幕,村民們各自回家休息,而姜雲和姜雷則拿着掃帚走進了祠堂。

跨過祠堂大門,入眼處便是一張高大的供桌,上面供着姜家歷代先祖的靈位,供桌的正上方掛着姜家第一位先祖——姜隗的畫像。

畫像中,姜隗一身銀盔銀甲,手提一桿紅色長槍,一雙星目直視前方,不怒自威。姜雲每次見到這幅畫像都有幾分心驚,彷彿畫中的姜隗是活的一般。

為了迎接春祭大典,祠堂早已洒掃一新,姜雷在屋內轉了一圈,見沒什麼需要清理的,索性扔掉掃帚,靠着牆邊坐下,打起了哈欠。

姜雷說:「你說村長為什麼讓我們晚上來打掃祠堂?」

姜雲拿着掃帚在地上隨意掃了兩下,「我怎麼知道,你要想知道為什麼,直接去問村長不就行了!」

「我才不去,從昨晚到現在都還沒合眼,我都快困死了,還不如在這打個盹!」說著,姜雷真就伸了個懶腰。

姜雲吃了一驚,雙手不由地握緊了掃帚,「你要在這睡覺?」

「當然了,現在出去不是明擺着告訴別人我們在偷懶么!」姜雷望着姜雲緊張的模樣,覺得十分好笑,「你不會是害怕了吧!」

「你才害怕了!我正想找地方好好睡一覺呢!」說著姜雲丟掉手中的掃帚,坐到了姜雷對面的牆根下。

就在兩人昏昏欲睡之際,祠堂的大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推開,姜雲和姜雷被嚇了一跳,一睜眼才發現,來人竟是老村長。

姜雲爬起身,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說:「村長,我們沒有偷懶,我們太困了,想休息一會。」

老村長露出一個慈祥的微笑,「沒事,你們也累了一天了,到這來,我有話對你們說。」

姜雲和姜雷走到老村長面前,老村長伸出手,一臉溺愛地摸了摸兩人的腦袋。

多麼優秀的孩子!姜家村傳承千年,無論遇到任何災難,姜家的血脈都未曾斷絕,究其原因,正是有這些優秀的年輕人將姜家的血脈和傳承一代又一代的延續了下來。如果可以,真想看着他們一點一點的長大,只是……

想到這,老村長的神色暗了下來,他轉動眼睛,把姜雲和姜雷從上到下仔細看了看,猶豫了半天后,忽然伸出大拇指按上了兩人的額頭。一道暖流從老村長的手指流進兩人的額頭,將姜雲和姜雷全身的疲憊一掃而空。

姜雲和姜雷一臉驚奇,兩人對視一眼,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姜雷忍不住問道:「村長,剛剛那是什麼?我怎麼覺得身上忽然多了一股使不完的力氣!」

老人似乎有些疲憊,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道:「這是姜家的傳承,先祖留下了規矩,只能傳承給最優秀的孩子!」

聽了老人的話,姜雲和姜雷的臉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微笑,姜雷一臉興奮的看着老村長,「村長,我們不僅要做最優秀的孩子,將來還要帶着村民走出這片大山,過上更好的生活!」

「好!好!姜家的未來就交給你們了!」老村長的嘴角勾起一個微笑,但眼睛裏卻充滿着悲傷。

姜雲發現了老村長的神色有些異常,小心翼翼地問:「村長,你怎麼了?」

「不要問了!」村長輕輕地搖了搖頭,他已經察覺到,兩股恐怖的氣息正籠罩在姜家村的頭頂,「一會我讓你們跑的時候,你們就從後門逃出去,記住,只管向前跑,不要回頭!」

「村長……」

姜雲還想再問什麼,但老人已轉身走了出去。

《魔刀斬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