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魔帝嗜寵:逆天毒妃哪裡逃
魔帝嗜寵:逆天毒妃哪裡逃 連載中

魔帝嗜寵:逆天毒妃哪裡逃

來源:google 作者:慕十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帝冥幽 慕綰清

【雙強甜寵神獸空間爽文歡迎入坑】一朝之間,容貌被毀,靈脈盡斷,昔日天才少女跌落雲端,成為眾矢之的眾人欺凌?陰險暗算?一紙婚約?笑話,我慕綰清豈能容忍他人橫行契約獸?張手就來練毒?小菜一碟復仇,虐渣…額間花現!背後居然還有這麼大一個陰謀!他手段狠辣,清冷絕塵一襲白衣,惹得無數女子傾慕,可他的心尖上,只有那個絕世無雙的女子「清兒,好看嗎?」「清兒,我身材好,你可要一看?」忘川河守望八百年,為一人,屠一城…兩人的夙願,又豈止一生一世?展開

《魔帝嗜寵:逆天毒妃哪裡逃》章節試讀:

慕雲炎猛地拍了一下面前桌子,大聲說道:「休得胡言!那離魂散的配方中分明沒有清㭈!哪來的什麼香氣!」

「哦?二叔怎麼知道離魂散的配方中沒有清㭈這一味藥材呢?莫非… …這毒是二叔所下?想藉此機會來陷害我不成?」慕綰清勾了勾唇,玩味地說道。

眾人也紛紛反應了過來,對啊,慕雲炎怎麼會知道這毒藥的配方。

慕雲炎一瞬間有些失神,這…慕綰清居然炸他!

慕雲炎整理了一下情緒,顫顫地開口道:「我…當年我只是在慕府的地牢中,拿了些來,給我府上的毒藥師研究一下成分,讓…讓他們學習學習。

雪兒乃是我親生女兒,我又怎麼會把這樣的毒用在她身上!」

慕綰清抓住了一些什麼,開口道:「既然二叔都將離魂散拿給毒藥師研究了,又怎知這配方不會被泄漏出去?又怎能一口篤定這毒是我所下?」

慕綰清步步緊逼。

慕雲炎氣急敗壞,憤憤地開口道:「你以為憑你隨口說幾句就能洗清嫌疑嗎?誰不知道你是太子未婚妻,定是你看不慣雪兒跟太子接近,藉機報復罷了!」

慕陽也坐不住了,站出來為慕綰清說話:「清兒是我們從小看着長大的,怎會做出如此之事!簡直是胡鬧!」

「我相信清兒。」

「今日有我在,你們誰也別想誣陷我孫女!」

「知人知面不知心!父親,你就是太放縱慕綰清了!」慕雲炎說道。

「好一個知人知面不知心。」慕綰清淡淡地開口,「既然大家還是不相信我,我有一個法子,可找出真正的下毒之人——」

「哼,竟耍些花招,我倒要看看你這小兒如何詭辯。」慕雲炎氣哄哄地打斷了慕綰清的話。

他可不相信慕綰清能找到什麼「法子」來洗脫嫌疑,不過是在拖延時間罷了。

慕綰清不緊不慢地說道:「二叔別急——

既然二叔知道這離魂散的配方,定知道這離魂散中有一味藥材——斷腸草。但此葯並不好得,據我所知,慕府葯閣應該是沒有這味藥材的。不如去查一查最近有何人買下了這斷腸草?既能證明我的清白,又能查明真相,二叔覺得可好?」

慕雲炎臉色一僵,大腦一片空白。

千算萬算,沒想到把這個漏掉了。自己前幾日才買來藥材,連夜讓自己府上的毒藥師煉製了一些出來。

本想的這次能讓慕綰清成為眾矢之的,也能讓慕陽元氣大傷。

可誰知——

這要是真的查起來,肯定會查到自己頭上…

慕雲炎有些着急。

大長老也意識到了不對勁,狠狠地瞪了慕綰清一眼。

這慕綰清,還真有些本事。

大長老站出來說道:「既然三小姐堅持說不是自己所為,老夫也相信三小姐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來。

這等家事,不如由我們自己去查,也不必勞煩皇上了。

只是這解藥,還請三小姐可以慷慨解囊,先救下二小姐再說啊。」

慕綰清並未應答,心裏暗想:

不愧是大長老,這樣說,既讓大家心裏對自己存疑,又可掩去事情的真相。

妙極了。

果真是活了幾十年的「老人」。

慕綰清怎麼能這樣放過這家人呢。

「大長老,這畢竟是在宮廷盛宴上發生的事,總得給二姐一個交代是吧。冤枉了我事小,放過了要害二姐的人事大啊。

那離魂散雖然只會讓人感覺到渾身無力,但終究是會要人命的啊。」

慕綰清看了皇上一眼,「痛心疾首」地說道。

呵,誰還不會做戲了。

皇帝忽視了那一道目光,顯然是不想管這事。

這時,正躺在軒轅葉懷裡的慕雪坐不住了,柔弱的聲音飄了出來:「咳咳…咳…

父親…妹妹…不要為我擔憂了…

雪兒的毒…咳…可能是來的時候不小心沾染到的…

雪兒想變得跟妹妹一樣厲害…咳…

於是就讓府上的毒藥師照着清兒妹妹之前的配方…煉…制了幾種…想着自己好好研究研究…

這幾日雪兒一直在房裡研究…出門時太過匆忙…也沒太在意…

許是…許是在衣服上沾染了一些..

雪兒竟不知道這毒如此厲害…咳」

慕雪聲音低軟,惹得大殿上的人一陣心疼。

「呵,原來是這樣啊。二姐好記性,怎麼現在才想起來。

差點我就背負了毒害姐妹的罪名呢。」

慕綰清開口諷刺道。

皇帝見狀,也知道了個大概。這婚——今天估計是退不成了。

這慕綰清還真有幾分本事,竟然幾句話就將矛頭轉移了。

要是她還是當初那個天才——

罷了,她如今也只是一個廢物罷了,如何輔佐葉兒?

「好了好了,既然事情是這個樣子,真相也清楚了,就此作罷吧。

大家也都累了,沒什麼事就退下吧。」皇帝開口道。

說罷,皇帝便先行離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