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末日狂風
末日狂風 連載中

末日狂風

來源:google 作者:狐狸有點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花月白 逸千風

(女強雙潔、甜寵無小三、嘎嘎虐渣渣)重生回來的逸千風沒別的想法,一心只想找到自己心中的那道光然後拿命寵~~手下一臉苦哈哈「老大,花少剛剛把隔壁基地的少基地長骨頭打斷了!」逸千風笑眯眯回「找時間把隔壁基地收了,然後隨他打」沒一會兒手下又苦着臉過來了「老大,花少把養殖區的小幼崽拐出去,現在那些母獸都暴動了」「找幾個發/情的公獸扔進去讓那些母獸沒空暴動」都是小事,自家小白做什麼都如此可可愛啊~逸千風轉了轉手上的黑不溜秋的戒指「老大,花少嫌無聊現在正在紅區玩」手下瑟瑟發抖,不敢看眼前人的臉色逸千風遊刃有餘的表情一頓,漆黑無比,好樣的!「我去,陪他慢慢玩!!」不過多時,基地深處傳出一聲高過一聲的哀嚎,凄凄慘慘展開

《末日狂風》章節試讀:

下意識的就是一個露齒憨笑,看上去像只智商不太夠又好看的哈士奇。

不過一秒後花月白就收回了那個傻子似得笑容,端正坐回自己位置不吭聲了,他今天怎麼老是犯蠢呢?感覺自己的顏面無存了,花月白在內心裏深深的留下兩行金豆子。

再偷偷瞄一眼逸千風,正巧此時逸千風也看了過來,於是乎,逸千風包容性的微笑雖好看但也傷害了某白受傷的心,今晚簡直要把自己沒丟過的臉全都丟一次。

坐兩人對面的南宮剋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心頭很是一驚,別看花月白老是會犯蠢,但那都是在他信任的人面前才會有的一面。

畢竟真要這麼天真早就被其他豪門人給欺負死了,可面對這個才見一面的少年,花月白居然會潛意識的信任?!這是怎麼回事!

逸千風笑了笑,收回眼神,不能再看下去了,不然發飆了她不好哄,不過,這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到有點憨,真舒服啊。

看到某人幾乎就要低到桌上的腦袋,逸千風無奈低笑,想說些什麼正好老闆端着兩碗新鮮現做的面過來放下 「面好了,先吃面吧」

花月白一聽這話,秉持我不尷尬那就是別人尷尬的理念,牛氣哄哄的猛抬頭,王霸之氣盡顯,然後一言不發的抱着自己那碗面嗦起來。

只是桌子底下那屁股卻是挪了又挪,不能離那個少年太近,花月白覺得自己離少年太近一定會不自覺的犯蠢,太有損他花少的顏面了。

說來也奇怪,他怎麼會對一個剛見面的人抱有那麼大的好感,感覺見過一樣,直覺可以完全信任。

南宮剋鬆了一口氣,差點以為花月白會暴起動手,有過先例他不得不防,放下心後細細品嘗起這面,味道倒是真的不錯,比首都的老師傅還勁道。

逸千風在花月白吃了一半的時候就已經吃完了,卻沒有離開,反而是淡然的坐在原位上,假意休息實則微眯着眼的看着某白。

偏生某白缺心眼是真的絕,完全不在意逸千風的視線,作為一個樣貌家世都好的少爺早就習慣了別人的注視,心裏只覺得這個龍鬚面是真的很好吃,不輸他常去的老店。

南宮剋就不一樣了,他一邊吃面一邊不動聲色觀察逸千風,特別是看到逸千風微眯着眼直直看着花月白的時候,眼神不同其他人的熾熱。

心裏不由一驚,這人,該不會是……再看一眼花月白堪比現實版的花容月貌,想起某些圈子裡流行的風氣,菊花一緊,南宮剋覺得自己還是早點把花月白帶走比較好。

雖然他是損友,平常也欺負小白,但他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好友被一個男人給拐跑,尤其是就花月白遇見美人時的智商,他只能呵呵來表示無奈。

這男的一看就有腦子,和花月白這沒腦子的不同,人三言兩語的,隨便一忽悠花月白就能被帶着跑沒準還會感恩戴德。

逸千風雖察覺到南宮剋在看她且防備居多,不過小白當前,她對這種行為完全無視掉了,眼裡只顧着看這白嫩的花月白。

等花月白剛吃完,正滿足的拍拍肚皮,突然一陣喧嘩,巷道里出來一群人,為首走來的是一個彪形大漢,左臉帶着刀疤,拿着一把西瓜刀,整個人看着就是來找茬的。

而原先在廚房忙活的老闆聽着聲音出來一看,也不見得很害怕,轉身就把抽屜里的錢抓了三分之二出來,一臉笑容的遞給了大漢。

大漢向來也是常做這種事的,直接接過錢不數一下就揣進包里,來這邊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像這種小店都不敢少錢的,這種事情是很常見的。

其他來吃面的客人眼見這看着不妙的氣勢和要打起來的感覺,全都小心翼翼的從另外一個口子離開,剛還熱鬧的店一下就剩逸千風這一桌了。

偏生某白好奇的眼神太明顯,搞得那個肌肉大漢回頭看了看,這一看就看出事了,也不知道那大漢是腦補了些什麼,不過那臉上的表情相當的污穢,看着就噁心。

花月白從小就是含金湯勺長大,說一不二的主。哪裡有人敢這樣看着他,當下就直接怒了。

「把你的眼睛給小爺我收回去,想死直說」花月白站起身將身旁的椅子單手提起,只要大漢說的話不合他心意就會直接砸椅子。

老闆習慣了給保護費但事關自己顧客不能不說話了「王哥,這幾個就是來吃面的別在意啊,這樣,我把今天的營業都給您,您看可以嗎?」

逸千風默不作聲,小白還是這樣活力四射顯得可愛,至於那個垃圾,眼神一暗,低頭給齊狸發去了短訊。

一旁的南宮剋不阻止也站起身準備隨時動手,知道上流社會常說的紈絝子弟嗎?他南宮剋雖然算不得是個紈絝,但是花月白可是個正宗的紈絝。

畢竟花家上面還有一個疼愛又有能力的大哥在頂着,家族的生意用不着操心,加上是花家老來子更是被寵到骨子裡,除了花家大少花月白只要犯起渾,沒人能管得住。

大漢不說話接過錢,但是剛把錢揣兜里猙獰大笑着將老闆踹倒「爺我還沒被人這麼吼過,今兒我是錢要人也要!」被人吼了就這麼放過他顏面何存。

自以為氣勢十足的走向逸千風那一桌,大漢剛離得遠沒能看得清,只是覺得這桌有個男的長得比娘們還漂亮,心裏想了下玩起來會不會比女人還舒服。

當走近一看才發覺這桌子上的三個男人長得都是個頂個的好,還各有各的氣質,這要都帶回去玩得多有勁,反正燈一關男女都一樣。

肌肉大漢把刀用力劈在桌上想着耍個威風,桌上剛吃完的面還沒收,碗里剩餘的湯汁頓時灑了出來,有幾滴濺到花月白的上衣。

花月白面色一下就難看了,二話不說將椅子往大漢身上砸。

別瞧着花月白長得柔弱很好欺負,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作為一個囂張的紈絝。

從小到大因為長得太女人這件事,花月白打的架數都數不清了,同輩的基本都揍過一圈了,力氣怎麼都小不到哪兒去。

更別說花家大少覺得弟弟太渾還特意教導過自家弟弟的身手,據說是不想某天一睡醒聽到他被打殘了,花家沒面子。

大漢咧嘴一笑,嘴裏的牙因為常年抽煙熏的焦黃,看的人噁心,不以為意的抬手一擋,椅子應聲掉落,伴隨着大漢的慘叫。

顯然大漢也沒想到長這麼小白臉的人力氣這麼大,手被砸的痛還有了印子,甩了甩手臂,繼續用污穢的眼神看向花月白。

小辣椒好啊,玩起來才不會和死魚一樣無趣了,抬手準備上手摸摸試試。

花月白看大漢的動作越發生氣,旁邊的少年可是他剛決定結交的朋友,決計不能在少年面前落面子。

說什麼都要讓這個自不量力的丑癟三受到血淋淋的教訓,最少都要把這人的眼睛打到腫的看不清人,讓他沒眼色!

這樣想着的花月白正要衝上去打人時,一直坐着不說話的少年站了起來並把他拉了回去,渾身散發讓人不安的氣息,低氣壓盤旋左右。

彷彿先前那個溫柔優雅,笑得和小白楊的少年根本就不存在過。本欲上前的南宮剋悄悄退到花月白身邊,想看看這個拼桌的少年會幹什麼。

逸千風從看見那個大漢噁心的表情就為了不嚇着花月白一直在忍着,特別是看見那種噁心的東西敢用那樣的眼神去看花月白時,心裏的暴戾就再也壓不住了。

上一世是她能力不夠才要花月白拼了命來救,這輩子好不容易有了本事又不受逸家操控,說什麼都要讓花月白一世無憂放肆張揚。

先就拿這人開刀吧,讓自己的光開心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