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黎明的曙光
末日:黎明的曙光 連載中

末日:黎明的曙光

來源:google 作者:給故事一個結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淵 給故事一個結局

上古文明的消逝,現代文明的災難,究竟是誰操控着這一切?新時代的大幕已經拉開,人類能否抓住最後的希望,衝出黑暗,迎接曙光的到來展開

《末日:黎明的曙光》章節試讀:

災難爆發的第二天,姜淵起了個大早,開始鍛煉身體,什麼事情都可以不做,但鍛煉身體,恢復狀態一定要做,這是自己在這個世界生存的本錢。

姜淵制定好了每天的鍛煉計劃,每天俯卧撐300個,仰卧起坐300個,深蹲500個,熱身之後,再將爺爺傳給他的拳法和刀法練上幾遍。

忙碌一早上,姜淵終於完成了他的鍛煉計劃,簡單洗漱之後。他發現了一個問題,按照他那麼大的運動量,家裡的食物本來可以堅持一個月的食物,現在只能堅持半個月了,也就是半個月之後他就必須要出門尋找食物,在現在這個血腥殘酷的世界裏面。他搖了搖頭,幾口將早上準備的早餐吃了,心裏琢磨起了以後的打算。

首先家裡是不能久住的,一是房屋不怎麼隔音,畢竟租的房子,隔音一般都不好,至於為什麼不去買個隔音好的,別開玩笑了,現在房子有幾個人買的起?隔音不好就容易引來喪屍;二是房屋位置太差,身處一樓,一旦被喪屍發現,自己被大群喪屍追趕,逃生的幾率很小。他想應該要去找樓層稍微高一點,質量不錯,最好有兩個上下樓的通道,避免被喪屍瓮中捉鱉了,那就是絕境了。

食物問題是目前最主要的問題,小區有一個超市,裏面有大量生活物資,只要能到那裡,食物問題就能得到解決。但是超市離他住的這棟樓隔了三棟樓的距離,他必須要好好規劃一下。

姜淵拿出一張A4紙,他努力回憶着從家裡到小區超市的所有細節,認真的在紙上畫了出來,到小區超市不遠,但是要做好發生意外的準備,想好應急方案,姜淵咬着筆陷入了沉思。他想了半天,感覺沒有什麼好的方案,小區沒有什麼特別嚴實的地方,就算有嚴實的地方,也不敢貿然往裏面怕跑,畢竟不知道裏面什麼情況。

突然遠處一聲嘶吼打斷了他的沉思,他連忙跑到窗戶前,揭開窗帘看向外面。

就在他屋外五十米的地方,兩個男人各自背了一個大包在瘋狂的奔跑,背包裏面應該是他們找到的食物,兩個男人一高一矮,他們的臉上都帶着驚恐絕望的表情,只見他們後面有十多個喪屍在鍥而不捨的追趕着他們,那猙獰的面孔,不禁讓人膽寒。

就那麼一瞬間,兩個男人被喪屍撲倒在地,可就算這樣,他們也沒有扔掉他們找來的食物,食物對於現在真的很重要。

伴隨着撕咬聲,慘叫聲的響起,姜淵放下了窗帘,回想起剛才血腥的一幕,他在內心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好充分準備才能出門,不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這幾天一定要把爺爺教的刀法重新撿回來,現在能保護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刀和刀法了。

屋外很快就沒了動靜,小區很快又安靜了下來,這安靜中又帶着肅殺的氣氛。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就過去了7天,姜淵已經將拳法和刀法重新撿了回來,身體的狀態也恢復的不錯,這樣的代價就是他的食物已經快告罄了,本以為能堅持半個月的食物,現在連十天都不能堅持到。

隨着姜淵的鍛煉,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好,胃口也越來越大,本來兩頓量的食物,現在一頓都不夠,尋找食物已經迫在眉睫。

喪屍爆發的第八天早上,姜淵照常練習着拳法和刀法,拳法是武當長拳,雖然和民間的有些不同,但是姜淵也只是把它當作鍛煉身體的一種方式,畢竟他也不可能去和喪屍肉搏。

他主要還是以刀法為主,聽爺爺說,這本刀法是一位雲遊道長路過他們家,上門討要一碗水後送給爺爺的。道長說這本刀法是他偶然所得,因為刀譜的封面已經被完全腐蝕,看不出其原來的名字,道長便將這個刀法叫做無名刀法。

無名刀法有五式,分別為金龍出洞式、烏龍擺尾式、大鵬展翅式、仙人指路式以及野戰八方式。這五式姜淵都會用,但僅僅會用,具體能在實戰中發揮出來多少,他心裏也沒有多少底。近代社會練武的人越來越少,他也沒有和同輩之人交過手,從小到大唯一的對手就是爺爺,但是爺爺打他就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

看了眼前的一幕,姜淵轉身回到房間,想着怎麼讓自己出去尋找食物更安全。自己可以用被套把自己身體的關鍵部位包裹幾圈,再穿件比較厚的衣服,這樣子假如不幸被喪屍咬到,如果不被咬的太深,也許能夠避免被咬到身體。

現在防護裝備有了,武器唐刀足夠了,就缺一個裝食物的背包了。突然,姜淵想起了自己大學剛畢業的時候夢想要去全國各地的名勝古迹遊玩一番,便買了一個70L的大容量登山包,可惜後來由於工作的原因擱置了。

「我記得好像是在這裡呀。」

「找到了,原來在這裡!」

姜淵從衣櫃的最下面找到了這個承載着他夢想的登山包。

「可惜了,之前沒機會去實現,現在世界變成這樣,更不可能實現了。」姜淵嘆息着說。

「這個背包應該能滿足我的需求,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姜淵決定明天早上起床吃過早飯之後出門,憑藉他的身手只要小心點應該可以安全回來。做好所有的打算之後,姜淵開始吃起來了泡麵,他已經連續吃了四天泡麵了,電在第四天斷了,水在第五天斷了,越來越多的人堅持不住外出尋找食物,但是都沒人成功,這對於普通人來說太困難了,而他自己的物資也即將告罄。

吃完東西之後,姜淵照常給爸媽打了個電話,依舊是無人接聽,自從第一天打過電話之後,就再也沒有聯繫到父母了,中途有接通過,但卻沒人說話,這讓姜淵十分擔心,現在他的手機也快關機了,他馬上就會失去最後聯繫爸媽的工具了。

「我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必須到外面看一下,找到食物,我才能繼續活下去,才能去找爸媽,他們一定很需要我。」姜淵捏着拳頭,堅定的說道。此時,他的眼中只有堅毅,以往對末日的恐懼已經煙消雲散,姜淵感覺自己豁然開朗,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

他連忙拿起了唐刀,認真的在客廳裏面將無名刀法再次演練了一遍,平時練幾遍刀法才會累的他,這一次僅僅練了一次就大汗淋漓,感覺身體被掏空,他有了不同的體驗,他對刀法有了更深的體驗,他能更好的將刀法運用在實戰之中了。

「爺爺沒去世的時候,我就快能將刀法熟練的運用在實戰之中了,結果到現在才正式有了這種感覺,蹉跎了幾年時光呀,幾年的工作,讓我已經快忘卻武者那顆永不言棄,積極進取的心了,做事猶猶豫豫,還好時間還不晚。」

姜淵從胸口拿出玉牌,捏在手中,心中默念道:「爺爺,我一定會用你教給我的保護好我身邊的人。」

做好了所有的準備,自己的武藝也有了進步,姜淵對出門尋找食物更加有信心了,他收拾好所有的東西,簡單洗漱之後,便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第九天早上八九點,明亮的陽光在樹葉上面塗了一圈又一圈金色銀色的光環,此時姜淵已經做好了出門的準備,只見他手握唐刀,身上纏繞着各種顏色的布料,看起來頗有幾份滑稽,背上背了一個大號雙肩登山包,黑亮垂直的發,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着銳利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唇,稜角分明的輪廓,修長高大卻不粗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鷹,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的強勢。

姜淵揭開窗帘,觀察房屋外的情況,在確定目前沒有喪屍在屋外後,再次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後,走到了門前,搬走了門後的柜子,深吸一口氣後,拉開了大門。

陽光頓時灑在姜淵的身上,金色的陽光和他身上的裝扮看起來是那麼的格格不入,卻又是那麼的美好,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堅定,一團名叫勇氣的火焰在他心中燃燒,一切都充滿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