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騎士系統
末日騎士系統 連載中

末日騎士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激光刻標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梅麗莎 王浩

「您好,尊敬的騎士團長死亡的鐘聲已經敲響,末日的腳步越來越近,來自異世界的騎士們正等待着您的召喚,向您獻出自己的忠誠與熱血」「世間萬物都要遵循守恆定律,因此尊敬的騎士團長,您需要以神秘的能量來喚醒您的士兵」王浩在五百年後從一具水晶棺中蘇醒,他已經完全失去了在五百年當中的記憶,但是自身卻已經發生了改變展開

《末日騎士系統》章節試讀:

轟!腳步震動,地面微顫。格雷戈爾虛握得拳頭划過頭頂砸向蘭斯洛,好像手中真的握有一柄巨大的鎚子一樣,手臂粗大了將近一倍,這一下砸出,空氣發出嗚嗚的炸響。

砰!蘭斯洛就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明明沒有接觸卻彷彿挨了一記重擊,更糟糕的是本來平靜的精神力再次失控了,噗通一下,整個人就重重地撲倒在地上。

格雷戈爾注意到自己的攻擊似乎沒有對眼前的男人造成致命傷,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又恢復了淡然地表情。

杜魯達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尊敬的上位騎士,我代表羅斯家族希望此人能獲得應有的懲罰,按照至高無上的律法,刺殺貴族屬於死罪。」

「格雷戈爾大人,這個人是我的騎士侍從,而且科赫斯是我們紫荊花家族的人,所以這都是我們家族的內務,請將這個人交給我來處理。」梅麗莎單膝跪地,恭敬地說道。

格雷戈爾臉色一沉,說道:「我並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你的身份夠資格配一個正式騎士做侍從嗎?我會做出公正的處罰,這個流浪騎士即刻起投入死獄當中,不會再有獲釋的一天。未來的紫荊花男爵!」

「聽從您的命令!」梅麗莎說道,心裏也鬆了一口氣。她剛才是不得不替蘭斯洛出頭,要不然會讓家族騎士寒心,但是格雷戈爾的強行處罰足以堵住別人的非議,而且還能除掉一個隱患。

剛才格雷戈爾的話,好像扎在杜魯達的心上一樣,梅麗莎不夠資格配一個騎士侍從,比她更廢物的科赫斯卻把自己當保姆。所以他也就沒有意見,投入死獄跟真正死亡了沒有任何區別,也算能給羅斯家族一個交代了。

四周的士兵連忙推着一輛囚籠馬車將蘭斯洛扔了進去,囚籠是鋼鐵鑄造的,外面蓋着一塊黑布。

這個通道是猩紅騎士團的守護範圍,所以負責押送的人也都是騎士,因為格雷戈爾的吩咐,總共多達四名低級騎士。這四個人加起來的戰鬥力相當於一支千人的火槍隊。

格雷戈爾,揮揮手說道:「送他上路吧,耽誤的時間太久了,真是太麻煩了。」

噠噠噠……押運的騎士抖動韁繩,馬車緩緩駛入了巨城之內,路邊的行人看到黑色的囚車就好像遇見瘟疫一樣,紛紛避讓在路邊,向馬車投以厭惡和驚訝的目光。

死獄坐落在一個湖心島上,這個地方又被稱為惡魔島,平靜的湖面波光粼粼,但是溫度常年在零度徘徊。普通的犯都曾成功逃出監獄,卻因為冰冷刺骨的海水而受阻,即便僥倖游回岸上,也會因為重病而死。

擁有騎士實力的囚徒被看押在死獄的最底層,跟普通囚犯有一個隔離層,隔離層駐紮着一支超過兩百人的騎士團,堪稱守備森嚴。

監獄長肖恩穿着一身筆挺的黑色制服,肩章兩顆金星閃閃發光,知道是上位騎士送來的死囚,一點也不敢怠慢,親自在門口迎接,在處理過移交手續後,他有心問一問情況,但是護送的騎士也說不出什麼來,這就讓這位監獄長感到有些奇怪。

眼前的囚犯白白凈凈,年齡不大,肖恩老辣的目光一眼就看出蘭斯洛的與眾不同。

一名守衛騎士走過來,低聲問道:「老闆,把他放在第幾層?」

「嗯……第一層吧,就這樣我都擔心他撐不過今天晚上。估計是哪個貴族落魄了受到清洗,你們最好仔細照顧着點。誰知道這個少年的家族會不會有朋友。」肖恩緩緩說道。

守衛有些吃驚,用腳尖踢了一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蘭斯洛,說道:「不會吧,就這種死狗送到這裡來也會有人管?咱們這死獄從建成以來也沒有幾個出去的吧?」

「呵呵……那可說不準,大貴族起起落落也很平常。還記得我的上司是怎麼完蛋的嗎?就是一個不起眼的小貴族,搖身一變成為了王室旁支,當時負責那件案子的人都**掉了。我說得話你最好用心記着。」肖恩冷冷地說道,拿起手裡的煙斗深深地吸了一口。

守衛騎士打了個寒顫,連忙點點頭,連帶抓着蘭斯洛胳膊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放鬆了一些,變成了半攙扶着向監獄的看守室走去。

也許是還記着肖恩剛才的話,守衛騎士用自己小小的權利,給蘭斯洛找了一個單獨的牢房。

厚重的鐵門緩緩開啟,一排排封閉的牢房在通道兩側,裏面有的是空的,有的關着犯人。通過狹小的窗口,犯人們看見了守衛騎士手裡的蘭斯洛,都感到格外興奮。

「嗨!來了個細皮嫩肉的小子,送到我這裡來!」

「又有新的玩具了,真是太棒啦!」

「哈哈……這小子估計也玩不了幾次。」

尖叫聲、口哨聲、辱罵聲轟然炸響,時不時還有白色的內褲和毛巾從二三樓往下扔。牢房內瞬間沸騰了起來。眾多隱於黑暗之中的囚犯開始了大呼小叫,如同群魔狂舞一般。讓本來就昏暗的牢房更襯托得陰森恐怖。

七八個見習騎士衝出來,拿着騎士劍在每個牢房都敲了一下,帶隊的隊長怒吼道:「全部安靜,你們這群混蛋,明天中午全部減餐!」

囚犯們妥協了,但是卻將怨恨的目光轉移到蘭斯洛身上。

牢房單間的環境很不錯,整個房間有集裝箱大小,懸在半空中五米高的位置,四個角掛着鋼索,有獨立的洗手間和浴室。這裡一般是監獄用來在犯人身上收取福利的地方。

砰!蘭斯洛被守衛騎士重重地扔在床上,後者鎖好了房門就轉身離開了。如果被他們知道蘭斯洛擁有的實力,只怕又是另一番待遇了。

肖恩監獄長回到辦公室也沒有閑着,給幾個老朋友打去電話,旁敲側擊的詢問着蘭斯洛的身份。作為整個監獄的掌控者,他不會允許有任何特權人物影響他在監獄的威信,同時小心謹慎的他也不會去得罪任何一位特權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