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
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 連載中

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

來源:google 作者:易者使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譯 易煜

公元21世紀中期,憑藉著長期以來的和平發展人類終於將生存範圍邁出了藍星,出現了人類歷史上難得一見的盛世,但仇恨與爭鬥卻正在慢慢重新增生,大自然的美貌竟也開始重新褪色,這個星球上所有生命的願望【和平】似乎正在緩慢離去,潛藏着的危機也在伺機而生展開

《末日最高序列進行時》章節試讀:

藍星紀元21世紀中期,憑藉著長期以來的和平發展人類終於將生存範圍邁出了藍星,出現了人類歷史上難得一見的盛世,但仇恨與爭鬥卻正在慢慢重新增生,大自然的美貌竟也開始重新褪色,這個星球上所有生命的願望【和平】似乎正在緩慢離去,潛藏着的危機也在伺機而生。

2052年的2月,正值春天時分,炎黃的新年過後之時,開學季的濃烈氣氛正瀰漫在炎黃的上空,對於學生來說似乎又是令人頭疼的一年的開始。但事實上所有炎黃學生乃至世界人民都將懷念這段時光。

清晨,S市郊區的一處老舊的出租屋內一陣鬧鈴聲響起,一隻手不情願地伸出被窩一旁的手機拿進被窩關閉,又打算繼續睡下去,此時一個穿着一身淡黃色工作服戴着黑框眼鏡手握銅鑼的棕發男人打開了房門,看着床上裹成一團的被子不禁感到一陣惱火,直接走到床邊拿起銅鑼使出全力敲了起來,聲音之大甚至要將被子震飛出去,被子里的女孩終於是捂着耳朵爬了出來,同時窗外傳來了一陣罵街聲直呼小聲些,男人聽到後直呼大事不妙趕緊打開窗探出身子向樓上樓下的鄰居賠禮道歉,一旁的女孩看着這一幕不禁捂住嘴笑了起來,男人聽到後又是回過聲大聲說道:「趕緊起床!你該去學校了。」隨後走出了房間,女孩聽到後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艱難地爬起身子起床。

穿好衣服的女孩,走進廁所開始洗漱,拿起牙刷的她看着鏡子前這個髮型凌亂,精神不振的黑髮女孩便感到一陣苦惱,自言自語道:「我發誓以後再也不熬夜補作業了。」隨後便低頭洗漱了起來。

「我叫安譯,18歲,S市人,S市第一高等中學高二學生,家裡只有一個哥哥照顧我,名字叫安傑,在一家早該倒閉的報社當記者,整天搗鼓他那個破相機,還不讓人碰。至於我們的父母早就只顧着自己去週遊世界去了。」

洗漱完的安譯又是看向了鏡中的自己自言自語道:「還不錯嘛。」接着便開門走出了房間。

此時的房間外,安傑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安譯熟練地走向了廚房取出了安傑存放着的早餐與牛奶,並撕下了放在碗底的寫着「學習加油」的便簽,笑了一笑後便坐到了一旁吃起了早餐,吃着吃着後安譯突然感到一陣空虛,不禁打開了家裡的全息電視看起了新聞,而新聞中正在報道着「今日的星際聯盟會內全世界各國的掌權者將齊聚一堂重啟全球,讓藍星開始全面使用早已在熒惑星基地以及太陰星基地試點使用過的新型能源『星辰能量』,藍星開始走向一個全新的時代」看到這的安譯感到一陣無聊開始換台,無奈翻到的其他頻道也都在播報着這一重大的新聞,安譯感到一陣惱火一陣快翻,沒想到竟真的讓她翻到了其他的新聞,此時的新聞中正在播報着「近期有多顆隕石墜落地球,一些迷信的人幻想是否有巨大的變化降臨藍星。」還沒看完專家教授的進一步分析與猜測,安譯已經吃完了早餐就準備出門。

剛剛下樓後的安譯剛準備騎上自己的單車,就見遠處一個白色的身影在自己眼中逐漸清晰變大,那是安譯之前遇上的流浪狗,由於自己時常為其帶去食物的原因就變得十分黏她但因為安傑的緣故又不能帶回家,只好讓它住在附近,她還給它取了個名字叫貝貝,安傑知道後還時常調侃她說:「怎麼不叫貝爺。」

安譯還沒來得及躲閃就被貝爺撲倒,同時舔起了她的臉來。安譯一邊笑着一邊掙脫了貝爺,當她準備騎上單車離開時,貝爺卻是對着她一陣狂吠好像有什麼話想要說一般,但安譯並沒有太在意騎着車就準備走,但貝貝卻是咬起了安譯的褲腳,阻止她離開,並且開始追着自己的尾巴轉圈示意安譯跟着自己。想到自己還有很多時間的安譯,便選擇跟着貝貝看看它為什麼會有這一系列的反常舉動,隨即安譯擺正了車把手,開始騎車跟着貝貝。

與此同時的是各國領導人齊聚一堂準備同時按下授權「星辰能量」全面使用的按鈕,當按鈕同時摁下去的一剎那,幾道黑影從眾位領導人的影子處閃出,一道紫色的光柱從聯盟國大廳的上空升騰而起,縱使是白天都顯得格外耀眼,但當光柱消失的下一秒,並沒有如眾人所料一般地恢復全球能源供給,並且就連與遠在外星太陰基地以及熒惑基地的聯繫也就此斷絕。過了許久後一陣黑霧遊離至全球乃至於整個烈陽星系,這一團蓄謀已久的黑霧預示着:大變化已經開始了!

此時的安譯還在追逐着貝貝,但是突然一團黑霧伴隨着狂風吹過,安譯連同車子直接被掀翻在了地上,安譯先是坐在地上摸着自己的頭喊疼,隨即想到貝貝後便強忍着疼痛開始尋找,找了許久後終於在路邊的一處草叢中找到了腿部受傷的貝貝,被找到後的貝貝瘸着腿似乎很害怕的樣子,雖然安譯十分努力地想要安慰它但是恐懼到了極點地貝貝直接掙脫了安譯的束縛沖了出去,安譯也顧不上單車追了上去,追到一處廣場的貝貝終於停了下來,好像已經喪失了恐懼了一般朝着廣場周圍的人群狂吠了起來,剛剛趕到的安譯氣喘吁吁地就想要把貝貝帶走,但周圍的人卻是詭異地180度扭轉了頭部望向了她,從未見過如此場景的安譯強忍着恐懼罵了句娘,隨即沖向貝貝抱起它就想跑,但在恐懼與傷痛之下的安譯根本無法保持平衡,直接摔在了地上再沒有任何力氣逃跑,只能恐懼地看着這一切,祈禱自己只是在做夢。

但這並不是幻象,那詭異的人群眼中還是帶着那最本能的**走向她,那是一種對於食物的渴望,他們似乎都已經餓到了極點。但安譯的祈禱似乎並不是沒有作用,從木星軌道上而來的一顆隕石正化作流星撕裂着大氣層帶着火紅色的尾巴駛向她,放眼望去那一顆隕石上面似乎還有一個黑點,但近看便會發現,那是個人是個男孩,他正穿着不屬於任何國家的宇航服死死地抓住岩壁隨其墜落,周圍似乎還留有一層薄薄的光幕包裹着他,透過頭盔來看,他的眼神中似乎只有滿滿的驚恐之色,而那顆隕石竟然剛好砸到了廣場的**,巨大的衝擊波將屍群以及安譯震飛,恐怖的高溫將屍群瞬間蒸發,男孩身上的宇航服也在瞬間化為灰燼。

就在兩人命懸一線時,男孩身後背着的一把黑色短劍快速地射出兩個光點並化作兩個球狀的藍色屏障包裹住了安譯與男孩,但當安譯被包裹住的下一秒,一陣劇烈能量從安譯體內爆發又化作一個銀灰色的屏障撐破了原先的藍色屏障,同時安譯身上的傷痕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安譯原先烏黑髮亮的黑色短髮也在頃刻間變為了銀灰色,渾然天成。兩人就此陷入了短暫的昏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