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末世大佬回到七零養崽崽
末世大佬回到七零養崽崽 連載中

末世大佬回到七零養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君熠安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安歌 現代言情 陸崢

[空間,萌寶,甜寵,輕鬆文,1v1雙潔]安歌睡了一覺,莫名其妙就成了七零年代小傻子身上,傻子家窮的叮噹響,還有兩個崽崽嗷嗷待哺,不慌,問題不大,且看安歌如何一手帶娃一手賺錢搞事業,順便再和孩子他爸談個甜甜的戀愛展開

《末世大佬回到七零養崽崽》章節試讀:

下午,安歌閑的沒事在院子里溜雞,孩子們都在午睡。

兩隻公雞撲着翅膀捂住屁股,小眼睛裏蓄滿了眼淚花,憋屈地跟在那個安歌的身後轉圈圈,如果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兩隻雞兄的隱約間露出了白花花的腚。

他們本來吃飽了在雞窩裡眯眼乘涼的,可悠哉了,哪裡想到來了個惡煞,逮住他倆就說陪她走走,他們不願意掙扎時動靜鬧大了,就被扒光了屁股上的毛!

雞生尊嚴就這樣被安歌拔沒了。

溜就溜吧,還要雞走直線!太難了!

突然房間傳來娃的哭聲,雞的眼睛驟亮,果然下一刻「惡煞」就猴急的進了屋,就跟他晚上進隔壁雞妹妹的窩是一樣一樣的。

等安歌出來的時候,兩隻雞兄弟已經不見了,估計躲起來了。

安歌精神力一探,就知道了雞躲哪兒了,不過她沒去在意,沒出院子就行。

「丫丫,哭什麼?」

懷裡的丫丫哭的直打嗝~

「沒了,丫丫,嗝~,頭髮,嗝~,沒了嗚哇哇——」

丫丫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腦殼,扎進安歌懷裡,抱着她的腰身哭的有些絕望。

大娃坐在安歌另一條腿上同樣摸了一把自己的光頭,抿着唇極力地掩藏着傷心。

「媽媽,大娃不難過,等舅舅回來了再一起找小偷!」

「嗝~,小偷壞壞!舅舅,嗝~,抓!」

丫丫聽着哥哥的話,義憤填膺的握拳表示。

安歌:「……」

要怎麼說,你們老娘就是那個小偷?!

她今天中午給兩孩子午休前順頭髮,看兩人的頭髮枯黃毛躁,關鍵還全是虱子,正不知道怎麼辦呢,轉頭就瞄見一顆閃閃發光的頭顱。

然後她手起刀落,就多了兩顆光頭,只不過兩孩子當時已經睡著了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是現在怎麼辦,兩孩子好像接受不了?

安歌頭疼,她也是第一次當媽啊,不懂怎麼和孩子相處才是最好的。

但有一點她是知道的,做錯了就道歉嘛!

安歌將兩孩子放下,鄭重地蹲下直視兩個孩子的眼睛,語氣真誠。

「對不起,丫丫,大娃,媽媽不經過你們同意就剪了你們的頭髮,以後媽媽再也不會自作主張了!你們原諒媽媽好不好?」

嗝~

丫丫打了個響亮的嗝,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大娃倒是聽明白了,有些複雜的又摸摸自己的頭,舒了口氣,原來是媽媽剪的,他還以為招賊了呢!

「媽媽,我沒事兒的,和佑佑弟弟一樣挺好看的。」

安歌欣慰的看着大娃,男孩子嘛沒什麼的,就是丫丫是女孩子啊,很少有女孩子能接受光頭的,是她考慮不周。

果然,丫丫很快崩潰大哭。

媽媽剪了她的頭髮,媽媽是不是不愛女孩子啊,是不是希望她和哥哥一樣是個男孩……

村裡的嬸嬸都說女孩子是賠錢貨,是沒人要的,媽媽是不是也這樣想的,丫丫好難過好傷心。

安歌沒想到丫丫反應這麼大,心疼的抱緊丫丫安慰,頭一次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丫丫,媽媽錯了。」

「媽媽,你,嗝,四不四,嗝不要丫丫了?」

安歌愣住,不可思議的問:「丫丫,怎麼會這麼想媽媽?」

「丫丫不是男孩子。嬸嬸說丫丫是賠錢貨是沒人要的。」

「妹妹,媽媽不是隔壁那些嬸嬸。」

大娃幫丫丫擦鼻涕眼淚,一點不嫌棄妹妹臟。

「媽媽怎麼會不要丫丫,丫丫是媽媽的寶貝女兒,大娃是媽媽的寶貝兒子,你倆都是媽媽的寶貝,缺一不可,所以丫丫以後不要理會其他人的話,媽媽愛你們,永遠!」

安歌搞懂了丫丫難過的原因,安慰起來就很容易了,這不,丫丫破涕而笑。

安歌領着孩子進屋,將早就準備好的帽子給丫丫戴上,這是她用自己還算新的衣服裁了做的,碎花的還挺好看的,丫丫驚喜的戴着帽子問哥哥好不好看,大娃還能咋說,自然是好看的。

「大娃,你要不要帽子?」

小碎花的帽子不適合男孩子,但是她還是做了大娃的,家裡有兩孩子的最不能顧此薄彼,不然兩孩子心裏失了平衡很容易產生矛盾。

「給妹妹戴。」

這麼小的孩子其實並沒有清晰的性別區分,大娃只知道帽子好看,但是妹妹喜歡而且他覺得妹妹戴着更好看,他就不要了。

「那行,媽媽明兒個去供銷社看看,給你找塊你喜歡的顏色布料,再給你做。」

「謝謝媽媽。」

大娃還以為自己就要和弟弟一樣頂着光頭跑到哪都會有人逮他摸頭呢!

媽媽真好!大娃欣喜的抱住安歌的大腿,忍不住矯情了一回。

「丫丫也謝謝媽媽!」

丫丫見狀也衝上去抱住她的另一條腿,抬起頭,亮晶晶的葡萄大眼看着安歌,安歌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安歌抱起兩孩子,一邊啵一口,笑嘻嘻地說不用謝。

兩孩子被親懵了,不約而同的伸手去摸,笑的跟朵花似的。

大娃害羞地扎進安歌懷裡,丫丫卻湊上去也親了口安歌,然後將自己另一邊臉蛋展示給安歌:「媽媽,再來,親親。」

「哈哈哈哈,親!大娃也親!」

……

隔壁屋子裡被遺忘的三個孩子瞪着眼躺在床上發獃。

不一會兒,安長佑就像是針扎一般渾身難受,哼哼唧唧的衝著哥哥撒嬌。

安長春熟練地伸手摸摸弟弟睡的地方,摸到熟悉的水漬。

嘆了口氣,果然又尿床了。

安長春將發獃的二弟拽起來,讓他出去找姑姑,自己抱着弟弟下床,說是抱,實際上安長佑完全是被拖下去的。

安歌進來就到大侄兒在掀鋪蓋,安長佑下半身光着跟在他後面,亦步亦趨的。

「長春,先不管床鋪,幫姑姑給弟弟找件衣服。」

安歌雙手掐住他的咯吱窩,將安長佑以一種雙手上供的姿勢捧着出門,打熱水給孩子洗乾淨,然後穿上他哥哥遞來的衣服。

安歌拍了下佑佑的屁屁,假裝嗔怒道:「佑佑自己的衣服自己洗吧!」

「好的!佑佑自己來!姑姑辛苦快去歇着~」安長佑倒是答應的爽快。

安歌卻不能真當真了,她將人給攆了出去,揶揄道:「小小年紀哪學來的甜言蜜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