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求生:我能融合萬物
末世求生:我能融合萬物 連載中

末世求生:我能融合萬物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13542068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新 用戶13542068

張新穿越到比藍星大130萬倍的末世世界,開場直接出現在半空中這裡,只有不斷變強才能活下去而張新能融萬物喪屍變肥料,廢物變寶貝展開

《末世求生:我能融合萬物》章節試讀:

世界頻道。

【區域內尋找第一名覺醒者,獎勵:背包空間不會減少。】

一架飛機從屏前拉着橫幅飛過去,十分醒目。

「覺醒者?」田保保一頭霧水,「那是什麼?」

「一個區域有多大?」

或是猜到眾多玩家心聲,頻道給出提示。

【所有遊戲玩家(包含不限於人類、喪屍、動物、植物、物體等等)分為:普通、覺醒者。】

【覺醒者分九等,從弱到強分別為:F、E、D、C、B、A、S、SS、SSS。】

【一個國家為一個區域。】

這三個提示讓包括張新在內的無數人感到不妙。

人類、喪屍,可以進化不奇怪,『物體』是什麼鬼?

工具是物體、武器是物體,石頭,汽車,馬路好像也算?

世界和區域頻道里立馬變的熱鬧。

『細特!剛剛我看見一輛八二年麵包車自己會跑,以為它是無人駕駛。』

『我看見雕像玩倒立,以為它是表演者。』

『我看見一頭老水牛直立行走,以為它是馬戲團逃出來的。』

『….』

還有很多人討論獎勵為什麼是背包空間不會減少,十二格已經不夠用,如果減少,無疑增加生存難度。

「哐噹噹!」

就在三人走神時,寂靜地下停車場傳來鋼管滾落聲音,顯的非常清脆。

鐵打的膽子也嚇一驚。

下一秒,聲音傳來方向,一名衣冠不整,形象糟糕不堪的女喪屍從一輛汽車後面走出來。

「聊天頻道有人里說,殺喪屍是最容易成為覺醒者辦法。」王甲提醒。

張新手裡多出一根撬棒,「我白天在沙漠里戳死五個,完全沒感覺。」

「或許是數量不夠,」王甲分析道,「也可能是概率問題。」

田保保打量張新手裡撬棒,一頭尖尖,一頭彎彎,看着比王甲手裡的菜刀好用,「還有嗎,給我一根防身。」

張新把撬棒遞給田保保,像是複製粘貼,他自己手裡還有一根。

「誰上?」張新問兩人。

「我來吧。」王甲深吸一口空氣,上前一步道,「末日女孩要學會保護自己。」

「我來,」田保保爭論道,「男孩在外面也很危險。」

兩個白痴,張新將兩人撥開。

和白天遇到的喪屍不一樣,二十米外那具喪屍人性化地微微仰着頭,鼻子輕輕抽動。

聽見聲音,徑直朝三人衝過來,速度一點不慢,和人類奔跑差不多。

張新提着撬棒向喪屍迎過去,雙手握住撬棒彎頭,尖頭往前一挺。

噗嘰!

因為喪屍是活動的,沒有刺中頭部,僅僅只是刺穿脖子,這並不致命。

來不及抽出武器,張新直接放開,手裡再次多出一根撬棒,再次往前突刺,撬棒尖頭從喪屍滿是污物的口腔中刺入,後腦刺出。

兩招才殺死,有點小恐怖。

「這好像是進化喪屍,」張新回頭對王甲和田保保解釋,「我白天遇到的喪屍動作很慢。」

「小心!」

「小心!」

提醒聲還未落下,下意識反應,張新向側面翻滾,又是一頭喪屍,之前它呆在陰影處,加上視線死角,沒看見。

差點被捕倒。

喪屍力量不可小覷,被抱住,大概率就會被啃咬。

有驚無險殺死偷襲喪屍,張新後背已經被冷汗打濕。

「有人在聊天頻道里說喪屍晚上比白天動作更快,嗅覺和聽覺也有提升。」王甲介紹。

「難怪,」張新拍拍胸口,「差點大意丟命。」

聊幾句,三人像是勤勞小蜜蜂,一直忙到午夜才返回酒店房間,共找到四輛有鑰匙汽車,在廚房裡找到一些食物、桶裝水之類。

每個人的空間背包里皆存滿生存物資。

這期間,酒店外面警報聲、槍聲一直響不停,像戰場似的。

拉上窗帘,小胖子田保保道,「午夜十二點整,背包空間可能會變小。」

這個猜測是根據世界頻道,『尋找區域第一名覺醒者,獎勵背包空間不會減少』這條信息倒推出來的。

眼看還有幾分鐘就到十二點,張新取出幾十斤火腿肉,騰出一格背包空間。

王甲取出一些麵包,也空出一格空間。

田保保取出幾瓶香檳酒。

時間流逝,當指針越過午夜十二點整時,背包果真少一格,只剩十一格。

聊天頻道里再次變的熱鬧。

『天啊擼,我的一箱岡本,被河蟹了。』

『賣糕的,我的雜誌也被河蟹了。』

『焟燭有什麼錯,如果有錯,那也是使用的人有問題,居然也被河蟹了。』

『你們這麼慘,我囤的繩子被河蟹,好像也不冤。』

「…」

很正經的一件事,堆着堆着樓就歪了。

聊天頻道里已經把情況解釋清楚,如果背包里有空格,則空格消失。

如果十二格存滿物品,則隨機消失一格。

注意力從聊天頻道移開,張新遺憾道,「不出意外,明晚這個時候背包空間還會減少。」

「好像是在倒逼玩家組隊,這樣可以攜帶更多種類物資。」王甲分析,「但是,隊伍越大,不僅內部矛盾越多,也更容易成為喪屍和其它團隊目標。」

「不管他們!」小伴子田保保信心十足道,「我們三個組隊,神當殺神,鬼當殺鬼!」

張新看向王甲,對方正好也看過來,三人組隊就這樣定了下來。

一夜無話。

次日天剛剛亮,酒店房間門被敲的嘭嘭響。

田保保打算去開門,被王甲拉住,「不是喪屍,就是搶劫。」

「有人嗎?」門外還在敲門,「活人吱個聲,死人我們就衝進來了。」

聲音熟悉,張新打開門,正是漢克。

漢克身着沙漠迷彩作戰服,眼戴墨鏡,腳穿黑色皮靴,肩掛對講機,懷揣自動步槍,看上去很酷。

「張新。」漢克爽朗笑道,「沒想到這麼巧,昨天晚上那種東西到處都是;

我們打算趁白天清理,人手不夠,你和你朋友會不會開槍?」

「不會可以學嗎?」

「當然,」漢克揚起手裡步槍,「這很容易。」

張新回頭看向王甲和田保保,輕聲道:「這是機會,或許有機會成為覺醒者。」

現在沒人知道如何成為覺醒者,完全靠蒙,摸石頭過河。

兩人思考一秒同意。

荒石酒店前院。

漢克把三支黑社會成員必備的烏茲微沖槍塞到張新、王甲、田保保手裡。

然後演示裝彈夾,上膛,保險,等基本操作。

「切記,」漢克叮囑,「槍口不要對着活人,那樣會誤傷同伴。」

簡單打一夾子彈,三人立馬上崗。

酒店主體建築已經排查結束,張新三人被分配排查後院的配電房、潔具倉庫、雜物倉庫、冷庫四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