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末世三年,我的地府有十億信徒!
末世三年,我的地府有十億信徒! 連載中

末世三年,我的地府有十億信徒!

來源:google 作者:飛翔的粉條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李振 遊戲動漫 飛翔的粉條

(本書又名《開局洗劫全城隱藏副本,打造冥府帝國!》)網遊【末世】爆火全球!第一款資料片「喪屍圍城」徹底改變了玩家對遊戲的認知!可世人不知,當第一部資料片結束後……末世將降臨於地球!百鬼夜行、奈何橋斷、陰曹戶開……等這些資料片一個又一個的更新,人們才終於明白,令他們聞風喪膽的屍潮,到底是多麼溫和的存在?而這一切,也讓這片土地陷入到無盡的混亂和殺戮之中!社會崩壞,人將不人!而李振正重生於開服前一天,憑藉著重生前三年的記憶,洗劫隱藏副本,制霸全服榜單!在所有人掙扎求存之時,他卻獨步末世!激活「帝國」系統後,無數追隨者接踵而至,這片末世廢土之上,無不傳頌着他的名字!若干年後,冥府帝國屹立於大地……諸天魔怪妖靈皆俯首!展開

《末世三年,我的地府有十億信徒!》章節試讀:

李振此時正在一棟看起來十分現代化的實驗室建築之內。

這是中海市的一家生物科技研究所。

在幽暗破敗的某間機密實驗室當中,他剛剛拾取到了一塊硬盤。

這塊硬盤,其內記載着「喪屍圍城」資料片的隱藏任務信息。

當然,除了這隱藏任務信息之外,還有《末世》第一個資料片「喪屍圍城」之中的劇情信息。

可是李振在獲取到這塊硬盤之後,並沒有任何停留的打算。

那塊硬盤在他手上一閃而過,進入到了物品欄之中, 隨後,他便直接起身準備離開這裡。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繼續在這個生物科技研究所駐留下去,接下來很有可能會有精英喪屍乃至是領主喪屍的襲擊。

「生物科技研究公司……」

「他們必然會在喪屍病毒爆發的初期開始對感染者進行生物實驗……」

「既然任務道具在這裡,那麼很有可能會留存下一些特殊的感染者。」

「無論怎麼樣,繼續留在這裡簡直是作死。」

「先走為上。」

李振在這大樓內飛奔,直奔出口而去。

他腦海里極其冷靜的思考着、評估着眼下自身所在的危險性。

即便是探索下去可能會獲得更多物品,但是「復活幣」很明顯是更至關重要的東西。

他當即決定離開,心中自然是篤定這裡不宜久留了。

雖然擁有着三年前的記憶,可是在三年前剛剛開始玩這款末世時,他當然沒有完全探索過整個城市的所有隱藏任務點。

李振在地圖上所標記出的那些光點,純粹是因為此前網絡攻略上所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而能令當年的李振印象深刻……

那自然都是些至關重要的物品了。

他很快找到了大門口,而此時門口處的灼熱和星星點點的火苗尚且沒有消散。

就在剛剛,李振吸引了門口絕大部分的喪屍於一處,隨後引爆了一輛側翻在路邊尚且完好的油罐車。

巨大的爆炸為他清理了百餘只喪屍,順手拿到了首個百殺通報。

「【寶藏收集者】紫色稱號可以增加3點移動速度……」

「【喪屍收割者】白色稱號可以增加0.3點的力量……」

「0.3和3的選擇題,也不用考慮了。」

李振並沒有多想,帶上了稱號【寶藏收集者】隨即大跨步的朝着下一個記憶當中的隱藏地點衝去。

而他所做的這一切,全區域的通報聲音,對於其他玩家來說其實也算是一個提示。

這點醒了所有玩家,讓所有人都明白,在這片區域當中探索,會獲得關鍵道具和物品。

這一點,對於所有玩家來說都是夢寐以求的。

遊戲的樂趣在於什麼?

探索和取得增益,便是樂趣的最大來源!

在「喪屍圍城」資料片如此真實的感官驅動之下,近乎所有玩家都踏上了想要讓自己變的更強的路途!

當然……

也有一些風景黨和種田黨不願意打打殺殺。

對於他們來說,體驗遊戲還有另外一種方式。

在遊戲世界當中看到現實當中無法見識的景緻、風光……

那些在現實生活之中無法親手完成的,來自於基因當中的種田夢想……

在這個開放度幾乎和現實世界別無二致的《末世》之內,都可以實現!

所以在許多人在朝着任務地點進發時,也有些人正在尋找交通工具向城市之外進發。

這些玩家心中邏輯也很明確。

喪屍圍城、喪屍圍城,說的不就是城市之內有喪屍駐留嗎?只要離開城市不就萬事大吉?

不過他們不知道……

這只是第一部資料片。

等到第二部資料片更新……這些所謂的安全,都將成為虛妄。

屆時大量玩家和普通人都將死在更新之後!

「百鬼夜行」資料片,將會誕生無數慘劇!

而李振,正在為了在第二部資料片更新到來之前而努力!

他正在前往「中海市軍區」。

中海市軍區,不僅僅是李振原本就決定過要去的地方。

同時也是得到那塊硬盤之後,開啟隱藏任務的目的地。

不過讓李振感覺到頭疼的是,他至今也沒有找到任何一輛交通工具。

雖然奔跑不會產生疲憊感,可對他來說著實有些效率太低了。

可是就在此時——

嗡!嗡!

在這靜謐公路上所響起來的引擎聲音,引起了李振的注意。

這聲音迅速由遠及近,很明顯是奔着李振而來的。

雖然說這裡尚且只是遊戲,但是李振下意識的警惕了起來。

不過他奔跑的狀態並沒有改變,只是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取出高頻粒子刀迎戰。

在《末世》之中,因為超高的自由度……

玩家之間,當然也是可以隨意進行交易和交戰的。

即便現在還沒有降臨……

但是李振在三年前時就知道,這遊戲當中有一伙人專門以收割玩家為主的遊戲方式。

就算是剛剛開服,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很快,那引擎的轟鳴聲就已經近在咫尺。

就在李振以為這輛車會與自己迅速的擦肩而過時,卻聽到身後轟鳴的引擎聲中,夾雜着一個十分自來熟的陌生聲音。

「哥們!」

「哥們!」

「有時間不?」

「咱倆組隊?」

李振無比意外的扭頭看向了身邊。

那輛摩托車已經與他狂奔的姿態平齊……並且李振也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人的面貌。

這是一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年輕人,臉上帶着驕傲又自信的笑容,長得不算太帥,但又有幾分尋常人沒有的獨特氣質。

李振不知道這人什麼來路,作為獨行俠的他也從未想過什麼組隊的事情。

所以他直接出言拒絕:「不必了。」

「我喜歡一個人。」

而摩托車卻是停在了李振身前,攔住了他。

那人滿臉吃驚的問向李振:

「哥們,你不認識我嗎?」

他指着自己的臉,很是意外的說著:

「我!」

「我是劉毅啊!」

李振眯了眯眼睛:「誰?」

「你認識我?」

劉毅一愣,作為一個極品富二代,同時也是國內屈指可數的大網紅,走在路上只要不帶口罩,經常會有人特別來打招呼。

這個年輕人……不認識自己?

不過這倒是也無所謂,他繼續說道:

「算了,不認識也沒事。」

「哥們,我看你玩的有點牛逼……」

「給我當陪玩咋樣?」

「五萬一個月起步?你看如何?」

李振看着眼前這個貌似和善的傢伙,心裏只覺得一陣厭煩。

剛剛開服,時間有限,他必須抓緊。

聽着這傢伙好像在現實當中很有錢的樣子……但是三個月之後要錢又有何用?

而且,最為關鍵的問題並不在於什麼陪玩不陪玩的。

李振察覺到了某種危機感,右手也在不知不覺中藏到了背後。

此時,李振本就眯着的眼睛已經變成了一條縫。

他藏在背後的手,已經攥緊了高頻粒子刀,同時開口問道:

「我們都是新玩家,我哪裡有什麼不同嗎?」

「你哪來的結論說我玩的厲害?」

「我們不是都一樣嗎?」

這才是李振此時如此警惕的原因!

自己重生三年前,對於這個《末世》,他可以說是提前體驗了三年一樣。

這是他在這末世當中賴以生存的最大依仗!

對方竟然說自己是個「高手」?

他怎麼看出來的!?

聽到這個說法,對於自己所面對危險毫無察覺的劉毅仍然笑着。

他擺了擺手,回應道:

「哥們,我雖然遊戲天賦不太行……」

「但就是眼力不錯。」

「你的移動速度比我們要快上一些……」

「我說的沒錯吧?」

劉毅對於自己的說法很是自信。

他同時說道:「像是你這樣在剛剛開服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裏,就和我們這些玩家有了屬性差距……」

「而且還是這樣移動速度上的差距……」

「很明顯,你絕對是個高手!」

聽到這話,李振卻是一愣。

的確。

紫色稱號【寶藏收集者】會增加3點移速。

可是……這3點移速的加成不過百分之三……

這點細微的差別,他光靠肉眼就能看出來?

李振自問自己如果不是仔細觀察,是很難看出來的。

而這個傢伙……好像是有點東西。

既然他沒有看出自己最大的秘密,也不知道什麼其他的情況,只是單純的玩家……

那似乎自己招攬一個人也有些作用。

畢竟,除了遊戲之外,自己還有個【帝國系統】在呢。

那麼現在……

「追隨者嗎?」

「嗯……」

「不知道這追隨者是怎麼判定的……」

他琢磨了一下,瞟了一眼劉毅,淡淡道:

「陪玩是不可能了……」

「你要是想學的話,我倒是可以收你做我的徒弟。」

「叫一聲師父。」

「帶你一起。」

劉毅也是愣了一下。

雖然五萬塊對他來說也不算很多,但是這畢竟是遊戲……

只是陪玩而已,又不是費心費力的代打, 五萬塊……他就這麼不當回事嗎?

而且認師父對於劉毅來說的確有些困難。

畢竟在其他游戲裏,他可都是揮金如土,養着服務器的存在。

他有些猶豫,心裏有些複雜。

真心對這款《末世》感興趣。

而自己行動不單單是恐懼的問題,按照這遊戲目前他總結出來的仿真程度,怕是被喪屍啃到的疼痛感都會無比真實……

劉毅很清楚自己的遊戲天賦,如果沒人帶,只是自己摸索,那相當於是寸步難行了。

這麼想着的時候,他又打量着站在自己身前的這位年輕人。

「這傢伙身上的氣質,很明顯和其他人截然不同……」

「我從沒有見過這種眼神……」

劉毅小時候和父親走南闖北,見識過不少形形**的人。

這種眼力,就是那時候練出來的。

而像是對面的這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他身上的肅殺感覺,是他之前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的。

「要在這個游戲裏認個師父?」

「……」

他心裏多少有點抵觸,但是左右思索之下,還是想要好好體驗遊戲的想法佔據了上風。

這傢伙看起來再怎麼狠辣,終究年紀也擺在這裡……

如此思緒之下,劉毅便就認真的點了點頭,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

「師父。」

這兩個字脫口而出時……

劉毅絕對無法想像,這對於他和他的家人來說是多麼巨大的機緣。

《末世三年,我的地府有十億信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