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末世遊戲:無敵開局我能插入存檔
末世遊戲:無敵開局我能插入存檔 連載中

末世遊戲:無敵開局我能插入存檔

來源:google 作者:巴西木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無女主!! 遊戲動漫 陸北

【無女主+殺伐果決+遊戲數據+無敵暴爽】【絕不聖母!絕不聖母!絕不聖母!】【為了生存和復仇,自身利益高於一切】末世降臨,全球遊戲數據化陸北在末世生存三年,即將得到家族秘寶,卻被仇家算計,重生回末世降臨的那一天具有前世記憶的他,決定成神,對每一個仇人展開復仇末世當天幹掉第一個仇人,卧底在自己身邊的校花女友隨後意外開啟金手指時空標記,對時間點存檔後可以無限讀檔!!!Ps:話說給校花正牌男友戴了好幾年綠帽子,感覺也挺爽,厚禮謝~而陸北還有很多仇人,每除掉一個仇人,都會聽到系統「叮」的一聲!真是沒誰了!!!SSS職業,絕世武器,逆天裝備,秘境寶藏……還有天下!!!我——全——都——要!!!展開

《末世遊戲:無敵開局我能插入存檔》章節試讀:

的士途經大成路,陸北下意識看下時間。

跟司機說:「師傅,麻煩在路邊等我一會,我去買點東西。」

「好嘞,快點啊,等一分鐘也要跳你一塊錢呢。」

陸北點點頭,心想這人心腸還算善良。

可是這樣的人,末世初期可能都挺不過。

隨後快步走進一家最大的五金商店。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末世,他要送給程天豪一件禮物——蘇明月的命。

他已經發誓,復仇的對象包括程天豪和背後的程家,蘇明月,黑蠍和那位大人物羅守勛。

可是程天豪不在慶城,而程家早就是一方霸主,任何時候都很難接近,這個仇短時間報不了。

但是他可不想讓程天豪活得悠哉。

要激怒他,讓他活在憤怒、仇恨和恐懼里。

只有這樣,才對得起自己兩世的仇恨,以及重來一生的機會。

雖然這樣可能會給自己帶來一些危險,但是陸北覺得值。

甚至有了這種危機感,還能時刻提醒自己,要努力提升實力。

而蘇明月自然就成了第一個復仇的對象。

「小兄弟眼光可真好,」老闆立刻迎上來,「這把水果刀是店裡銷量最好的。」

陸北不為所動,堅定地說:「把店裡最好的匕首拿出來,我不在乎價錢。」

他不擔心被老闆宰客,畢竟如今的錢在末世沒有任何價值,充其量是個別人的收藏品。

他只擔心老闆不拿出最好藏品,畢竟時間寶貴,可不想在這裡過多耽擱。

老闆稍作猶豫,便鑽進閣樓里。

不一會拿着一個木盒下來,神秘兮兮地說:「這可是我的鎮店之寶……」

不等他說完,陸北拿過木盒,立即打開,取出一把羊角匕首。

這把匕首略帶一點弧度,大部分重量都在刀柄上,增加了揮動時的靈活度。

格擋能力稍差,但是用於偷襲強攻絕對可以。

陸北在末世見識過很多武器,以他的眼光看來還算可以。

「多少錢?」

老闆笑嘻嘻回答說:「800塊,你要是喜歡……」

「好的。」陸北也不還價,拿出手機掃碼付錢。

老闆掩飾不住高興,老臉上堆了一層褶子。

陸北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小夥子,」老闆喊住他,「我這還有把上乘的短刀,你要不要也看看。」

陸北停下腳步,匕首是為了對付蘇明月的。

末世降臨,在爆出武器之前,的確需要一把趁手的刀。

於是說:「拿出來我看看。」

「好嘞!」老闆這次動作十分麻利,沒幾步就爬上閣樓。

隨後抱着一個木匣下來。

這次他學乖了,不等來到地面,就打開木匣,將一柄60公分長的砍刀遞給陸北。

「這個也不錯,你買的話600。」

陸北彈了下刀身,聽聲音馬馬虎虎,跟匕首比差一點。

雖然匕首不值800,但這把刀更不值600。

不過平心而論,鋼口比超市裡的菜刀好一些,刀身重量也足夠。

暫時算是可用之物,於是掃碼付錢。

他沒要木匣,隨便在櫃檯上找了個袋子裹上,塞進了背包里。

雖然露出一個刀柄,不過外人應該看不出來是什麼。

即便看出來,又能怎麼樣呢?

「賺大了,賺大了!」目送陸北離開,老闆露出滿臉的奸笑。

黃昏在即,陸北獨自站在墓園中。

半山坡的碑林,只有山腳下守墓人的木屋中有一點生氣。

末世降臨,如果守墓人沒有變成喪屍,他應該能活得久一點。

不過,他已經被陸北綁住,用膠帶封住嘴巴,塞在雜物間里。

陸北可不想待會審判蘇明月時,那個老頭給自己添麻煩。

一輛紅色轎車從遠處開來,停在墓園門外。

陸北死死盯着下車的女孩,面容姣好,身材高挑,修長的雙腿。

一頭秀髮隨着步伐微微飄動,在任何人眼中都是眾人矚目的大美女。

陸北對着身前雙人墓碑說:「爸媽,蘇明月來了,我會讓她去見你們的。」

「抱歉北北,路上塞車,你等久了吧?」蘇明月快步走過來。

陸北看她一眼,的確佩服這個女人的心機。

如果她不主動說出一切,上一世的自己絕對看不穿她。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從蘇明月的眼神中看出一絲詭詐和傲慢。

這並不是自己知道了實情的結果,而是因為重生讓自己開了竅,起碼能看透她虛假的面具。

「你跟伯父伯母都說完了嗎?」蘇明月問。

「你不配叫他們伯父伯母。」

「你說什麼呢?」蘇明月不知陸北為何說出這種話。

陸北冷笑,眼神里滿是殺意,問道:「今晚不去見你男朋友,沒問題嗎?」

蘇明月感到一絲恐懼,她今晚哪有飯局,而是打算晚點坐高鐵去見程天豪。

她從陸北的語氣里分明聽出些什麼,不可能,他不可知道那件事的。

「陸北,你喝多了嗎?神神叨叨的,我男朋友不就站在我面前嗎?」

「你演得可真好啊!」陸北拍手為她喝彩。

蘇明月眉頭深陷,退後一步。

陸北緊逼:「我給程天豪戴了一年的綠帽子,你覺得他聽到我的聲音會作何感想?」

蘇明月終於感到了恐懼,因為今天的陸北不一樣,怎麼變得這麼可怕。

「不用懷疑,我已經知道了你們的計劃,想通過我找出我家的秘寶,是不是?」

「是他告訴你的?」蘇明月顫聲問道,可是心裏還是不敢相信。

陸北不再猶豫,掏出腰間的羊角匕首,乾淨利落地扎進蘇明月的腹部。

不等蘇明月叫喊,他抽出匕首,一拳將她打暈。

隨後拽着她的頭髮,拖到父母的墓碑前,用礦泉水將她澆醒。

蘇明月一醒來就哀求陸北放過自己,說一切都是程天豪的計劃,自己是被逼的。

不管蘇明月如何哀求,陸北始終不為所動。

他瞪着蘇明月,在上一世,這個心機婊奪走家族秘寶,怎麼能放過她。

現在要做的只是復仇,隨即一刀劃開蘇明月美麗的俏臉。

在她驚叫中掏出她的手機,命令道:「解開屏幕,給他發視頻。」

滴血的匕首在眼前晃動,經常被程天豪毆打的蘇明月很乖,知道違抗的後果更嚴重。

那邊剛接通視頻,程天豪一聲「寶貝兒」沒喊完,陸北拿着匕首劃開了蘇明月的脖子。

看着噴濺的血液,程天豪發出歇斯底里的吼聲。

陸北翻轉手機說道:「程天豪,你們的計劃我都知道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是那個賤人說的嗎?」

「賤人?」陸北譏笑,「你指的是給你戴綠帽子的女人嗎,綠北鼻?」

「我要殺了你!」程天豪怒吼,「我有很多美女,不差她一個,她就是一個垃圾!」

「等着我,我會去找你的,不管這個世界變成什麼樣,我都會找到你然後宰了你。」

陸北說完掛掉電話,瞟一眼奄奄一息的蘇明月。

「爸媽,她就留在這裡陪你們了,其他人我會一個一個除掉的。」

陸北說完手起刀落,刺進了蘇明月的心臟。

「叮!」

陸北聽到一聲脆響。

「恭喜宿主完成復仇首殺,綁定金手指:【時空標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