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戰神復蘇
末世:戰神復蘇 連載中

末世:戰神復蘇

來源:google 作者:一起拿耗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起拿耗子 奇幻玄幻 韓屹

【科幻+戰神+喪屍+異能】秦王:寡人昔年統一六國,而今小小喪屍,能奈寡人何?項羽:本王是西楚霸王,昔日烏江之恥,如今可要算個清楚了!呂布:我的貂蟬在哪裡?趙云:翼德,要不然你也來看看這本《三國演義》?韓屹:喪屍圍城?哼!找死,看我降龍十八掌展開

《末世:戰神復蘇》章節試讀:

思緒回到眼前,看着乖巧的妹妹,韓屹下定了決心。

「靈兒你想去天武城上學嗎?」

聽到韓屹的話,蕭歆靈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她記事起就和哥哥相依為命,哥哥閑下來的時候會教她寫字給她講一些有趣的知識。

所以她也知道,上學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去的。

就算自己真的能去,肯定也會讓哥哥付出很大的代價。

所以,她堅決地搖了搖頭,零食都不吃了,噘着嘴巴:「靈兒要跟哥哥一起,靈兒不要去上學。」

「哥哥也會陪着你啊!我們可以去住進王城裡。」韓屹耐心的坐在床邊開導蕭歆靈。

「可是哥哥不是說上學要很多錢嗎?」

「對啊!哥哥早就說要讓你去上學了,所以很早就開始攢錢了。」

「那……我們把錢買東西好不好?我不想離開哥哥。」蕭歆靈眼中泛起了淚花,可憐兮兮的看着韓屹。

韓屹見狀,把蕭歆靈抱進懷裡,親昵的用下巴點了點她的額頭:「放心吧!哥哥不會離開你的,我們會一起搬進城裡住,靈兒在學校學到了東西,長大就能幫哥哥了。」

蕭歆靈抬頭看着韓屹的眼睛,眼中的淚水還未散去:「真的嗎?靈兒真的能幫到哥哥?而且,哥哥真的不會離開靈兒嗎?」

「那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不管靈兒到哪裡,哥哥都不會離開的。」

蕭歆靈乖巧的低下了頭,又往韓屹懷裡擠了擠,想了一會說道:「那我願意去上學。」

韓屹感覺很開心,他從小就很羨慕那些能去學校的孩子,還好靈兒現在也能去學校學習了。

「那好,等下我們吃好晚飯,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去天武城。」

沒有說話,蕭歆靈乖巧的在韓屹懷裡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

第二天一大早,吃了簡單而又溫馨的早飯之後,韓屹背着妹妹向王城的方向走去。

不知從哪來的兩個人,一路上可賺足了眼光。

韓屹還是一如既往的黑色長袍遮住了全身,引人矚目的是他背上的蕭歆靈。

純白色公主裙,在陽光的照耀下亮的刺眼,柔嫩雪白的肌膚讓人口水直流。

她不住地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圍的環境和周圍的人。

那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啊!

黑色的瞳孔天真的可怕,乾淨到一塵不染的眼神,與之對視的人無不讓人自慚形穢。

那是一雙讓人可以記起自己還是人類的眼眸。

小小的人兒在韓屹的肩膀上滿帶着同情的目光,看着這個她不曾見過的,但是她哥哥每天都要來的地方。

還不曾見識過這裡的罪惡,她只感覺這裡的人都很可憐,聯想到了哥哥這些年來一定很辛苦。

念及此,摟着韓屹脖子的雙臂不由得更緊了幾分,小臉也沉重地埋在了韓屹的肩膀上。

她在思考,自己要去上學的話,哥哥會不會更辛苦。

在蕭歆靈想心事的時候,形形**的路人也在各自幻想着,沒人可以想像在這種地方會有一個這樣的女孩子。

你以為這是哪裡啊?人吃人都不會有人驚訝的地方!

好在背着她的人是黑袍小子。

老司叼着一根撿來的煙頭興緻滿滿地看着兩人,總算驗證了他以前所有的猜測。

在這個自己活下去都難的時代,這小子經常買那麼多的三級水,以前甚至還買二級水,果然不是自己喝的啊!

畢竟活到現在的人,哪一個沒有對那些輻射水稍微抵抗力,能把錢用在買水上,也只能是為了孩子了。

真沒想到,竟然能活得這麼好啊!

這小子,不簡單啊!

當然有些不知死活的流浪漢一直尾隨着,想找合適的機會下手。

那眼神可以讓那些人想起自己還是個人類……

不過,那種樣貌,也可以讓他們徹底變成野獸。

好在他們雖然被下半身控制變成了野獸,但也保留了一絲野獸捕獵時的理智。

看着二人離那個地方越來越近,他們實在不敢靠近了。

「站住!哪來的?」

城門守衛大喝一聲,眼神中的貪婪也就出現了那麼一瞬間。

他不敢肯定這種穿着會不會是哪家貴族的小公主。

不過也僅僅是謹慎點罷了。

畢竟哪家的小公主會從那種地方來,身後還跟着一群撿屍獸,連個護衛都沒有。

「黑魔林!」

韓屹抬起了頭,皺着眉頭瞥了一眼眼前的人,拍了拍被守衛聲音嚇到了的蕭歆靈。

周圍的目光瞬間聚集了起來,那是不可置信,愚弄和嘲諷的眼神。

他們不相信有人傻到撒這種謊話。

那樣一個地方,連將軍大人都不敢隨意進去。

如今倒好,隨便來個小孩子都敢說是從黑魔林出來的了?

「呵!」

守衛眼中滿是嘲諷,「年紀不大口氣不小,那你倒是說說你怎麼出來的?」

韓屹沉默了。

他想回答,但是又不知從何說起。

眼見着周圍人也開始慢慢圍了過來,不想多生事端的韓屹,只得試試那個陌生人的辦法了。

啪!

一聲輕響,把守衛嚇了一跳。

還以為這小子不知死活的要偷襲。

定睛一看。

呵!一塊爛木頭。

然後,守衛沉下臉色就要給他個教訓……

「哈哈哈……這小子扔塊木頭算什麼,算是行賄嗎?哈哈……」

「是啊!給塊爛木頭怎麼行啊,把這小女孩……」

人群——向來是長膽量的聖地。

一位瘦弱的男子猥瑣的站在人堆里,肆無忌憚地調笑着。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會這麼慣着他。

話沒說完,只見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間消失,接着就是一聲巨響,「啪!」

男子倒飛了出去,騰空之時,臉上還帶着猥瑣的笑……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暴力,圍觀者有些愣住了。

沒人能想到這小子如此大膽。

更沒想到的是,這小子一巴掌能把一個成年男子給打飛了。

「啊!我的臉……」

男子也是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然後就感覺左臉向火燒一般,直接大喊起來。

這一喊不當緊,又感覺嘴裏有東西。

吐了口唾沫,血里摻雜着兩顆黃中帶黑的牙齒……

男子的尖叫,也驚醒了眾人,紛紛散開。

守衛拿起武器,圍了上來。

「不許動,敢在王城動手,找死嗎?」

韓屹把蕭歆靈護在身後,劉海下的劍眉也皺了起來。

還以為那個人說得是真的,真是可惡。

想來那個人要是在的話,也會無奈吧!

誰讓你把令牌丟在地上了。

僵持中,還好有個機靈點的守衛,看韓屹這身手膽量,好像確實有些來頭,就想起了扔在地上的那塊『木頭』。

撿起一看……

呼!

深吸一口氣,再看韓屹的眼神就變了。

跑到長官身後,拿着令牌,耳語幾句。

那位長官聽完之後也是睜大了雙眼,一把拿過令牌,吩咐幾句,跑回去查證了。

不多時,守衛頭頭快步跑來,雙手拿着木牌,交到了韓屹手上。

語氣中稍微帶上了一絲慎重,雖不知道真實身份,但令牌卻是真實無疑,那就沒必要冒着風險得罪人了。

退一萬步講,就算是撿到的令牌,被發現了的話,這男孩兒只會死得更慘,更不用自己多管閑事了。

「確認過了,你可以進王城了。」

圍觀者驚呼出聲。

難道這小子說的是真的,他真是從黑魔林出來的,那也太嚇人了吧!小小年紀……

「唔,唔!大人,這小子,竟,竟敢在王城動手,不能就這麼放了……他啊!」

被打掉牙的男子聽到守衛要放了韓屹,自然不肯罷休,捂着嘴就要討回公道。

話說到最後,還惡狠狠地扭頭看着韓屹。

韓屹微微抬起右手,男子嚇得雙手捂臉,支支吾吾的不敢繼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