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世之黑光病毒
末世之黑光病毒 連載中

末世之黑光病毒

來源:google 作者:只有風知道的世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只有風知道的世界 奇幻玄幻 風不語

命運的齒輪已經轉動登神的階梯也已經解放進化吧,登上那至高的神座掙扎吧,為我帶來無盡的愉悅此刻,歡迎來到食物鏈的頂端展開

《末世之黑光病毒》章節試讀:

「又是夢嗎?」

風不語從熟睡中驚醒,看着昏暗的屋內,不停喘着粗氣。

他又夢到她了,這已是不知道多少次夢到分離後驚醒了。

夢中她的模樣依舊清晰可見,離去時的淚水和沒落的背影在風不語的腦海中循環播放着。

可他什麼都做不了,畢竟,當初提分手的人是他。

兩袖清風豈敢誤佳人?

習慣的從床頭拿起香煙點燃,輕輕的抽着。

似乎從她離開後自己就變得這麼頹廢了吧?

風不語在自己的心中想着。

現在的自己不修邊幅,邋裡邋遢的,抽煙喝酒一樣沒落的學會了。

或許她看到現在的自己,一定又會絮絮叨叨的吧?

窗外不知何時下起了雨,思緒隨着雨聲散發,不知飛往何處。

【你很厭惡現在的生活嗎?】

【你想要更加有趣的世界嗎?】

莫名的聲音在風不語的耳邊響起。

他一驚,手中的煙頭差點落在地上,四處的搜尋着是誰在說話。

可環顧了周圍,卻發現空無一人。

「錯覺?」

【無需質疑】

【命運的齒輪已開始轉動】

【登神的階梯已開放】

【現在,等待新世界的降臨吧】

【你所寄託於我的東西,現在交給你了】

【為我帶來一場精彩的好戲吧】

莫名的聲音接二連三的響起,讓風不語有些發懵。

一道猩紅色的光芒自虛空而現,沒入了他的體內。

隨後帶着無盡的疑問,風不語陷入了昏迷。

窗外的雨聲漸漸變大,一些若隱若現的慘叫聲混合在其中,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新的時代,降臨了。

當風不語再次醒來的時候,屋內已經堆積起不少的灰塵。

看來昏迷的時間不短,揉了揉還有些發暈的頭,風不語站了起來。

那道猩紅色的光芒是一個名為最終進化的系統,而之前的昏迷正是它在對風不語的身體進行修改。

現在的他與其說是人,不如說是一個有着人類外貌的病毒結合體。

當然了,現階段的他除了比較難以擊殺外,力量速度之類的並沒有多大的提升,需要他獲得進化點進化。

「打開個人面板」

風不語在腦海中對系統說道。

【宿主:風不語】

【種族:?】

【力量:5(極限人類為10)】

【速度:5(極限人類為10)】

【體質:20(極限人類為10)】

【精神:7(極限人類為10)】

【技能:未解鎖】

【特殊能力:圖鑑(能夠查看不超過自身三階的敵人數據)】

【進化點:0】

「還算勉強吧」

風不語摩挲着下巴看着身前透明的光板,至少自己的身體素質有極限人類的一半了。

「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變成什麼樣了」

現在的風不語甚至連自己昏迷了多久都不知道,屋內徹底的斷電了,手機電腦這些電子產品也早就因為沒電關機了。

在屋內搜索了片刻,找了個雙肩包帶上一些有用的物資,風不語打算出門去看看,自己不可能一直在這裡躲着。

且不說安全問題,食物短缺也是個極為嚴重的問題,水也沒有,吃的也沒有,真要一直躲着直到餓死,那風不語算是最丟人的系統擁有者了。

整理好所有可攜帶的物資後,風不語換了套衣服,外套換成了一件黑色的兜帽夾克,褲子換成了一條深灰色的休閑褲,鞋子則是之前閑的沒事買的多功能運動鞋。

全副武裝的風不語站在衛生間的鏡子前,自戀的看着自己,道:「還挺帥」

隨後拿着以前cos買的砍刀出門了。

屋外一片寂靜,沒有了以往的人煙氣。

風不語小心翼翼的在過道中走着,過道上散落着不少日用品和一些來不及帶走的物品。

看來當時撤離的人十分惶恐,風不語甚至看到不少金首飾和現金隨意的扔在地上。

樓道里的燈光早就不亮了,所以顯得格外的昏暗,風不語也不敢託大,小心翼翼的前進着,他現在連有什麼危機都不清楚,只知道世界陷入了末日。

終於,花了快四五分鐘的時間,風不語總算走到了樓梯處,在這裡散落着不少的血跡。

這讓風不語大大的提高了警惕性,可樓梯處並沒有什麼危險,直到他在轉角處看到了一具腐爛的半截屍體。

差點給他嚇得魂都沒了,這半截殘缺的屍體似乎是被某種生物生生撕裂的,風不語甚至能清楚的看到斷裂處參差不齊的肌肉和血管。

反胃的感覺湧上心頭,這屍體不知在這裡躺了多久,都已經生蛆了,密密麻麻的蛆蟲在屍體的臉上涌動着,噁心至極。

強忍着噁心的感覺風不語跨過屍體朝着樓下走去。

剩下的樓梯上並沒有這種噁心的東西,讓風不語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出口就在前面不遠處了,風不語略微加快了一下自己的速度。

就在這時,一陣腥風襲來,風不語來不及反應被狠狠的撲倒在地,手中的砍刀也落在了一旁。

「喪屍?!」

風不語驚恐的看着朝自己襲擊的怪物,這不就是電影中的喪屍嗎?

腐爛殘缺的臉龐,噴着腐臭的氣息不斷的朝着他的脖子伸去,這喪屍的腹部被破開了一道大洞,內臟腸子全都散落在外,極為恐怖。

風不語用盡全身力氣雙手抵擋着喪屍的頭顱,防止自身被咬。

但喪屍的力氣太大了,風不語有點招架不住,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喪屍的大嘴一點一點的接近自己。

在發現實在是掙扎不了後,風不語心一橫,雙眸閃過一絲猩紅的光芒,直接鬆開了抵擋喪屍頭顱的雙手。

劇痛從脖頸處傳來,忍着疼痛風不語掙扎的將掉落在一旁的砍刀抓了過來,猛的砍在了喪屍的頭上。

喪屍感受到了疼痛,變得更加兇狠,猛的一扯,一大塊肉被它撕扯了下來。

「啊!」

風不語被這突然的劇痛刺激的慘叫出來,趁着喪屍撕咬的空隙一腳將它踹開。

喪屍的嘴角殘留着不少的鮮血,它正在咀嚼風不語的血肉。

看着這一幕風不語徹底瘋了,手中的砍刀瘋狂的劈砍向喪屍。

僅僅片刻,喪屍的頭便挨了七八刀,被砍得血肉模糊。

但頭骨過於堅硬讓風不語始終沒有取得多大的成果,反倒是激發了喪屍的凶性。

再次嘶吼着朝他襲來。

早有防備的風不語略微側身躲過了喪屍的襲擊,猛的一腳將它踹得失去了平衡。

隨後一刀砍在它的脖頸處。

「老子看你死不死!」

風不語滿臉鮮血猙獰的罵道。

但砍刀砍進一半卡住了,眼看喪屍又要掙紮起來,風不語猛的一腳踩在砍刀的刀背。

喪屍的頭顱頓時被砍了下來,鮮血四處噴涌着,只見喪屍的軀體掙扎了幾下後便沒有任何反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