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末世重生:炮灰逆襲養大佬
末世重生:炮灰逆襲養大佬 連載中

末世重生:炮灰逆襲養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兮和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庄墨行 柳虞

末世中被喪屍撕碎的柳虞重生了,她睜眼驚惶發現自己重回末世前七天沒有異能,沒有尊嚴的末世她還要再經歷一遍嗎?絕對不要!沒有異能?空間變異!沒有武器?趁亂打劫!沒有大佬?那就騙來!眾人:「憑什麼你一個人占那麼多大佬!」柳虞『咔嚓』咬下一口新鮮脆甜的蘋果,斜眼蔑視他們:「要不你們來養?」命途多舛的大佬們在柳虞和庄墨行的身後面面相覷,心虛自問:「原來我們這水平,是大佬?」展開

《末世重生:炮灰逆襲養大佬》章節試讀:

遠離新鮮『食物』的喪屍「啊啊」低吼着,胡亂揮動雙爪,眼見就要撓上柳虞手臂。

忽的一張小黃紙貼上驗票員的鞋底,觸之消失,喪屍的動作立刻遲鈍了幾分。

周圍群眾只見一個穿着道袍的小娃娃舉着木劍撲到驗票員的小腿上,嚇得不行,馬上就有一個熱心腸的老阿婆壯着膽子上去拉他回來。

「小娃危險,莫添亂!先跟着婆婆,你媽媽正抓壞人呢。」

靈寶噘着小嘴嘟嘟囔囔的反駁:「靈寶才沒有添亂呢!靈寶很厲害的!」

靈寶看了眼柳虞「偉岸」的背影,心中默念:而且她也不是靈寶的媽媽。

柳虞見喪屍動作突然遲緩,瞅準時機,一手拉緊包帶,另一手分兩次擒住喪屍還在亂揮但明顯僵硬的手,包帶鬆開再纏繞上,徹底把瘋狂的喪屍壓制住。

女喪屍呈抱首投降式被制服在底下,周圍頓時響起一片掌聲,「好樣的!」

「女中豪傑啊!」

「這什麼病,怪嚇人嘞,俺手心都嚇出汗了……」

站外的**終於趕來,最近的救護車也「嗚嗚」的及時到場。

幾個身強力壯的**迅速翻越驗票口,接手柳虞膝蓋下躁動的驗票員。

柳虞功成身退,接過其中一個**遞過來的,已經爛的不像樣的背包。

她兩指嫌棄的捏着背包一角,不放心的和**囑咐。

「這驗票員極可能是狂犬病,被她咬傷抓傷的人大概率會被傳染,剛剛那個被咬的人,你們要注意,最好也控制起來,另外你們也要小心防護,別被咬到。」

**小哥很感激柳虞的見義勇為,連連應下她的囑咐。

「放心,我們會小心的,您也注意旅途安全!我們現在就先把襲擊者帶回去。」

**和醫生都沒有多廢話,三兩下就把相關人員帶上車及時撤離了,因為這裡是S市主要出站口,容不得過多滯留。

站點臨時加派了一批工作人員趕來,騷亂的驗票口終於在火車站十幾位工作人員的疏導下恢復正常秩序。

地上的鮮血也被喚來的清潔工迅速清洗。

柳虞見看熱鬧的旅客全部出站,新的旅客湧入,乾脆避開工作人員又隱入人群,避免多事。

她順着人潮退到最邊上,把骯髒破爛的背包打開,撿出證件、現金和幾件沒有沾上血漬的衣服,就把包和裏面有可能沾上喪屍病毒的東西一併丟進垃圾桶。

儘管喪屍病毒體外生存時間極短,但她的小命只有一條,不可不防。

這時一隻軟軟的小手戳了戳柳虞的膝蓋,柳虞低頭皺眉。

怎麼又是這個小孩。

孩子小小的手上舉着一隻不大的嫩黃色布包,作勢遞給柳虞。

見柳虞不接,他又舉着布包往前伸了伸。

「給你的,靈寶還有!」

柳虞躲開視線,她不想和個小孩產生糾纏,末世里的孩子不是累贅就是魔鬼,無辜的外表下可能是比成年人更血腥的惡念。

柳虞麻利的把證件和現金塞進褲子口袋,幾件衣服無處安放只好抱在手裡,但絲毫完全沒有接下布包的意思。

「你別纏着我,那邊有工作人員,你走失了找他們去。」拂開孩子的手,她指了指驗票口工作人員的方向。

靈寶懵懂着表情收回手,努力的把柳虞不要的布包重新整齊疊好,放回自己米色的斜跨布包里,微圓的小臉再次高高仰着,小嘴委屈的嘟起。

「可他們又變小屍怎麼辦?我一次只能對付一個,多了不行,靈寶沒有師兄厲害,師兄……」

說著小孩不知道想到什麼,無辜的大眼突然泛紅,眼框里蓄起一泡淚水,卻拚命忍着不肯落下來。

「靈寶的師兄亂跑,走丟了……」

靈寶忍着上涌的哭意,聲音顫抖着和柳虞嚴厲控訴「胡亂」走丟的師兄,他膽子雖大但到底只是幾歲的小孩,離開親近人的看護,心底害怕了。

柳虞面無表情的盯着不及她腿高,嘴卻硬得很的『小瘦猴』,一時無語,「小子,是你走丟了吧?」

柳虞習慣了末世中心機深沉的孩子,突然面對這樣軟萌嘴硬愛裝堅強的靈寶,真有些手足無措。

她看向鐵路工作人員那邊,她確實無法確定還有沒有工作人員被感染。

柳虞長噓一口氣,拿出她僅剩的一點良知。

「你師兄叫什麼,長什麼樣,穿什麼衣服?」

柳虞把幾件衣服往腋下一夾,雙手插兜靠在牆上,實際上已經做好隨時跑路的準備。

但凡這小孩說的信息稍微複雜難找一點,她立馬就撤。

上天給她重生一次的機會,不是用來獻愛心的。

靈寶聞言悄摸拿袖子抹了把眼淚,露出一口大白牙,細數起自家師兄的模樣:「師兄比靈寶白,比靈寶高,和靈寶一樣帥,愛穿一身和後山鴨鴨一樣黑的衣服……」

聽到這,柳虞腳下已經蓄力,下一瞬間就要跑路。

「背上背着師傅給的黑乎乎大寶劍,靈寶也想要的…可是師傅小氣,只給了靈寶小木劍!當然小木劍也很好,就是不如……」

柳虞的蓄滿力的腳步突然「熄火」,日常一身黑衣,帶個小孩還背着劍?

柳虞立馬神情嚴肅的蹲下身,緊盯靈寶不服氣的眼睛:「你師兄是庄墨行?」

「姐姐認識我師兄?」靈寶歪着腦袋,一雙眼睛驚喜瞪大。

柳虞心頭震動,這孩子的師兄竟然真是A市基地最神秘的高手庄墨行!

庄墨行此人據說出身道家,自研出火系異能融合道家秘法,能力高深莫測。

他畫的道家符籙更是人人求之不得的保命底牌,但其人性格淡漠,為人低調,所畫符籙少有流出。

她上一世機緣巧合得了一張庄墨行畫的低級符籙,雖然鬼畫符般丑得很,但實實在在的保過她一條性命。

一張低級黃紙符籙可以抵擋兩次攻擊,她身死那次本該可以再擋一次,但事發太突然,她沒來得及從空間中掏出來。

末世中消息再不靈通的人也聽說過庄墨行此人,更知道他幾個最經典的特徵。

但在末世五月,中心基地附近出現一隻能操控喪屍潮的5級喪屍,幾周內數個民間基地被喪屍潮吞噬,無數倖存者喪生。

庄墨行追擊此喪屍,憑一己之力將之擊殺,但自此庄墨行也銷聲匿跡,再無人見過。

有人說他與那5級喪屍同歸於盡了,也有人說他得道成仙了,眾說紛紜。

庄墨行這樣的黃金大腿就在眼前,豈能白白放過?

就算攀不上這位大佬,也要弄幾張保命符籙入手。

柳虞雙眼發光的盯着靈寶,彷彿看見金礦。

「聽說過,不算認識。」

設下奸計,柳虞展開雙臂把小傢伙抱入懷中。

入懷一瞬間靈寶身體僵硬,肉嘟嘟的小嘴欲言又止。

但柳虞身上清甜的香味和溫暖的體溫讓他閉嘴,擰住兩條小眉毛心虛的伏在她肩頭兩秒,沒出聲。

柳虞感覺到手上重量很輕,這孩子臉上還有些肉,身上真的太瘦了,和現代人家裡嬌生慣養的孩子迥異。

站起身,她的視線在新一波出站人群中搜尋特徵相似的人物。

一大一小兩雙眸子,上下左右來回搜尋,沒有看到一點庄墨行的蹤跡。

找得有些不耐煩的柳虞顛了顛懷裡的孩子,焦急看錶。

「是師兄的小紙鶴!」靈寶在柳虞懷裡激動的一蹦,手指向空中。

柳虞按孩子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看到了一隻白色的紙鶴在人群上空飄蕩,徑直往他們這個方向飛來,隨後小紙鶴狠狠戳上了小孩的額頭。

靈寶捂住被紙鶴戳的發紅的額頭,委屈噘嘴:「……」

遠遠的,柳虞終於在人海中看到那個一身黑衣,身背着黑劍的頎長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