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那個男二上位了
那個男二上位了 連載中

那個男二上位了

來源:外網 作者:江蘿蘿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江蘿蘿

下章12:00更新,已更換新封面哦  雲喬失憶前,單戀聯姻的未婚夫,求而不得。  雲喬失憶後,只記得自己喜歡救命恩人沈湛。  沈湛是誰?  前任未婚夫的死對頭!  1  雲喬幼時受盡欺負,只有長輩口中的未婚夫站出來保護她。  十九歲那年,雲喬滿心期待向他表白,卻撞見他抱着別的女人,親密接吻。  「我不喜歡平淡乏味的小女孩。」男人冷漠的望着她,疏離的眼底沒有愛意。  雲喬心灰意冷。  再睜眼,意外撞破腦袋丟失記憶,緊巴巴粘着自己醒來看見的第一個人。    自從撿到死對頭的未婚妻,傲嬌易炸毛的沈湛被迫過上帶娃生活,每天晚上八點準時回家。  好友議論紛紛,「湛哥,你最近怎麼越來越老實了?」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老實了?」沈湛端起酒杯輕嗤。  下一秒,特別關心鈴聲響起 ,屁顛屁顛跑回去哄人。  2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前任悔不當初,跑去沈家要人。  新晉沈太太一頭霧水,「老公,他是誰?」  沈湛黑着臉「咱家死對頭。」  雲喬恍然大悟,指着前任毫不留情,「關門、放狗 ,把人給我打出去!」    剛開始撿到死對頭的未婚妻,沈湛只想給對方下馬威!  後來,雲喬掉一滴眼淚,沈湛立馬跪展開

《那個男二上位了》章節試讀:

[]

悶熱乾燥的寧城斷斷續續下了一周的雨。

一家坐落在臨江高樓里的西餐廳環境雅緻,歐式圓桌上的藍色擺盤跟銀色刀叉相得益彰,整個餐廳環繞着低緩舒適的音樂。

在這浪漫優雅的氛圍中,最近時常上娛樂新聞的話題主角相約燭光晚餐。

梁景玉慢條斯理切開牛排,抬眸掃了眼對面正襟危坐的男人,裝作不經意的提起,「景修,我爸媽已經知道我們的事,他們想見你。」

「最近忙。」聞景修不假思索找出理由。

梁景玉低聲輕笑,纖細的手指順着柔嫩的臉頰將一縷髮絲撥至耳際,特意露出自己最美的角度,「你不會還對那個小妹妹舊情難忘?」

「瞎想什麼。」手拿刀叉的動作一頓,男人神色微暗,語氣卻微揚,「不過是個小丫頭,哪比得過梁大明星。」

「畢竟是青梅竹馬,那麼一個嬌滴滴的小妹妹,我看着都忍不住憐惜。」梁景玉拿捏着不輕不重的語氣,看似溫柔的關切頗具深意。

聽出敲打意味,聞景修端起紅酒杯跟她輕輕碰撞,視線垂下,笑意不達眼底。

若非處於跟聞彥澤爭鬥的關鍵時刻,他何須對這女人和顏悅色。

晚餐結束已經將近晚上九點,聞景修親自將人回到家門口,他禮貌性道別,梁景玉停留在他面前,挑起彎眉,「上去坐坐?」

「最近很多人盯着,萬一被人拍下,傳出去對你不利。」聞景修不急不緩,清冽的嗓音聽起來沒有溫度。

「景修,你可別讓我失望啊。」梁景玉似乎信了他的話,手指搭在男人精壯的胳膊上輕撫兩下。

女人委婉的試探,聞景修一眼便能看透,他心裏嗤笑,面色卻不顯,微勾着嘴角俯身在女人額前印下一吻,「別多想,嗯?」

他目送梁景玉一步一步朝着家門的方向,眼裡似飽含深情,直至女人窈窕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中,男人嘴角瞬間拉下,臉上彷彿凝着層看不見的冰。

直至手機震響,聞景修轉身回到車上,盯着來電人備註,立即接通。

「找到了嗎?」

「醫院那邊信息嚴格保密,我們的人夜以繼日查了許久,那邊的人說雲小姐是被親人帶走的。」

「親人?」

一周前,姜思沅讓司機開着自家的車去接雲喬,在趕往機場路上發生意外,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場車禍並不算太嚴重,有傷無亡。

之後車禍中的幾人被送往醫院,聞景修趕去看過一次,那時雲喬不被允許探望。

聞彥澤最近一直在盯着他,想要捏住他的把柄和軟肋,他等不到雲喬蘇醒,在聽說她沒有生命危險就離開了。

他費盡心思擠出合適的時間想去醫院見人,卻被告知雲喬已經不在醫院。

雲喬家裡有那些人他心裏門清,爺爺去世,雲喬名義上的親人只剩雲業成。

她跟大伯一家關係並不融洽,雲業成會帶走她?但他早已派人私下跟雲業成接觸過,雲業成並不知情。

這裏面一定有隱情。

聞景修另外安排時間,私下找來王曼芝。

因為想攀着聞家,王曼芝對他十分客氣,甚至不用聞景修費腦去思考,她已經主動吐露真相,「是雲喬的親媽,趁我們不注意直接把人轉院了。」

「轉去哪兒?」

「不清楚。」

雲喬小時候那幾年跟着父母在外面生活,直到父親去世才被母親送回雲家,但她的母親沒有跟着一起進門,離開後也沒再出現。

這些年沒聽雲喬提起過她母親的去向和生死,他們基本是默認那人永遠消失,哪知在這關鍵時候出現,還帶走了出車禍的雲喬。

事情脫離掌握,聞景修心底泛起一絲不安,「喬喬什麼時候跟她母親聯繫上的?」

「這我們可就不知道了,你曉得喬喬那孩子什麼想法都藏心裏,先前一聲沒吭,現在出了事,她媽突然就出現了。」

原本王曼芝還惦記着雲喬得那一半的遺產,想藉此機會跟侄女緩和一下關係,誰知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直接把雲喬帶走,關鍵人家名義上是親母女,她這個大伯母嘴皮子再厲害也不可能搶得過親媽。

聞景修想從她嘴裏探聽更多消息,王曼芝一直含糊其辭,假裝憂心,「也不知道她那個媽打的什麼算盤,對喬喬好不好,景修你要是找到喬喬,可要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們。」

王曼芝在醫院撞見過雲喬生母一次,對方言辭犀利,幾乎不給她造假的機會。

說實話,她對雲喬從不上心,實在不清楚對方跟雲喬的事,就像現在聞景修問她,她只能將一切推到雲喬親媽身上,因為實在是沒有更多信息供她拿出來說事。

聞景修認識雲喬多年,哪能不知道王曼芝裝模作樣,很快便打發掉王曼芝離開。

雲業成一家不靠譜,雲喬的事他會繼續在私下追查。

環境清雅的私人醫院,窗外送進一縷輕風,伴隨淺淡的植物清香。

安靜的病房隱約傳出斷斷續續的夢魘聲,躺在白色病床上的女孩臉色蒼白,原本平靜的面孔逐漸變得不安。

她站在黑暗的世界裏,耳邊被來自不同人的聲音環繞。

「喬喬,爸爸以後不能陪在你身邊了,真遺憾,沒能親眼看着你長大。」那是一道溫和慈祥又脆弱的男聲,她似乎親眼看着一個高大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倒下。

不久之後,一個女人牽起她的手,又鬆開,「喬喬,媽媽要走了,以後爺爺會護着你的。」

畫面一轉,幼小的女孩拘謹站在房間里,面對嚴肅的老人,「你叫雲喬?既然你媽媽把你送來,以後便留在雲家吧。」

小女孩對陌生環境充滿疑惑,還有些害怕。

她迷茫的站在華麗寬敞的大房子里,撿起落在地上的金色項鏈,卻忽然被稱作「大伯母」的女人死死抓住,「死丫頭,還敢偷我東西,看我怎麼罰你!」

接着,弱小的女孩被推進黑暗的房間,她哭喊着解釋,對方全然不信,「什麼時候肯承認錯誤再出來。」

大門關上,房間漆黑一片,女孩不斷敲砸房門,喊破嗓子也沒人過來看她一眼。她又累又餓,最後昏睡在黑暗的角落。

夢境至此,一切畫面化為虛無,病床上的女孩緩緩睜眼,朦朧視線中灑下一片陰影,待她完全看清,猝不及防對上一張俊俏的臉。

「醒了?」沈湛眼睛微眯,站直了身。

剛才雲喬一直在說夢話,斷斷續續聽不清楚,他彎腰一探,不早不晚趕上雲喬睜眼第一秒。

他隨手拉過椅子坐在旁邊,慵懶靠背,見床上的女孩慢慢支撐坐起,視線終於移過來。

被雲喬光明正大注視着,沈湛毫不畏懼,直勾勾的盯着她,彷彿無聲的較量。

可這時,剛蘇醒的女孩手指撐在床面,微微歪着腦袋,用沙啞的嗓音問道:「你是,誰呀?」

沈湛坐姿不變,挑起眉頭戲謔笑道:「沒睡醒?」

記憶空白的女孩仍然盯着他,雙眼充滿迷茫,「對不起,我好像……很多事不記得了。」

腦子裡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要問具體記得什麼、忘記什麼,她也說不出。

「記得你自己叫什麼名字嗎?」

她搖頭。

「記得自己今年幾歲嗎?」

她搖頭。

「你看我帥嗎?」

她仍然搖頭。

這下沈湛確信她有問題,按鈴招來醫生,「給她看看腦子。」

失去記憶的雲喬像一隻白紙,安安靜靜的配合醫生做檢查,回答醫生提出的問題。

醫生整理出結論才告知沈湛,「目前檢查來看身體沒什麼大礙,病人出車禍的時候頭部曾遭受過撞擊,或許是因此,記憶受到影響。」

「失憶?」

「是的,她目前對往事記憶空白。」

「嘖……」這麼狗血的事情竟然真發生了。

「能治好嗎?」

「從理論上來說,不確定。她頭部並沒有留下受傷痕迹,無從下手治療,如果你想讓病人恢復記憶,可以試試催眠。」

「影響智商嗎?」本來腦子就不好使,還催什麼眠。

「從我剛才跟她對話來看,她的生活能力依然存在,只是不記得人和事而已。」言下之意,那些她學會的知識能力依舊。

沈湛點了點頭,「那就行。」

然而不久之後,沈湛用親身經歷打臉這位權威醫生,結論下得太早!

從醫生辦公室出來,沈湛斂起表情,快到雲喬病房時,不知想到什麼,臉上突然掛起笑容,腳下步伐加快。

他推開門,就見穿着寬鬆病服的女孩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盯着門口,視線在空中相撞。

「你去哪兒了?」

沈湛給她餵過水,喉嚨得到滋潤,嗓音已不似剛醒來時沙啞。她說話輕輕地,軟綿的聲音又夾着特有的音色,像羽毛在耳邊搔癢。

聽着這話,沈湛莫名有種出門幹壞事被質問的錯覺……

他輕咳一聲,故作嚴肅面孔,「去問問你的腦子還有沒有救。」

「那我還有救嗎?」

她擺出一副特別認真好奇的表情,沈湛差點沒被笑死。

視線落在床上,沈湛看清她懷中裹着厚被子,在空調屋都覺得熱,「大夏天的,抱這麼厚的被子幹什麼?」

「沒人,我害怕。」她一個人待在陌生的地方,腦子裡空空的,什麼也想不起來,沒有安全感。

手裡抱着東西,才稍微有那麼點安心。

望着那張白凈的小臉和懵懂的眼神,沈湛眼底掠過一絲異樣,過去掀開被子。

現在有人在房間雲喬沒那麼害怕,任由沈湛拉開被子,換上薄毯。

雖然喪失記憶,腦子還算清晰,她已經知道自己的名字,還不曉得失憶原因。

「我為什麼會住進醫院呢?」

「車禍。」

「那你是我什麼人呢?」

「救命恩人。」

一問一答,雲喬都沒有太大反應,一點看不出驚慌錯亂,淡定得不像個失去記憶的人。

沈湛將她一舉一動看在眼裡,直到醫生再度敲門,對沈湛示意。

沈湛瞭然,轉身出去。

雲喬緊盯着那道逐漸離去的背影。

她記得那個醫生上次來,沈湛就跟他離開很久,把她一個人留在房間里。

她不想這樣。

害怕被拋棄的雲喬一把掀開薄毯,本想下床追上去,卻因為多日躺在床上,雙腿突然麻得抽筋。

巨大的聲響引得門口兩人回頭,醫生還沒反應過來,只見旁邊身影一閃,沈湛已經回到床邊,蹲在雲喬面前。

不等他開口,女孩柔軟的手指緊緊勾住他,「你別丟下我一個人,我跟你走好不好?」

《那個男二上位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