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個張老闆
那個張老闆 連載中

那個張老闆

來源:google 作者:閑的那隻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廣 林佑佑 現代言情

「林佑佑,我們之間的關係不會有下一步,所以不要喜歡我」被這句話糾纏到半夜,打開旅程app,定下了下一站的火車票…展開

《那個張老闆》章節試讀:

「辦理完入住了?」張廣在碰到劉豐的時候突然說了一句。劉豐愣了一下,笑嘻嘻的看着張廣。「笑什麼,我只是關心一下客人。」張廣有些羞惱,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廣哥,我還沒說什麼呢。我懂你,林佑佑小姐一個人出來旅行,咱們多注意一點也是應該的,怎麼說也是我們店裡的客人。」張廣反應過來,劉豐每天都是笑呵呵的,神經粗的一批。自己對林佑佑的關注也是有些多了,主要那個女孩兒一臉好欺負的樣子,還敢自己一個人出來玩,這裡是我開的店,客人的安全當然要多注意了。張廣如是想到,不知是想說服自己什麼……

這邊,林佑佑將行李放好後,開始打量起這個民宿房間,這個房間是不同於平常的酒店房間,整個民宿都是古風,床也是劇裡帶有帷幔式的雕花木床,以她的眼力是看不出床的價值,只能說一晚上588的價格很合適。可惜不能多住幾天,這裡的價格只能負擔得起三天天,畢竟還有之後的行程。「那我要抓緊體驗了。」林佑佑從床上蹦了下來。「剛剛說可以提供餐食的,我是應該出去找一下嗎?」林佑佑捂着飢餓的肚子,雖然才10:00,但是對於早餐在6點就吃完的她來說,也是到了餓的時間。

打開房門,穿過庭院,走了將近十分鐘才來到前廳,這裡也是辦理入住的地方,在前台並未見到劉豐,但是檯子里坐着一位老奶奶,見到林佑佑後未語先笑,「姑娘,有什麼問題嗎?」很是慈祥的聲音,緩解了林佑佑的緊張。

林佑佑很有禮貌:「奶奶,你好,我聽說是可以定東西吃的。所以……」

「餓了呀,等一下你先看一下菜單,我打電話給廣子。」正說著,張廣和劉豐一起走了進來,「怎麼了?」劉豐看向林佑佑。

「這個姑娘餓了,這幾天周廚師休息,只能廣子你給做了。」老奶奶搶先回答,說出的話語讓林佑佑一驚。似乎是看出林佑佑的疑惑,奶奶主動解釋「廣子會廚藝,在民宿忙不過來的時候也會幫忙做菜。很好吃的,他還有專業的廚師證呢。」很是驕傲的語氣。

「想吃什麼?」張廣詢問林佑佑。林佑佑看了一眼菜單,只點了一份蛋炒飯。張廣點點頭,邁步走了出去。

「小姑娘打算去餐廳吃還是回房間呀?要是回房間,等飯好之後會送過去的。」

「我叫林佑佑,我先回房間了,奶奶再見」林佑佑說話很是輕柔,有些害羞。

「好,那佑佑先回去,等吃好休息完想了解些什麼就來找我,陪我聊會天怎麼樣。我這老婆子,也沒個人陪」奶奶很是喜歡文靜的林佑佑,說起來第一次見面就提出這個要求總是有些不合時宜,但是林佑佑這個女孩兒就是對了眼緣,還是忍不住都說了兩句。

林佑佑想拒絕的話在看到奶奶殷切的目光,還是應了下來。「那我一會兒再來,正好我也想了解一下附近的景點,但是會不會打擾到奶奶休息?」

「沒事,我這一天閑的都發霉,正好最近服務員辭職了,我來幫忙做一些簡單的事情。」奶奶很是高興。

「好,那我先走了。奶奶,一會兒見。」林佑佑點點頭。

……

咚咚咚……咚咚咚……

「你好,你的餐好了。」是張廣,林佑佑連忙掙扎着從床上下來,卻是有些着急,一下子翻了下去。「發生什麼事了?」一聲悶響和痛呼聲傳來,張廣心裏有些焦急。「沒,沒事……」林佑佑速度很快,忍着疼痛拉開門。此時的林佑佑身着白色連衣裙,並未過膝,頭髮有些凌亂,一手開着門,另一隻手捂着膝蓋。

張廣眉頭皺起,看着更嚴肅了。「受傷了?」彷彿質問的語氣,讓林佑佑有些緊張。「沒有,不是什麼大事。」邊說邊移開手,白皙的膝蓋上,撞紅的位置很是明顯,並且隱隱有些發青。

張廣盯着林佑佑的膝蓋,讓林佑佑有了想認錯的感覺,不敢說話。

「先吃飯吧,一會兒我拿葯你擦一下。」張廣的表情讓林佑佑無法拒絕。只好接過飯,然後點點頭。「床頭有各處的電話,吃完打電話,我來收盤子。」

張廣離開後,林佑佑鬆了口氣,「真是丟臉」 林佑佑有些無奈。「似乎每次碰到他都會出醜。」

林佑佑看向面前的蛋炒飯,蛋和米粒顆粒分明,香氣誘人。飢餓的胃腸在吃下一口米飯後有了緩解。可惜林佑佑最近吃的實在太少了,在感覺撐到之後也還剩下大半盤。

「要不然還是送出去吧。」林佑佑對於和人接觸一直抱有躲避心理,太熱情的人她只能回以微笑,和太嚴肅的人相處,又總感覺下一秒就會被罵,完完全全的社恐一枚。所以林佑佑並不想和人多接觸。

端着盤子,她不知道應該送到哪裡,只能來到前台這裡。奶奶依舊坐在那裡,低着頭不知忙着什麼。「奶奶,我吃好了,剩下的盤子送去哪裡呀。」

「怎麼出來了,打電話叫廣子或者小劉他們去收就好了。」放下手中的活,奶奶起身迎向林佑佑。

「沒事,我待着也是很閑。」林佑佑讓過奶奶要接盤子的手。「我送過去也不麻煩。」

「先放這裡,不用着急。一會兒誰路過就收走了。」張奶奶拍拍前台,笑呵呵的。「佑佑,快,我們聊一會兒。」張奶奶很是熱情,林佑佑想起剛剛的約定,並且也真的想了解一些事情,順從的跟着張奶奶一起坐了下來。

「奶奶怎麼會在這裡當前台呀?」林佑佑很是疑惑。

「我就今天來幫個忙,之前的服務員小趙要生孩子了,小王已經連着上了幾天班了,又要當服務員,又要做前台。劉叔,也就是劉豐他爸,又扭了腰,最近店裡缺人手。」奶奶打開了話匣子,毫無保留的訴說著。「這不,一會兒張廣還要去接機,我們這個民宿是最大的一家,並且涵蓋了餐館,還有溫泉,露天燒烤等各個設施。」

「露天燒烤?」林佑佑有些好奇。

「客人可以選擇花錢購買食材和租借工具,場地是免費提供的。」林奶奶看了看林佑佑黯然的表情,想起她是一個人來的。「如果你是自己的話,其實可以等每個月一次的露營晚會,固定在每個月第二個周末。」

「那豈不是還有一周,可惜我並不能參加了,在這裡我只能住三天。」林佑佑還是蠻失望的,網上評價這裡的晚會很是好玩。

「這麼短呀。」奶奶聽到後也有也失望,她是真心喜歡這個女孩兒,可惜相遇太短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