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奶爸的山村帶娃生活
奶爸的山村帶娃生活 連載中

奶爸的山村帶娃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酸辣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小雲朵 江楓 都市小說

簡介:奶爸+種田+直播+山村生活帶着雲朵回到家鄉的江楓,沒想到卻碰到了村子裏鬧事的小混混,將之制服之後,卻無意中掉入了枯井當中,得到了山神的傳承傳承在身,號令萬物種田種菜,養雞遛狗下河抓魚,上山挖筍雲朵:粑粑,我想吃草莓,江楓:種!雲朵:粑粑,我想騎大狗,江楓看着家裏面的大黃狗,證明你價值的時候到了展開

《奶爸的山村帶娃生活》章節試讀:

「粑粑,大狗狗為什麼要栓起來啊?」雲朵刷着牙,聲音有些含糊不清楚。

江楓解釋,「這是爺爺害怕大黑會咬人,所以才會栓起來,農村裏面養的狗不像是城裡那種寵物犬,前者可是看家護院的好幫手,再者說了,寵物犬也有咬人的,不能說小狗看着可愛,就覺得沒有危險,你忘了之前咱們小區前邊幼兒園好幾個小孩子被狗咬的事情了。」

小雲朵回想起了那件事,不由得害怕的抖了抖。

在回來之前,江楓是租了一個房子住了一段時間,當時他也想着將雲朵暫時送到幼兒園去,還特意去了解了一番,後來放棄了,就是因為這個事情。

幼兒園的一個老師將自己養的寵物狗帶去了那裡,不僅沒有栓繩,還沒有帶嘴套,結果在中午吃飯的時候,小狗發狂,咬傷了好幾個小孩子,其中一個小孩的手指頭都被咬下來了,特別的嚇人。

家長們過去討說法,不過聽說那個老師有關係,這件事一直都沒有處理。

江楓帶着雲朵下樓買東西的時候知道的,看到小孩子身上都纏了繃帶,好在是沒有讓雲朵看到他們受傷的情況,不然雲朵肯定會產生心理陰影。

小雲朵朝着遠離大黑的方位走了兩步,江楓笑了笑,倒也沒有說別的,畢竟家養的狗也有咬人的例子,小心一點總歸是沒錯的。

今天總算是停雨,只是天色還有些陰沉,細細感受,還有着小雨星,涼風吹拂,倒是相當涼快。

洗漱完之後,倆人回到屋子裡,張修芝端過來一鍋小米粥,已經涼好了,攤了一盤子的雞蛋餅,兩小盤小鹹菜,將昨晚上吃剩下的菜熱了熱。

雲朵吞咽了一下口水,在幾人都坐下來之後,這才是動筷子。

「粑粑,那個是什麼啊?」雲朵指着雞蛋餅。

「這個啊,就是雞蛋餅。」瞧見雲朵疑惑的樣子,江楓簡單的介紹了一下,「就是打幾個雞蛋,在裏面放上麵粉,加上少許的鹽,然後進行攪拌,再往鍋裏面倒上一些油,油溫熱了之後,就可以倒入鍋內,稍微晃一晃,確保這個溫度能夠均勻將雞蛋餅攤熟。」

本來雞蛋餅的香味就一直在雲朵的鼻尖繚繞,再加上江楓的這麼一番解說,成功的讓雲朵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江楓哈哈大笑,夾了塊雞蛋餅放在了雲朵的面前。

雲朵拿着筷子夾了下發現一整塊雞蛋餅有點太大了,以她的力氣根本就沒法夾起來,她直接下手拿着吃。

當吃到雞蛋餅之後,那種幸福的表情洋溢,妥妥的就是個小饞貓。

江楓吃着雞蛋餅,「媽,在部隊的時候,就想着這一口雞蛋餅,餐廳裏面倒是也有,可是味道就是跟您做的不一樣。」

張修芝樂的合不攏嘴,哪個當媽的聽到兒子喜歡自己做的飯,都會發自內心的高興。

「喜歡吃就多吃點!」

江楓將雞蛋餅攤開來,然後在上面放上了小鹹菜,將之這麼一卷,當成了煎餅來吃,雞蛋餅的味道混合鹹菜,別有一番感覺。

雲朵看的驚奇,也跟着學習,在操作了一番之後,再次咬了一口,「哇,粑粑,好吃吃。」

她那種驚訝的表情、語氣、話語,都是真真切切的表達了自己的情緒。

「這是,這是漢堡雞蛋餅?」雲朵沒有這麼吃過,所以也不知道叫什麼。

「這就是雞蛋餅,只是不一樣的吃法,將雞蛋餅當成了煎餅來吃,並不是什麼漢堡。」

哪想到,這麼一解釋,雲朵更加迷惑了,「粑粑,什麼是煎餅啊?」

江楓:「….這怎麼說呢。」

張修芝直接去將煎餅拿了過來,一手拿着煎餅,一手指着雞蛋餅,「這個是煎餅,你看它特別硬,最好是卷着菜吃,不然的話,很容易咬不動,雞蛋餅就不同了,不用擔心這個問題,而且它們用的材料也不同….」

此時的老媽化身成為老師,在講解着兩種餅的不同,畢竟在這種自己所熟悉的領域,那當然要盡情的發揮了。

雲朵被說的一愣一愣的,不過嘴巴可沒有慢下來,一張雞蛋餅很快就被吃完,接着又拿了一張。

江楓和江德才就這麼在旁邊默默的聽着,以前的時候就是如此,老媽屬於那種飯桌上都無話不說的人,他們倆呢,一般插不上嘴,慢慢的也就只聽了,最多是給個正向的反饋。

現在雲朵也算是繼承了家中的優良傳統,那就是聽她說話。

一頓飯就這麼在話語中結束,雲朵吃了三塊半雞蛋餅,喝了一碗小米粥,吃的小肚子就撐得厲害。

江楓瞧見她的樣子,也是有些無奈了,這小饞貓也不知道是隨誰,自己確實喜歡美食,可也沒有吃的這麼厲害啊。

雲朵是標準的屬於遇到沒吃過且好吃的東西時,吃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江楓都有些考慮要不要管管雲朵吃飯了,萬一吃胖了怎麼辦。

吃過飯,雲朵自己刷着自己的碗筷,大人的碗盤太大了,她拿着很容易摔碎。

江德才扛着鋤頭下了地,看看地裏面是怎麼個情況,張修芝則是收拾着家裏面,將之前換下來的臟衣服都抱了出來。

「前段時間跟你爸忙活着地裏面的事情,每天還要去廠子里幹活,積攢了不少的衣服都沒洗,正好這兩天廠子里放假,也巧了,你回來了,不過就算是上班,我也得請假回來。」

江楓看着這麼多臟衣服,問道:「媽,咱們家沒買洗衣機啊?」

「沒有,要那個東西幹什麼,那麼貴那麼貴的,便宜的都要七八百呢,省下來這些錢幹什麼不好,再說了,我又不是沒法洗衣服。」張修芝說著,又去了一趟江楓房間,將床單啊,被罩啊啥的都拆下來,也準備洗一洗。

「洗衣機方便,您幹活回來直接把臟衣服放在裏面,插上電按個按鈕就行了,到時候衣服也都甩的乾乾淨淨,多省事,現在夏天洗衣服還行,可要是冬天呢,水溫那麼冷。」江楓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