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幾年很甜
那幾年很甜 連載中

那幾年很甜

來源:google 作者:三百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韓白 顧北

一個人到大城市求學的韓白,遇見就溫文爾雅的顧北,兩人擦出了愛情的火花,卻被表妹斷了念,高傲的韓白最終沒能逃過……再次的相遇,隨着顧北那聲,我認識你嗎,拉開了序幕,故事的最後,我們的誓言早已丟失,那個愛美的女孩也在海邊自了盡,而他抱憾終身展開

《那幾年很甜》章節試讀:

張琳琳和顧嘉陽整日膩歪,時間久了,也都見怪不怪了,經過了長達一個月的相處,韓白和周圍這一片也算混熟了,

這天下午,數學老師請假,可把後三排高興壞了,老劉讓韓白看着點紀律 ,上自習。

只要不是太過分,韓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沒看見,張琳琳和唐糖他們打着王者,韓白看着眼前的數學卷子提不起一點興趣,轉頭藉著巡視學習狀況的名義,偷瞄了幾眼顧北,就看見那個憂鬱的大男孩,注視在外邊,她順着他的視線向外看去,原來在外面的松樹上藏着一隻松花鼠,她興奮的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拍了拍唐糖的胳膊,讓她往外看,但此時的唐糖沉迷在王者峽谷里不能自拔,頭抬起來不到兩秒,就被對面虞姬射死了,頓時委屈起來,同桌外面有什麼嘛,我都死了,有松花鼠,韓白笑着說到,但唐糖看向外面,它早已不知所蹤,唐糖抱怨到,我這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哎,太難了,同桌你打王者嗎,我們都連跪四把了,還不是那顧嘉陽個坑貨,說能帶動,結果被對面堵在泉水虐,你來說不定我們能轉個運呢,來嘛來嘛,顧嘉陽也要面子道,為了挽回顏面,嘴裏嘟囔着,我是有點菜,但我表哥厲害啊,他打野賊牛逼,我把他也喊上,絕對能帶飛。

聽到顧北也要來,韓白變臉比翻書還快,悄咪咪的進入遊戲賬號,把自己常用打野英雄換成了法師和輔助,再把戰績國標一隱藏,妥妥的大佬變青銅。

笑着對唐糖說,同桌我進啦,開房間,我加你,密碼四個一,我加你啦同桌,趕緊同意 然後拉我,嘿嘿。

一進房間,就看到低下那個皮膚共享,一看,兩個貴族十,在看向自己那小小的貴族八,心裏不免感嘆,有錢人的生活真他媽好。

唐糖看向她那榮耀王者60星,疑惑到,同桌你遊戲打的好厲害啊,顧北都沒高,她趕忙解釋到,沒沒沒,這是暑假我表哥那個遊戲大佬打的,唐糖一臉我懂的表情,原來如此啊。

這次一定能贏,不成功便成仁 ,顧嘉陽在那哇啦哇啦叫着,準備好,我開了 ,在選英雄的時候,張琳琳直接秒選瑤,為了好打配合,顧嘉陽拿出了魯蛋 ,唐糖拿小喬走中路,只剩下打野和上單,顧北絕對走打野,正當韓白在想用那個上單英雄時,顧嘉陽那二貨聲音傳來,韓白別墨跡了,隨便那個肉,躺好就行,我表哥直接嘎嘎帶飛,韓白立馬選擇了夢琪,畢竟能躺,誰還願意c啊。

進入遊戲,開頭一切順利 顧北的韓信跟下路魯班配合,直接輕輕鬆鬆拿下一血,張琳琳也在幫中路搶線,韓白上路毫無壓力,對面的玩李信的是個新手,絲毫不敢進夢琪的身,一切朝着好的發展,直到對面打野開始毫無底線的針對法師,他直接配合甄姬,逮了小喬五六次,打野一來立馬撒腿就跑,一走,立馬待到中路,跟中路是自己家一樣,被殺的多了,韓白明顯注意到,唐糖的情緒有點憋不住了,立馬扔了上路,前往中路,對面打野也賊,一來人就立馬跑,沒人就來收人頭,氣的韓白直接呆在中路不走了,直接硬剛,配合小喬,追着他啥,對面打野狗急跳牆,罵罵咧咧到,只會叫人的菜狗,有本事單挑啊,以多欺少算啥本事,在那狗叫個不停,韓白冷笑到說到,閉嘴,蠢貨,你家沒了。

退出遊戲,韓白找了個借口,帶着唐糖先走了,顧北也繼續帶着他倆繼續在王者峽谷遨遊,但韓白哪受的了這鳥氣,畢竟她是個呲牙必報的人,同桌你看着,我給你報仇,打爆他,直接開房間拉上把那個傻逼李白,他也進了,叫囂到,一會別哭,選英雄的時候,他刻意禁了妲己,貂蟬,張良,這些控多英雄,這可把韓白整笑了,她直接選了李白,讓他見識見識,什麼才叫李白,開局前期,對面還在冷嘲熱諷,韓白也不鳥他,直到四級後,大國標漏出來後,對面乖乖閉上了嘴,呆在塔里不出來,他以為自己不出去就沒事,但他低估了韓白的技術,在塔里照樣殺你,畢竟塔下是我家,對面打野慫的想點投降,但投降還有四分鐘,絕望到去塔下送,打的奔潰,時間一到,立馬點了投降。

韓白朝唐糖笑着說到,怎麼樣,你同桌我還不賴吧,現在有沒有好點啊,看着韓白那傲嬌的小表情,唐糖久違的漏出來笑容,抱着她說,謝謝你韓白,她倆很默契,唐糖沒問她為啥隱瞞自己的實力,韓白也沒接着提這個話題,只是說到,以後想玩了,喊我,你同桌我帶你嘎嘎亂殺。說完兩個女孩都笑了。

後來,顧北也找那小哥單挑,毫無懸念,那小哥再一次被虐的體無完膚,那小哥抱怨到,兩個都是扮豬吃老虎的大佬,我也太倒霉了,顧北疑惑的問,在我之前還有人也找你單挑,小哥也被氣到了,煩躁的說,廢話,不是和你們一塊的嗎,人家李白賊六,不說了,打和平去了,留下了顧北在那冥想,最後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原來我家小菜狗不菜啊。自言自語道,韓白你可越來越有意思了。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兩個月了,轉眼就迎來了高一第一次模考,後面三排怨聲載道,鬼哭狼嚎,韓白已經見怪不怪了,因為這幾天,他們都是這個樣子,本來考試也沒啥,偏偏老劉想了個餿主意,這次模考完,班裡座位進行大整頓,根據成績的高低,自主選擇自己心意的同桌,被選的人沒有資格拒絕,不想和他做,你就比他考的高,不然沒資格在這跟我說 這可讓成績不好的人頭疼的不行,他們最近都有比較心儀的人選,但這成績是硬生生的把他們拆的七零八落。個個苦不堪言。

最煩的莫過於顧嘉陽,平時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現在蔫了,張琳琳成績不差,但也算不上好,而他更提不上串,他害怕那個不長眼的就把他媳婦搶了,天天哭喪來哭喪去,忽然腦瓜子靈光一現,他咋把韓白這個冤大頭給忘了,立馬跑韓白面前晃悠,搞的韓白連題都刷不成,韓白看着顧嘉陽這貨,心裏暗嘆到,拜給你了,我提前說好,如果離得進,我給你說,離得遠你就自求多福吧,顧嘉陽頓時活了過來,沒問題,然後開開心心的帶着張琳琳去吃好吃的了,韓白無奈的笑了笑。

等着瘟神剛走,她便發起了呆,左思右想,自己該跟誰做,她對她的成績有着絕對的自信,但跟誰做卻毫無頭緒,原本想着和唐糖再續同桌情,中途跳出個攔路虎,她昨晚問過,但那小妮子想和胡傑做,韓白自然也懂,畢竟沒見過豬肉,但也見過豬走路,畢竟成人之美是美德,腦海里一連串出來了幾個身影,周亮亮,對人到不錯,但偏偏一根筋,對學習有着極大的固執,她怕她上課偷懶,開會小差,玩手機,能被直接舉報了,怕他絲毫不顧及同桌情誼,那就完犢子了,不行不行,想想都後怕。

四組的田森也還不錯,但他整天板着一張臉,跟個悶葫蘆一樣,和他做,怕不是想把自己的後半輩子打入冷宮。不行不行。

別人選同桌跟玩似的,她選同桌跟要命似的,不是這個不行,就是那個不行。

這時,微信突然彈出一條好友申請,原來是一組靠窗的楊浩,韓白對他第一印象就是,中分碎蓋,高高瘦瘦,喜歡穿一件白色衛衣,沒事朝外發發獃,是個佛系少年,印象還不錯,韓白心中竊喜,自我腦補,該不會是想和我做吧,啊哈哈,如果是他也還不錯耶。

韓白你打算跟誰做啊,有人選沒,韓白故作害羞到,還沒呢,發了個笑哭的表情,反問道,你呢,我想和陳小欣做,我和她都商量好了,她說到時候選我,嘻嘻,韓白此時心裏一萬個草泥馬踏過,哎,終究是我自作多情了,內心戲演完,便誠摯的說,那還不錯耶。

如果你沒人選的話,我給你推薦個人,我好兄弟顧北,不僅人長得帥,遊戲還打的好,帶你上榮耀穩穩的,選他,絕對物超所值。

還是算了吧,他那整天一張面癱臉,像誰欠了他二五八萬似的,就算帥,還不得把我壓抑死,壓迫感太大了。還是算了。

男生宿舍,此時顧北抱個手機,臉黑了一半,楊浩在旁邊憋笑,打趣到,顧面癱,你把人小姑娘給嚇的,哈哈笑死我了,楊浩閉嘴,顧北冷冷的說。

韓白心裏有數,她會選顧北,但就是想看他那張面癱臉會不會有別的表情,畢竟,能氣他的機會不是隨時都有的。

考試成績出來那天,不負所望,韓白600分穩居班級第一,更是年級第一,顧嘉陽沾她的光,考了500分,一下衝到了班級第二,年紀第20,看她的眼神充滿感激,陳小欣478分,位列第三,年級56名,這可把老劉高興壞了,剩下的我就不一一讀了,換完座位,老師還得聚餐呢,剩下的就交給韓白同學帶讀。

第一名韓白,你想和誰坐呢,老劉親切的說,老師我選顧北,我們坐在一組第三排3靠窗那,顧北同學,你看怎麼樣,班裡開始起鬨,沒看出來啊顧北這小子藏的夠深啊,下來的坑他幾頓飯,太不厚道了,顧北自己也沒想到,韓白會選他,她不是明確拒絕他了嗎,他想不明白,老劉又問,顧嘉陽你呢,老師我和張琳琳做,陳小欣呢,我想和夏旭做,這次輪到韓白吃驚了,但吃驚的不止她一人,同樣還有楊浩。

老劉笑着說,可以,老劉啥時候走啊,就差你了,底下郭老師開始催,剩下的由韓白同學負責,晚上給我彙報結果,夏旭輔助。先走了。

陳小欣的操作,屬實讓她捉摸不透,也沒看懂,但這些都跟她沒關係,畢竟她們也不是很熟。不一會,夏旭便跑過來趴着她位置上,韓白覺得在班上念成績單太麻煩了,還不如等排好座位,到時候互相傳着看看,也就行了,夏旭也覺的這個方法可行,雙手贊同,說完就干,大家安靜一下,現在開始動,都出教室,往過道站,十組十組一排,叫到名字的按順序排好隊,依次進入教室選座位,韓白,顧嘉陽,陳小欣,劉燦燦,唐糖,姜雯雯,周亮亮,張燁,田森等,韓白的位置由顧北代選,顧嘉陽進,按照順序不要亂跑,進行的挺順利,不一會原本浩浩蕩蕩的隊伍,也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幾個人了,最後結尾進去完,夏旭手搭在欄杆上,懶洋洋的說,剩下的就交給你啦韓白,說完便迫不及待的去跟陳小欣聊天去了,韓白無奈的笑了笑。

她朝教室忘了忘,絲毫沒發現楊浩的身影,正當她納悶時,這才看見,楊浩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最後一排,前面坐着張野,那個一米八的大個,怪不得沒看見,原來是被他給擋粘實了 ,楊浩的頭低的很低,看到這,韓白的心莫名有點心疼,隨手拍了兩張照片,給老劉發了過去。

韓白給老劉發了一段話。

老師,我想坐在講台前面第一排,平時如各科老師都布置作業的話,座位根本放不下,我想一個人坐,旁邊再放一個空課桌,我現在那個位置,我感覺楊浩更加合適,麻煩老師批准。

老劉也明白這小丫頭片子的意思,也就默認了,心裏不禁對這個16歲小姑娘刮目相看。

打擾大家一下,位置的話老劉已經批准,下來宣布兩件事情,首先,楊浩同學往前面坐,做我那個位置,老劉的意思,班上的刺頭劉大壯第一個就跳起來,同時在後面,為啥楊浩就能到前面去,他分都沒我高,這不公平,劉大壯的同桌張野也連聲附和,就是,我們的都在後面,憑什麼他能去前面,韓白靈機一動,笑着說到,還不是你倆體格強大,我站講台上都看不見他,體格到是健壯,可不是個小心眼吧,你們說是吧,韓白一句話堵死,他倆撇了撇清,也就沒在吧啦啦,楊浩朝韓白投來了感激的眼神,韓白對他笑了笑。

這一笑,可就害了他半輩子。

你給深處黑暗的人,帶來光,他便將你當成他的光,一護就是好幾年,而楊浩就是這樣的人,從那一刻,韓白一直都是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