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年我大一
那年我大一 連載中

那年我大一

來源:google 作者:匆匆忙忙活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董雪 許阿三

回顧曾經,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和牽掛,彷彿發生的事情就在昨天,所以為了更好的祭奠已逝的青春,特此記下大學時的點點滴滴!展開

《那年我大一》章節試讀:

老男人停下了歌聲,似乎對我說:「兄弟,對不起了!我要走了,這裡沒有觀眾!」

三哥鄒起眉頭,面帶微笑的說:「老哥,您的歌聲悠揚,我就是被深深的吸引過來的!」

我順勢的遞給他一顆煙,為他點上火!

老人用顫抖的手,接過煙,快速送到嘴裏,用力的吸了口煙,意味深長吐了個煙圈,深情款款的說:「許久沒有抽過煙,許久沒有抽過華子了!」

見此良人,三哥覺得老人肯定是有故事的人,急切的說:老哥,慢點抽,我這還有一包!

老人歪着頭看了看我:「老弟,謝謝你的華子,倍感榮幸!為了表示感謝,老哥我再跟你唱首歌吧!」

還沒等三哥反應過來,他就開始唱起了劉德華的來生緣…

唱罷!老人遍收拾了東西,起身要走!

我連忙喊住!

好奇的問,為何選擇這首歌送我?

老人笑了笑:今生緣來生緣,滄海桑田成流年。古老的艦長斷了宿怨,喚醒了誰的誓言,轉瞬之間,隔世的愛戀,追憶往日繾綣。情難卻,情相牽,只羨鴛鴦不羨仙。

三哥也情不自禁的回答:人生本由前生注,今生更續來生緣,人生沒有明天,沒有昨天,只有實實在在的今天,要完善我的今天,忘記昨天!相濡以沫,疲憊到中老!

老人說罷,便又語道:「老兄,自古多情空餘恨,你要好自為之吧!」

三哥被這句話震撼,深知「你不會走」,可是你還是無情無義的走了!

那時校園裡的傍晚,我和你走在校園的小路上,你撒嬌的說著,阿三你這輩子最喜歡的人是誰?一輩子有幾個女人?

反應神速,猶如閃電!我不假思索的單膝跪地,右手舉起:黃天在上,我阿三一輩子只愛雪一個人,如有背叛,天打五雷轟…

還沒等我說完,你就捂住我的嘴,不需你胡說!

只見你輕輕的彎下腰,用嘴唇吻在我的額頭!

那一刻,三哥很想這個時間能夠凝固,把這最美好的時光留住!

老人長嘆一口氣,打亂了三哥的回憶!

且聽風吟,切聽老人:且吟,年華時,沒經歷過愛情的人生是不完美的。但這世上初戀雖然很純很美,卻沒幾對真能成功初戀人啊,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老人的話總是一鳴驚人的震撼我,又時不時的提醒我!我又給老人遞了煙,老人笑着接過來說:「看樣子,我又要給你唱首歌!」

三哥連忙說,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想聽聽你的故事…

阿三我腳有點冷,你幫我暖一暖嗎?

很高興為你效勞,這是我阿三的榮幸。我順勢把她的兩隻腳放再我的懷裡。

雪兒,你的腳為什麼那麼冷呢?雪嬉皮笑臉的說傻瓜因為我是雪嘛,所以當然冷啦。

我也被她的嬉皮笑臉,不知所措,只是把她的腳貼在我的肚子上,好讓她更暖!。內心暗自鄭重承諾的說,雪兒沒有關係,哪怕你再怕冷再寒冷,我都會把你捧在手心裏,把你捂得暖暖的。我會用我真摯的熱情和愛你的心永遠讓你不受寒冷的襲侵害,只要你需要,我會隨時付出我的行動,哪怕是生命。

雪兒笑着點點頭,有那麼恐怖嗎?我困了,你能抱着我睡覺嗎?

我神速的從後面抱住了她的腰,美麗婀娜的身體使我的雙手無處安放,不敢想像我的雙手會打亂雪的寧靜!

很快雪兒在我的懷裡睡得很香,她雙眼禁閉都是如此的多嬌!從她的身上散發出的味道,我20年從未聞過,而這卻使我無法入眠,但是我已經陶醉。

亦或許是第1次和她睡在床上,不爭氣的身體總是會有一些反應,亦或許我是個正常的男生吧!但是我得尊重我的雪兒,我是男人,我也不會做出過激的事,至少要經過她的允許,更何況這是我一生的女生,又何必操之過急呢!就這樣不知不覺我也進入了夢鄉。

在夢裡,夢到和她一起,一起走在鄉間的小路上。這條小路是溫暖的、歡樂的、無憂無慮的。因為鄉間的小路有雪兒的陪伴,有雪兒的遙望,有我們的青春夢想,更有對春夏秋冬四季的眷戀。

也許這是春天,這條小路是青翠的,路兩邊有參差不齊的楊樹,春風一吹,這樹就迫不及待的發出嫩芽,呈現出勃勃的生機。路兩邊有馬尾巴草,馬齒莧,雞爪草,還有不知名的各種小草把小路點綴的格外碧綠青翠。田野里一大片一大片開滿油菜花,金燦燦的,煞是好看。一縷柔柔的春風拂面而來,空氣中夾雜着那淡淡的花香沁人心扉,香氣撲鼻,令人留戀,令我們陶醉。

也許夢裡所有都是美好的,也或許所有的事情的夢中都能夠實現,就好比和雪兒一起做着想做的事情…

哎!哎!…

老兄,有沒有聽我在說呀?我感覺知音難覓啊,好不容易找到的是你,結果你還是像把我當牛一樣對待!算了,不跟你交談了,看樣子。我還要去下一個地方尋找我的知音,繼續流浪。

老哥不着急不着急,我也不知為何我總是處在回憶中,也或許最近煩心事很多,總是讓我懷念從前,也可能是因為我的年紀吧,畢竟人已經到了半百的年紀了。總會胡思亂想,想着充錢,也或許現在過得不如意,所以才會想起從前!

看不出來啊,看你衣着光鮮,身份和地位應該比我強百倍,你瞧我啊衣衫襤褸,食不果腹總是四處流浪,還被別人看不起,就連我唱一首歌也保安都看不起我,你說我你比我慘嗎?但是雖然我很窮,但我過得很開心。每天我都是開心的唱着歌,過着仙人般的生活,雖然我捉襟見肘…

聽到老人的話,我甚是很感激!感謝你能把我當做知音,想當年俞伯牙和鍾子期。伯牙善鼓琴,鍾子期善!博牙所念,中子期必得之!難得有人跟我一樣,能夠傾聽三哥的故事,理解三哥的初心!

遙想三哥當年也把雪當做知己!每次和雪在一起,我的所想、所感,都被她依依猜中!我就好奇的問:「雪,你為何那麼了解我,對我了如指掌?」雪用詭異的表情看着我,說:「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蟲,你的花花腸子我看的一清二楚,不要說其他的,就是你滿腦子裡佔有我的**我都略知一二!這或許我已經把你當做了知己!」

可能,知己就是這樣不用你說,不用你做,你的一個眼神,對方就能領悟到你的心境!

回憶是那麼的美好,而回憶只能讓自己脫離了現實!

三哥內心深處在想,簡短的幾分鐘交談,老人就把我當做知己,真是難能可貴!原來三哥也有被人所喜歡,可以交心的地方,甚是慶幸!

我連忙安排了老人坐下,順勢給他倒了一杯茶,把煙和煙灰缸拿到他的旁邊,好讓他無所顧忌的跟我暢談!

其實,老哥你的歌聲悠揚,深深的吸引我,總是讓我回憶從前,就像電影一樣,往事歷歷在目!恕我直言,老哥你好像是我的前世的朋友,只可惜我們相見恨晚!老哥,你能否聊聊你自己的人生?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做你的觀眾,讓我也感受你的生活瑣事和點點滴滴。

老人沉默了會,低下頭不語!

三哥看得出,他的眼角似乎有些淚水,或許每個人曾有風花雪月,都有過坎坷不平情史!

為了緩解此時的尷尬,我笑着說你不說也罷,我們應該享受如今!我們等會再搞點小酒花生,找個幽靜的小酒店暢談過往雲煙!

老哥吞吐的說,我這身行頭有些不妥吧?

沒啥的,都是性情中人,都是有相似的歷史,你能跟我暢談這麼久,能使我換回曾經的記憶,老弟我感激還來不及呢!

「 老弟,你說有歷史,哪裡算的上歷史,只不過我們都是歷經歲月滄桑罷了!曾經的年少無知,輕狂高傲,而如今落魄江南!曾經我也算是盛極一時,只可惜與酒為伴,夢裡尋思:楚腰纖細掌中輕。只可惜夢裡十年如一覺,輸了『青樓薄倖名』!人常說,富過三代,窮不過半載!而我一生就是本該四處奔波,四處流浪的命!想當年,金戈鐵馬,也曾志向遠大,可如今早就被時間打磨掉了,稜角有苦,而不能言,有丑而不能訴!原本我也是花花公子,十里有名!」老人喃喃道。

我深深的被這位老人的話所震撼,看不出他的歷史是如此這般多嬌!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現在我能做的就是給老人遞上了紙巾,或許能為他抹去冤屈的淚水!

「老哥, 其實從我被你的歌聲吸引時,我就可以聽出你的往事,看出你的心事。但我不希望你把故事留在內心深處,因為往往留在心底的永遠是最痛苦的!」我安慰道。

我起身拍了拍老人的肩膀,豪放的說:一起喝酒去,我請客!

一番酒肉過後,老人笑了笑,說:「謝謝你的盛情款待,我不勝感激!要不我再唱首歌表達感激吧!」

我忙解釋道:「不用,我能請你吃飯喝酒,已經把你當做朋友!」

老人再三推辭,我也不好推卻,就隨口說了張國榮的倩女幽魂,我覺得挺好聽的!

「哦,可以啊!張國榮,一個很值得欣賞的很值得尊敬的歌手!」老人說。

於是就音樂響起,歌聲繞樑!

人生路美夢似路長

路里風霜風霜撲面干

紅塵里美夢有幾多方向

找痴痴夢幻中心愛路隨人茫茫

人生是美夢與熱望

夢裡依稀依稀有淚光

何從何去去覓我心中方向

風彷彿在夢中輕嘆路和人茫茫

人間路快樂少年郎

路里崎嶇崎嶇不見陽光

泥塵里快樂有幾多方向

一絲絲夢幻般風雨路隨人茫茫

絲絲夢幻般風雨路隨人茫茫

唱罷!

老人好奇的問:「老弟,為何偏偏喜歡聽這首歌?」

我也很倉促的隨口一說,只是旋律聽着很舒服!

其實,這首歌給我印象特別深刻,因為其中就有個她,是她教會了我這首歌!

她長得眉目清秀,眼睛小小的,經常戴一副紅色鏡框的眼睛,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屬於算是班花的那種,她經常和其他同學打着玩,聽同學說,她家是縣城裡的,父母開大酒店的,同學們都經常喊她千金。

當時她坐在我旁邊,我也沒有在意,只是感覺她得漂亮和家境都是屬於她,沒有羨慕和巴結的想法,只是一心一意的想學習,爭取能夠考上大學。由於她的學習經常不會,會每天都問我一些問題,也可能是因為她比較笨,每個問題我都要反覆講幾遍,她才能聽懂。在講完題目後,她總是問我有沒有聽過這首歌,那首歌之類的話題,我當時只是說沒有聽過歌曲,也不知道是誰唱的,她就迫不及待的唱給我聽,我當時也是很不好意思,又不好意思說你打擾我學習了,也就是應負的說這好聽,她又說,明天把歌詞抄給我,我也不好推脫。

就這樣從她的口中,我第一次聽張國榮的《倩女幽魂》,老狼的《同桌的你》這兩首歌曲,後來也漸漸的會唱起來,這或許是潛移默化的吧。另外,令我感到和吃驚地是,她再也不和其他同學打鬧了,甚至和她非常要好的女同學也漸漸的疏遠了她。有一次,我問她說:「你的好同學來找你玩了。」她卻不假思索的說:「我現在要學習,哪裡還有時間跟她玩啊。」就這樣,下課的時候,我們很少離開座位,除非是上個廁所。

有一次,她因為生病了沒有來學校上課,那一天我都感覺很不自在,學習的時候心裏總是想着她會不會這些知識。當時我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只是感覺學習成績名次在慢慢的後退。

其實另我最深的是一次晚自習。晚上6:30,我們都開始晚自習了,她還沒有來到教室,我心裏有點擔心。過來一會,她慌慌張張的跑到教室,坐了下來,但是我能感覺到她好像有點不對勁,而且不停的用手撫摸着另一隻胳膊。等9點下了晚自習,其他同學都紛紛回到宿舍了,教室只剩下我們倆還沒有,只是在默默地寫作業。我就輕輕的問,你怎麼今天遲到了?

她說:「是的,我沒有看時間,就去洗頭了,誰知洗完頭髮現已經上課,就匆匆的跑去上課。不幸的是我跑的時候沒有注意,還摔倒了,胳膊疼疼的。」

我迫及待的說:「有沒有摔傷?快打開看看。」

她慢慢的把衣服往上捋,她說:「你幫我一下,我不方便。」

我聽了之後,感覺無從下手,我說:「我真不好意思,怕別人看到說閑話,要不我去找其他女同學來幫忙吧。」她說:「莫凡,沒有關係的了,快點疼死我了。」頓時,我的臉煞紅,漸漸地發燙起來。我只好幫她把袖子往上卷,用手按住她的手,她的胳膊白皙透紅,胳膊肘子處被摔傷了,已經流血,隱約還在流着。

嘴裏說著:「你太不小心了,你看摔的那麼嚴重。」令我意想不到的她突然調皮的問「你心疼嗎?」我當時也比較緊張,想都沒有想的說「當然心疼了」。我說出口的時候,我後悔了,心想怕她想歪。只是見她眼睛不停的盯着我,而我只是故意的把目光集中在她的傷口上。

我拿了些衛生紙,給她擦拭了血水,然後把教室里的碘伏給她塗抹上,又用創可貼給她貼上。嘴裏說著,以後你真要小心點啊。她說:「知道了。看不出,你還那麼的細心啊。」我被她說的有點不好意思,下意識的說:「馬上教室要熄燈了,我們該回去了。「

我們很快收拾了書包,正要離開教室,只見她站在那裡發獃,我不得不詢問:「怎麼了?真要關燈了。「她沒有回答,只是用一會眼睛望着書包,一會望着胳膊。原來她是想讓我幫她拿書包,我立刻撿起了書包,她哈哈的笑了起來。

夜深了,其他同學宿舍燈也漸漸關了,只有路上微弱的燈光映着黑夜,映着她那白皙的臉上。我背着書包,只見她開心跳躍起來,嘴裏還哼着那首她很愛聽的《同桌的你》,雖然我嘴裏有點埋怨,但是內心是開心的,是從未有過的喜悅感。

很快,我們走到了她的宿舍,她漸漸的停下來,然後回過頭說:「我到了,你要不要到我家裡坐坐?「我不假思索的說:」不了,很晚了。我回去還要繼續學習呢。」

「那好吧,以後還有機會。不過,你要先讓我回去,你再回去,好嗎?」她說道。

「哪有這樣的啊?」我吞吞吐吐的說。

她迅速伸出手拉住我的手,我被她的這個舉動不知所措,頓時心跳加速,感覺她的手火熱而又細嫩,也只好下意識的躲開了。她笑了笑說:「還不快給我書包。」

我遞過書包,不敢再正眼看着她。

「你個大傻瓜,榆木疙瘩!」她匆忙的說著,就進入了院子里。

我沒有反應過來來,她為何罵我是榆木疙瘩,只見她的阿姨(保姆)把門打開,她一股煙的消失在我的視野里。其實,那時我有種說不出的喜悅,以前從未有過。

《那年我大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