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南域神殿
南域神殿 連載中

南域神殿

來源:外網 作者:秦昊蘇詩涵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秦昊蘇詩涵

曾經的秦昊是秦家的嫡系子孫,被寄予厚望,身邊也圍繞着無數人,然而一場陰謀讓他被趕出了家門,成為了棄子,遭到了眾人的唾棄和羞辱,只有蘇詩涵不離不棄陪在他的身邊。面對心愛女子的支持,他是既感動又愧疚,為了給愛人一個光輝璀璨的未來,秦昊隻身入戰場,希望憑藉軍功立世,給心愛的女人一個幸福的家。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獲得了榮耀即將回歸的時候,蘇詩涵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和對待,還要面對惡勢力的逼迫與羞辱!展開

《南域神殿》章節試讀:

見狼狗暴動,管家眼底閃過一抹陰毒,冷笑連連。
危急時刻,一道身影撞破了狗圈大門,他的怒火,也在此時,徹底爆發!
「畜生!」
一聲怒吼,狼狗嚇得失禁不起,可小女孩卻是顫抖着單薄身板,清澈的眼睛,獃獃的看着秦昊,天真無邪。
「你是誰?」
面對小女孩最簡單和直白的問題,秦昊沉默了,我是誰?彤彤,我是你爸爸啊。
可這句事實,卻硬生生卡在嗓子里,開不了口。
「殿主。」
朱雀神將上前,眼睛裏閃過陣陣寒芒。
辱我神殿公主者,殺無赦!
「你們是誰?知不知道這是哪?敢來這放肆!」
管家叫囂,但下一刻,一條雪白修長的藕臂,就是死死掐着他的咽喉,沉聲:「九天十地,蒼穹之下,何處我神殿去不得!?」
「這是豪門周家大少的府邸,還不放開我,不然…」
管家瞪大了雙眼,眼前這位絕色美人不僅眼眸中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反倒是手腕上的力氣,逐漸加大,她是要殺了我嗎?
「啊,你們快放開我,跟我無關啊,我就是個看門的,你們要是尋仇,去周家祖宅啊。」
秦昊一聲怒喝,聲如地獄修羅:「她還只是個孩子,你怎麼下得了手?」
「你沒孩子嗎!?若是今天遭受這一切的是你女兒,你當如何?!」
面對震怒的秦昊,管家嚇得褲襠濕透,渾身顫慄,「我…」
秦昊冷眸一掃,一腳踩在狼狗身上,不斷激發它的凶性!
「吼!」
「吼吼!!」
不多時,這頭狼狗的獠牙上滲出血絲,秦昊轉身,將彤彤抱了起來,用盡全力,擠出一張笑臉,「我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
「嗯。」小女孩用力的點頭,隨後趴在秦昊的懷裡,昏睡了過去。
秦昊長呼一口濁氣,抱着彤彤,眼角落淚。
青龍神將立於一旁,欲言又止。
緊接着,朱雀神將將管家打暈,拴上狗鏈,關上了狗圈大門。
沒走幾步遠,狗圈內便是發出殺豬般的吼叫。
這是懲罰!
生死由命!
本座倒要看看,這天道如何裁決!
「青龍,朱雀,你們先退下吧。」
「是。」
二位神將追隨秦昊五年,這是他們第二次感受到了秦昊身上那股純粹的殺意!
至於上一次,那是全世界都為之顫抖的封神戰役,是南域神殿十萬天兵天將至高無上的榮耀!
亦是昊天之名的誕生。
昊天怒,天地崩,這一刻,秦昊暗自發誓,他要整個周家陪葬!
他要這一方世界好好看看,辱我妻,害我子,將要付出何等慘痛的代價!
……
與此同時,江中豪門周家祖宅內,提前召開了十年一次的家族大會。
周家當代家主周天海,滿臉憤怒,怒吼道:「簡直欺人太甚!!!」
周家嫡系,紛紛進諫,自視甚高,絲毫不給秦昊一眾放在眼裡。
「大嫂和小傑,遭此橫禍,這事要沒個交代,豈不是讓我周家顏面掃地?」
「是啊,這些年江中哪方勢力,敢同我們周家叫板?就連徐安統帥都是自降姿態,區區一個外來人,還真是不怕死!」
「到了江中地界,什麼樣的過江猛龍,也得在我周家面前禮讓三分!這是亘古不變的規矩,有人越界了啊。」
聽着眾兄弟的話,周天海咬着牙,悲憤道:「我兒生死不知,我妻下落不明,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請家主下令!」
「好!」
周天海雙眸中殺意迸發,冷聲下令。
「二弟,召回我周家所有死侍,立刻馬上!」
「三妹,你速去城外,請名將鄭虎為我周家壯勢!」
「六伯,您是上一任的江中統帥,麻煩您親自跑一趟,調集城防軍,師出要有名!」
說到這,周天海的語氣陡然一沉,「來人!送出周家拜帖,我倒要看看那叛逆賊子敢不敢接!!!」
「是!」
……
這一夜,江中城內暗潮洶湧,一股股和周家有關的勢力,紛紛出動人馬,前往周家祖宅壯勢立威。
僅是片刻,匯聚起來的力量,便足以撼動江中軍部。
三萬豪門子弟兵!
一萬江中將士!
三千家族死侍!
甚至還有二位統領級高手,以及一位高高在上的名將冕下!
這是一方豪門紮根百年所積累的全部底蘊,周家要用最粗暴簡單的方式,告訴所有人,一方統帥不敢招惹的存在,我周家來收拾,只要是在江中,我周家要誰三更死!縱然閻王發話,也留不到五更天!!!
另一邊,秦昊抱着彤彤剛到病房外,小彤彤就是嘟囔着了小嘴,伸手揉了揉眼,迷糊中,朝着秦昊叫了一聲,「爸爸,彤彤餓…」
秦昊怔住了,強忍着落淚的衝動,哽咽道:「你喊我什麼?」
「不是爸爸嗎?」彤彤皺着眉頭,委屈的樣子,別提多惹秦昊心疼了。
「嗚嗚…嗚嗚…爸爸欺負彤彤…爸爸是壞人…」
血濃於水,哪怕秦昊不說,可悸動的血脈卻是讓彤彤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是自己的爸爸。
彤彤終於可以不用被別人指着鼻子罵是野種了,我有爸爸了…
「彤彤不哭,爸爸錯了。」秦昊急得不行,手足無措。
「你是不是不喜歡彤彤…」
說著,彤彤可憐巴巴的大眼睛,立馬是濕潤了起來,委屈的小嘴嘟囔着,彷彿下一刻,就要哭出聲來…
這讓秦昊慌得不行,好在病房內的蘇詩涵聽到了彤彤的聲音,急忙跑了出來。
「彤彤!」
「媽媽!」
蘇詩涵滿臉淚痕,抱着彤彤痛苦,心裏無比自責。
「都是媽媽的錯,是媽媽沒有保護好你…」
「媽媽,彤彤沒事,你看,我把走丟了五年的爸爸都找回來了呢?彤彤厲害吧?」
看着小傢伙滿臉邀功的架勢,蘇詩涵破淚笑出了聲,「嗯,彤彤最厲害了。」
看到這一幕,秦昊心頭一酸。
傻瓜…
五年前我離開的那晚,為什麼不告訴你有了身孕,如果我知道,定不會將你一個人留在江中。
一想到這些年,蘇詩涵瞞着所有人,偷偷的撫養彤彤,這其中的辛酸,便是令得秦昊險些失控。
「咚咚!」
病房外,傳來了敲門聲,秦昊走過去打開門,青龍神將目光凝重,沉聲道:「殿主,周家來電。」
瞬間,秦昊的神情,充滿了肅殺,可卻在轉身之際,消散全無,「等我回來。」
這是承諾,亦是擔當!
「爸爸…」
彤彤表情委屈,看着秦昊的背影,眼眶泛紅。
蘇詩涵緊緊抱着孩子,心裏擔憂,阿昊,縱使這次天塌了,我們一家人也要在一起,絕不分開。
病房外,秦昊接過電話,陰毒的聲音陡然傳出。
「我周家拜帖已至,快快緊洗乾淨脖子,滾來受死!!!」

《南域神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