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那雙天上的凝眸
那雙天上的凝眸 連載中

那雙天上的凝眸

來源:google 作者:從來被辜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從來被辜負 奇幻玄幻 李清風

人在做天在看你知道嗎?它存在嗎?行走於夜路之際,你怕的是鬼,還是人?清風修鍊到飛升之時,天上突現一雙巨眼,凝眸時如同無月無星之黑夜,流動時宛如燦爛無垠的星海展開

《那雙天上的凝眸》章節試讀:

火霞山是一座大山,屬於深山老林,老樹大樹多如毛髮,毒蛇也多,毒蟲也多,飛禽走獸也多,就是沒見過修鍊成精的妖怪。

師兄說,以前是有的,被師父和師兄的師兄經常教化,下山做好事去了。

師兄們真偉大。

火霞山不僅大還高,高聳入雲,陰雨天經常被雷劈。

被雷劈是師兄說的,反正他沒被劈過。

采霞觀建在每日清晨有火燒雲特景的火霞山中,向東而建,有紫氣東來的寓意。

雞鳴,清風起。

雞是清風抓的山雞養成了家畜,暫當醒鈴用,主要是沒捉到母雞,不然頓頓加餐,加蛋,以形補形,師兄說的。

不明白師兄為什麼要補蛋,

迅速穿衣洗漱,提着半桶水,背着劍,要在一刻鐘內行無路之林上山。

道觀距山頂也不過二里路,不過不準走山徑,還必須提半桶水,水不能滴出來,上到山頂開始打坐吐納習道術。

直到太陽徹底升起,練一個時辰單手劍,必須提着半桶水練,然後換手再練一個時辰。

一開始清風很委屈,被打了無數次後也習慣了,練就練吧,雖然清風覺得清宇師兄今天大概是打不過他了。

練完劍,李清風又提着還是沒滴一點的半桶水下山回道觀,比上山稍快,如白駒過隙,凌波微步,也就比飛慢一丟丟。

其實清風是會飛的,但是要借用道具,比如劍。

師兄罵他臭顯擺,他就再也不飛了。

回到道觀清風開始洗菜燒水做飯,今天還要吃肉。

下山時,一隻比清風還大的野豬,頂着兩根岔過了豬鼻的獠牙,威風凜凜的撞向趕着下山的清風,然後就沒然後了。

這都被清風擺上桌了!

清宇師兄又不知道去哪了,反正沒事就玩消失,清風也不管他。

熟練的做好飯菜,吃過了早飯,提着橡桶去淋菜,然後還要種田,然後還要做乾糧,然後還要培植水果,還要照料藥材,忙完已經響午。

再次吃過飯後,休憩一個時辰,開始去藏書閣看書,不同於師兄的不耐煩,清風非常喜歡看書。

然而,幾千卷藏書快被他看完了。

申時,清風脫去上衣,光着膀子,手腳和腰腹綁着負重沙袋,開始練拳腳功夫。

清風練的玄陽心法,是師兄讓他練的,說是以後一定會感謝他。

玄陽真氣純陽純剛,有烈陽烘爐之力,除了威力無窮,更能剋制妖邪的陰毒玩意。

清風記得,清宇師兄說起陰毒兩個字時咬牙切齒,師兄肯定吃過大虧,不想師弟我重蹈覆轍,才讓我修的玄陽功。

師兄真好。

但是,負重練功打磨身體,不準運用心法,實打實的練體!

吃過晚飯,清宇師兄還沒回來。

清風去葯堂配了一劑驅邪散藥粉,藥粉不是真的能驅邪,是用來趕跑蛇蟲鼠蟻等煩人的東西。

還不能睡,睡前要練習畫符,這就很講究了,一筆錯,筆筆錯。

符分多種,辟邪,鎮妖,五行術法等皆有,據說還有降神符籙,能請下祖師爺顯靈。

祖師爺很厲害嗎?清風不知道。

畫符材料也多,硃砂,金漆,血符,草符,還有獸符,五花八門,非常難記。

不過,清風記性不錯。

最難的還是虛空畫符,需要以自身精血調動天地偉力於符身,引自然間的能量來運用,威力十分可觀霸道,可以說已經脫離「符」的定義,只是本質上還是畫符。

清風見清宇師兄用過一次,

打得清風飛了起來,疼了三天三夜。

不過清風怎麼都學不會,沒辦法,人各有所長。

從李清風懂事起就一直在做這些事,非常忙碌。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時間偷偷偷走了李清風的童年。

叛逆期,

李清風頂着叛逆完成了每日的功課,雙臉鼓得漲漲的坐在屋頂,不肯睡覺,也不說話吐氣,要把自己憋死。

可是他內力深厚,內息強勁,估計要憋一年半載才會死吧,真夠久的。

「師弟,你怎麼了?」李清宇頂着慈祥的笑臉,如同春風般的關懷嗓音響起,像是一個聖人。

「師兄,我天天那麼忙,你天天到處玩,天天不見人影,不公平。」李清風帶着哭腔怒聲道。

「師弟,你天資聰穎,有仙人之資,師傅常說,人間妖魔當道,百姓疾苦,惟有師弟你才能學道有成,拯救天下黎明於水深火熱之中啊!」清宇苦口婆心的安慰。

「可是我都沒見過師傅和其他師兄們!」清風心中燃起一道偉岸的身影,那是自己斬妖除魔,受世人稱讚的身影,隨即晃了晃頭,還是有點不忿。

李清宇苦色道:「他們不願見世人受苦難,義不容辭向著刀山火海走去,拋頭顱,灑熱血,只為還天地間一個朗朗乾坤。」

「我因為最沒出息,才被留了下來教導師弟你長大成才,也因為我的沒出息,不能下山去盪清妖魔,接他們回來,師兄有愧啊。」李清宇居然聲音沙啞,還擠下了兩滴馬尿。

李清風也是聽得很難受,決心不鬧脾氣,好好修行,下山接他們回來。

他聲音都明顯小了很多,

「我每天雙手都沒閑下來過……」

李清宇一怔,雙手搭在清風的肩膀上,無比認真的說道,

「小師弟,一定不能讓雙手停下來!」

他抬起自己的雙手,仔細的觀摩着這雙用來裝逼的親切的雙手,惋惜道:

「其實我小時候資質並不比師弟差,就是雙手太閑,才走上了一條罪惡的不歸之路啊。」

竟然淚隨聲下,真心的痛心疾首。

李清風心中一顫,嘀咕道:「原來雙手這麼重要,我一定不能讓他們閑下來。」

「師兄,對不起,我不鬧了,我這就去畫符,早日學有所成,接師傅和師兄們回來。」

清風稚嫩的臉上滿是堅毅之色。

「終於被我忽…勸解回正道,可喜可賀,山下的白雲鎮來了幾個新茶,我要去好好調理下她們的身體才行,嗯。」

李清宇心中開始默語,口上卻正聲道:「師弟,辛苦你了,拯救蒼生這麼大的擔子太重,你也要注意休息,為兄先行下山去行醫,先救眼前人。」

「不,一點都不累,我要更加努力,師兄你去吧。」

清風師弟更堅強了。

光陰似箭!

元景一十八年,初春,

萬物復蘇,正是繁衍的季節,

采霞觀,

有飛劍懸停在道觀門前,劍上踩着一男一女!

陳清華回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