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那一夜,她帶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那一夜,她帶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連載中

那一夜,她帶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來源:google 作者:那柳依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丞 沈茉染 現代言情

【萌寶+總裁+甜寵+雙潔】頂着私生子頭銜長大的南宮丞是一個冷漠陰鬱的男人,不婚主義,厭惡女人一次偶然的機會,沈茉染上了他的床,醒來後卻被他扔在一邊四年後沈茉染蛻變歸來,南宮丞把她堵在牆角,「原來那一夜,是你!」「你不是說了嘛,數字隨意填,忘了這一夜」南宮丞不上當,「孩子呢,是不是我的?」「孩子跟你無關!」恰此時,一個男孩兒跳出來,「放開我媽媽,」旁邊還有熟悉的沈柒柒展開

《那一夜,她帶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章節試讀:

恍惚中,沈茉染只覺得有一個重物壓在自己身上,任憑她如何掙扎,都動彈不得。

潛意識裡她只覺得這是鬼壓床,她一遍遍給自己說「不要緊張,放輕鬆」,直到她清晰嗅到淡淡的煙草清香,她才意識到,讓她瑟縮不已的是個人!

她奮力掙扎,卻遭到男人的果斷挾制。

她蔥段一樣的手腕在他手裡,彷彿不經一折般。

她微微睜開眼,眼底碎芒盈動,她櫻唇輕咬,咬出一道道血印子,抓被子的手也緊了又緊。

她深刻感受到自己的瑟縮,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一夜纏綿!

次日醒來時,沈茉染只覺得呼吸艱難,她睜開眼,自己的秀髮繾綣在她臉上,她慢慢睜開眼,開始胡亂的整理頭髮。

晦暗的屋子裡傳來一個微啞低沉的聲音,「醒了?」

沈茉染順着聲音望去,看到一軒昂身形鶴立於窗側,單手插兜,手裡握着一杯咖啡。

逆着光,沈茉染看不清他的臉,腦子裡突然想起昨夜。她往後縮了縮,拉了被子半掩面。

那人又淡漠一句,「支票在床頭,數字隨意填,忘了這一夜!」

沈茉染愣怔在那兒,這是什麼話,難道自己上了鑽石王老五的床!

但她又不是出來賣的,還沒有可憐到要拿這麼屈辱的錢。她拉了自己被扯破的衣服上身,旋即離開。

坐上往下的電梯,不斷有人對她進行指指點點,她知道自己衣衫不整,蓬頭垢面的樣子很是不堪。也正是這種嘁嘁喳喳的氛圍,讓她依稀想起昨日的事情來。

昨日是公司年會聚餐,她和閨蜜羅晶晶都喝醉了,她記得羅晶晶給了她一張門禁卡。她上來後在樓梯里碰到了一個男人,那男人一上來就抱住她,然後……就是……

她捂住臉,只覺得再也沒臉見人了!

冷靜後,她從包里拿出手機開始給羅晶晶打電話,但是一直處於忙線中。

她還沒有走出酒店,就接到了人力資源部的短訊,「經過考核,發現您不滿足公司試用期工作要求,故不予以轉正。」

同時也接到了羅晶晶的短訊,「親愛的,臨時被調去了A城,飛機要起飛了,回來再聚。」

沈茉染一時愣在那兒,意識停留在那張染紅了的床單上。

***

四年後。

英國一個高端寫字樓里,沈茉染突然接到了小女兒的求救電話。

「媽媽,媽媽,你快過來,家裡失火了,柒柒的手被燒傷了,柒柒很疼,柒柒很怕……」

旋即就是嗚嗚嗚的哭泣聲。

沈茉染倏地從凳子上站了起來,大驚失色,「失火了,什麼失火了?」

「姥姥在煲粥,她和哥哥出門了,我在睡覺,我聞着味道不對,才到廚房來,進來就看到裏面濃煙滾滾……咳咳咳……媽媽,你快來吧,我……」

沈茉染因為工作原因,被借調到英國一年,而女兒此時卻在萬里之外的江城。縱使沈茉染身生兩翼,一時半會兒也飛不過去。

她急忙掛斷電話,開始給姨媽王桂蘭打電話,電話是通的,卻沒有人接聽。她又給物業去了電話,但電話一直處於忙線狀態。

她急得要哭,卻強忍住,又給物業打過去,電話通了。物業人員了解到情況後答應立即派人過去。

電話剛斷,兒子沈衡的電話就過來了,「媽媽,沒事了,火已經撲滅了,妹妹也不哭了,你安心工作吧!」

沈茉染聽到兒子鎮定的聲音,終於鬆了一口氣,「你是怎麼撲滅的?」

沈衡淡然道:「鍋里的飯糊了起的火,我拿了一個大鍋扣上去,沒有空氣接觸,火就滅了。幸虧我和外婆來的及時,要不是家裡非得失火。」

「兒子,火很危險,下一次你就不要動了,讓外婆動。」頓了一頓,「你把電話給外婆!」

沈衡很是聽話,把電話迅速給了外婆。王桂蘭接了電話,就聽到沈茉染責備的聲音,「姨媽,你怎麼又做飯出門,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二次了,你想沒想過,柒柒還在家裡,萬一她出了事……」

沈茉染剛一出生,她的母親就死了。半個月後,父親續娶,沈茉染就一直寄養在姨媽這裡。姨媽一輩子未婚,一直把沈茉染當做親生女兒相待。

沈茉染未婚先孕,在父輩親屬中成了笑話,但是姨媽一直不離不棄替她照看兩個孩子。

但王桂蘭是個倔脾氣,她不喜歡聽別人數落。

她一聽沈茉染的語調,就直接開懟,「你在國外一個人倒是清閑瀟洒,你知不知道我一個人看兩個孩子有多辛苦!又是買菜,又是做飯,我一個人,可沒有三頭六臂!你既然嫌棄我帶的不好,你自己回來!」

沈茉染知道王桂蘭的脾氣,嘴硬心軟。

而且,這麼多年一直是姨媽照顧她,站在她這邊。

姨媽為了幫她,已經儘力了,只是她年紀畢竟大了。

沈茉染又囑咐了兩句,便掛了電話。

她慢慢坐了下來,同事過來問她是不是家裡出了事,她輕輕搖頭,禮貌答謝。

看着同事遠去的背影,沈茉染腦子裡突然浮現出女兒哭喊中恐懼絕望的聲音,她心猛地抽痛起來。

她痛苦的握緊了拳頭,兩行清淚默然滑落。

沈茉染一生凄苦,母親早逝,父親雖然健在卻對她不聞不問;她有一個親生哥哥,因為從小不生活在一起,也沒有多少情分。

唯一讓沈茉染感受到家庭溫暖的就是姨媽王桂蘭和一雙兒女。

不斷湧出來的淚水模糊了沈茉染的視線,女兒那麼恐懼的給她打電話,可想當時是多麼的絕望。

「媽媽,我是柒柒……」

「家裡着火了,只有我一個人……」

「媽媽,柒柒很害怕,柒柒被燒了一下……」

嗚嗚嗚……女兒的哭聲不斷在沈茉染腦子裡回蕩,柒柒也就不過三歲,還那麼小……

姨媽說的對,她該回國了。

沈茉染倏然起身,從文件夾里抽出早已寫好的辭職報告,向主管辦公室走去!

本文設定:本文男主先醒,女主不知道男主長什麼樣子。男主對女人比較厭惡,不屑於和女人親熱,加之女主頭髮覆面,男主不知道身邊的女人到底長什麼樣子。

所以,後文中男女主誰也不認識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