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拿着反派劇本的我意外成為團寵
拿着反派劇本的我意外成為團寵 連載中

拿着反派劇本的我意外成為團寵

來源:google 作者:容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子安 容生 現代言情

【綜藝直播+非典型娛樂圈+校園+團寵+遊戲+穿越】————————————————————————展開

《拿着反派劇本的我意外成為團寵》章節試讀:

床前站着的是丁悅兮。

「還以為你死了呢,都快開始了。」

「什……咳,什麼開始了?」

「晚間直播啊,你睡傻了?」

晚間直播?!葉子安摸索着翻開手機。

時間顯示:17:27

居然睡了一天一夜。

她揉捏着太陽穴,頭疼的看着手機里一連串的未接電話和短訊。

「趙一澤:在嗎?」

「齊昊:怎麼不接電話?」

「趙一澤:你還好嗎?聽說你生病了。」

「趙一澤:你好好休息,和團長的見面時間已經改到明天下午了。」

「齊昊:今晚的直播很重要,醒了聯繫我。」

「齊昊:今晚務必參加,全力協助A班獲勝。」

團長……是那個海螺姑娘吧。

不知道這個人明天還能不能記清昨天的事。

罷了,就算她想今晚見面也來不及了,還有半個小時開始直播,齊昊那邊說晚上直播很重要……

她有些困惑,晚間直播向來是每班選出幾個人參加團建活動,這次選中她了嗎?

即使選中了她,為什麼需要她協助A班獲勝?

節目組的各種規則原本就偏向A班,哪裡還需要人幫忙。

還有小愛……不知道她怎樣了,一天沒有消息。

頭疼。

每一件事都叫她頭疼。

她乾脆放下手機,重新躺平。

這下餘光恰好瞥見了方桌上放着東西,她轉過頭。

桌上有一個盆,裏面盛滿了水,盆沿掛着一塊濕毛巾,旁邊還放着退燒藥和一杯冒着熱氣的熱水。

葉子安環顧了一圈,確認屋裡只有自己和丁悅兮兩個人。

「這是……你弄得?」

「啊?我怎麼可能伺候你!是那個姓蘇的,賴在我的寢室不肯走。」

想想也知道,只有小愛會這麼照顧自己。

看來她真是燒糊塗了。

「哦對了,姓蘇的說如果你醒了先不要動,她馬上就回來。」

「好,謝謝。」

「你,你謝什麼啊!我可沒幫你們傳話……我就是坐在這無聊。」

「嗯。」

這丫頭口是心非的樣子和她以前的房東一模一樣,確實可愛。

葉子安想再休息一會兒,閉上眼睛後,忽然回想起了那個夢境。

為什麼那個夢這麼清晰且真實?

恐懼感彷彿鏤刻在夢境的場景中,她只是稍作回想便揮之不去。

難道它在預示着什麼嗎?

「百度搜索:做夢夢到下大暴雨」

「周公解夢:夢見下暴雨,事業發展的路上會遇到障礙。」

嘖,她怎麼記得夢到雨水是預示着發財來着。

「百度搜索:做夢夢到有人要殺自己」

「周公解夢:夢見別人要殺自己,預示着近期運勢不錯,會有財運。」

嗯,果然,是預示她要發財了。

「你傻笑什麼呢?」

「哪有。」

「我明明看到你在笑!」

「你那麼關注我幹什麼呀?」葉子安側躺着,好笑的瞧着丁悅兮。

原以為丁悅兮會傲嬌的懟她兩句,沒想到她突然湊了過來。

一臉嚴肅的開口。

「我感覺你很奇怪。」

「哪裡奇怪?你說話一定要湊這麼近嗎?」

「你是不是一直在演戲啊?」

……

葉子安腦中頓時警鈴大作,某些細思極恐的假設悄然浮現。

縱使她沒有刻意將鏡頭前後的狀態統一化,大多數人也不會輕易斷言她在演戲。

更何況憑丁悅兮所展現出的天真無邪,真的有這種觀察力嗎?

如果她們兩人是同類,那麼她是否早就關注到了自己?

如果她早關注到了自己,那麼昨天的事會不會與她有關?

如果一切全是假象,那麼這個人的真面目該會是……

雖然這些都是假設,但依舊讓葉子安頭皮發麻。

原本是她對丁悅兮感興趣,想慢慢調查她的身世,現如今形勢一轉,主動全化為被動。

她必須儘快搞清楚這個女孩的真面目。

「你從哪裡得出這個結論的?」

「就是……」

「安安你醒啦?太好了。」

蘇愛的出現,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她手裡提着食盒,徑直走到葉子安床邊,忙活一陣子把食物全擺了出來。

屋內安靜的只剩塑料與桌面接觸的摩擦聲。

「你們怎麼了?」

「我餓了寶貝。」

蘇愛的手背貼向她的額頭。

丁悅兮冷哼一聲,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感覺沒那麼燒了,這裡有小米粥,還有些易消化的流食,吃完再量一次體溫。」

她聽話的喝了口粥,粥熱乎乎的。

「好喝。」

「一碗破粥而已,有什麼好喝的?」

原本微妙的氣氛被掀去遮布。

一時之間,丁悅兮變成了盛氣凌人的老虎,在高坡上背光而站,隨時準備發起進攻。

即使再多的脾氣與自負,丁悅兮所表現出的形象都僅限於傲嬌的公主病這個層面,似乎因為自覺高人一等而不屑去主動招惹他人。

她們只見過她反擊,從未見過她狩獵。

蘇愛不解,兩個人不會在她出門的幾分鐘里吵架了吧?

葉子安卻忽然有了另一個想法。

「寶貝兒~你是不是專門去了趟學校食堂?」

「呀,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節目組安排的晚飯里一般都沒有粥。」

「我就說我家安安最聰明了!」

「那寶貝兒來一起吃嘛~」

「好呀。」

「你們倆噁心不噁心啊!」

「你擔心什麼?還是說你覺得我會喊你一起吃?」

葉子安言語挑逗着丁悅兮,眼神卻在毫不掩飾的審視對方。

只見丁悅兮氣的狠狠剁了下腳,拎起挎包奪門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