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那些年混過的日子
那些年混過的日子 連載中

那些年混過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此笙一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梟 李夢芸 都市小說

年少輕狂,只為追求理想那些年我們經歷的風雨,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路那些年混過的日子回想起來總會讓我們熱血沸騰展開

《那些年混過的日子》章節試讀:

我把唐芊芊送到女生宿舍樓樓下便走了,回到宿舍斌哥他們還沒回來,等了大概十分鐘他們還沒回來,我頓時覺得不對勁了,直接往廁所跑去。

因為是學校的那種傳統廁所,所以進去以後還可以往裏面走,廁所裏面人還是不少的,大多數都在抽煙,我一直往裏面走,走到最裏面的時候我看見一伙人在角落圍着,一看得有十多個人的樣子,

往裡邊走近時我聽到了傑哥罵人的聲音:「曹尼瑪的。」

我一下就急了,直接往裏面擠,這夥人全都在招呼斌哥他們,我直接往裏面頂,前面一個人堵着我,我上去就是一腳,直接把他踹倒在地上。

那伙人也反應過來了,好幾個人直接轉過身來招呼我,我可能也是急了,直接朝着面前那人的太陽穴猛地一拳,那人直接被我一拳打暈了。

正當我還要繼續動手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都停手。」

他們全部轉身看着我,讓開了一條道,我走進去就看見斌哥一身的腳印,臉還有些紅腫,傑哥的鼻子上還有一撮鼻血,樣子看起來也不太好,一隻眼睛都變得有些青紫了。

這個時候有個人叼着煙朝我走過來,過來以後他拍了拍我的臉說道:「就你特么叫李梟啊!你挺猖狂啊!知道我是誰不?」

我有些疑惑的說道:「你是誰,我們和你好像並沒有什麼恩怨吧?」

那人朝我吐了口煙圈笑道:「老子叫劉輝,昨天你們打我弟弟的時候不是還很猖狂嗎?」

我看着他說道:「弟弟?你是說陳岸?你搞錯了,昨天是陳岸先打我,斌哥他們只是碰巧路過幫了我,況且也沒有打陳岸,你們今天這樣,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劉輝不屑道:「打的就是你們,陳岸是跟着我混的,昨天你們打了我的人,我要是不出面找回這個場子以後誰還敢跟着我混啊!」

劉輝想了想又說道:「要不這樣,以後你們就跟着我混好了,今天下午放學,我叫上我弟弟,咱們到外面一起吃個飯,握手言和,怎麼樣?」

我看了眼斌哥,斌哥開口了:「我們誰也不跟,就自己玩自己的,我們不惹事,但是別人要想來找事我們也不會怕。」

話一說完,劉輝就動手了,他衝著斌哥抬腿就是一腳踹在肚子上,斌哥直接給他踹的靠在牆面上,劉輝一動手,其他人也都一起動手了,我們都被圍着一頓打。

斌哥捂着肚子,明顯岔氣了,我直接衝到斌哥的前面抱住他,用自己的後背護住了他,所有的拳腳都招呼到了我的身上,斌哥也顧不上痛了,邊推我還衝我吼道:「讓開,給老子滾開!」

打了幾分鐘,他們停下來,傑哥和矮子都倒在地上,我還死死抱着斌哥,後背疼的厲害,劉輝鼓着掌走到我面前點了支煙,抽了兩口他蹲下把煙塞到我嘴裏說道:「沒想到啊,你還挺抗揍的,不錯,我很欣賞你,我是工商系大三一班的劉輝,歡迎隨時來報復,走,散了!」

人陸續走出廁所,我也鬆了口氣,直接鬆手放開了斌哥,就叼着煙躺着,傑哥和矮子慢慢爬了起來,兩人都是一身狼狽,斌哥坐了起來,臉色很平靜的說道:「三兒,疼么?」

我抽了口煙看着他笑道:「不疼,就這能有多疼啊,沒事的,人家這麼多人,咱們打不過不丟人。」

斌哥吼道:「的確,他們人這麼多,我們打不過的確不丟人,但是連打都不敢打,這不丟人嗎!你為什麼要攔着我,哪怕就是打不過我也不想這麼窩囊!」

我正想說點什麼,但是發現什麼也說不出,斌哥繼續說道:「三兒,我知道你以前肯定不是認真學習的好學生,從你打的耳釘來看我就知道,你以前肯定有混過,為什麼現在你變得這麼畏手畏腳了?」

我抽了口煙說道:「我想好好學習,咱們不和他們打架,離他們遠點行嗎?至於這個耳釘…」說到耳釘的時候,我沉默了,吸了一大口煙還把我給嗆着了,我就靜靜的躺着,看着廁所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麼。

想着想着,我的眼角不自覺的滑落了幾滴淚,我開始大口大口的吸着煙,眼中的淚水越來越多,終於,我堅持不住了,我抱着頭失聲的痛哭,嘴裏一直大吼着:「啊!啊!嗚嗚嗚!」

斌哥到我邊上抱着我,我就像是一個孩子一樣,畏縮在他的懷裡不停地嘶吼着,發泄着,突然我感覺眼前一黑,直接昏了過去。

等我睜開眼時,已經是在醫務室的病房裡,左手打着吊瓶,唐芊芊趴在我邊上,睡著了,我心裏有些感動,斌哥他們不知道去哪了,病房裡只有我和唐芊芊,我慢慢坐起身,伸手把針管拔了,眼神有些漠然,並不在意這點痛。

唐芊芊被我的動靜驚醒了,她匆忙抬起頭來,迷迷糊糊的看着我,看到我手上針孔流出的血時,她一下就精神了,直接起身朝吊瓶這邊走來:「哎喂喂喂,我說三哥,你幹嘛啊這是,吊瓶都沒打完,你怎麼就把針拔了,你不疼嗎?」

我掀開被子下了床,看着她說道:「我睡了多久?斌哥他們呢?」

唐芊芊說:「你都昏迷一個下午了,成斌他們應該是去給你買飯了,你這是要幹嘛去啊,你現在是病人,趕緊回床上躺着,我去叫醫生。」說完,唐芊芊轉身朝門口走去。

唐芊芊剛走到門口,「吱呀」一聲,門開了,斌哥他們提着飯盒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三人根本就沒注意到唐芊芊,斌哥直接就和唐芊芊撞了個滿懷,這倒是把我整樂呵了,我又坐回床上,斌哥走進來看見我手上針拔了,笑臉一下就沒了。

斌哥走到我邊上皺眉道:「三兒,你這是想幹嘛?自己這樣拔針不痛嗎?聽醫生的,先把點滴打完了,吃飯,好好休息,明天就能好了。」

我淺笑道:「斌哥,這沒啥的,我就想回宿舍,不想在這待着,我不喜歡躺在病床上的感覺。」

斌哥點了點頭說道:「行,那你先把飯吃了,吃完再回宿舍。」

吃完飯後給醫生付了錢我便和斌哥他們一起回了宿舍,我和唐芊芊走在後面,斌哥他們走在我前面,我知道他們是有意給我們倆單獨相處的空間。

唐芊芊的腳恢復的很快,已經不用我扶着走了,她看了我一眼說道:「今天是誰把你們打了?是陳岸嗎?」

我沉默了一會便說道:「不是陳岸,我不知道是誰,和他們起了點小衝突罷了。」

唐芊芊語氣有些重的說道:「小衝突?小衝突會把你打的昏過去嗎!你就不能愛護好自己嗎!你看你這手上的針孔,現在還疼嗎?」說完她伸手輕輕撫摸了一下我手背上的傷口,眼神中透露出些許心疼。

我看着唐芊芊調侃道:「我怎麼感覺你好像很關心我啊,嗯..你不會是,喜歡上哥了吧?」

唐芊芊小臉微紅,內心有些小鹿亂撞的說道:「呸,臭流氓,誰喜歡你,要不是你上次沒讓我流落街頭,你以為我會來看你嗎,你可不要自作多情。」

我笑道:「那就好,你可不要愛上哥啊,沒有結果的,哈哈哈。」

唐芊芊沒有再說什麼,但眼神中卻透過些許失落,我眉心微皺,也猜到了這妞的心思,但我和她註定只能做朋友,因為我的心裏早已經烙下了另外一個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