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那些年,我們一起砍過的修仙者
那些年,我們一起砍過的修仙者 連載中

那些年,我們一起砍過的修仙者

來源:google 作者:蘑菇屋下的松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小玉 林小鹿

那一年,七歲的男孩兒帶着妹妹踏入了修仙界,然後,修仙的全瘋了!出來修仙,你天賦好不好,寶貝多不多,有沒有機緣,這些都不重要,但你一定要記住,有一個人你不能惹雖然這個人並不是什麼修仙之人但是他的刀,比光還快,快到你根本來不及調動靈力他的拳,比天還重,重的可以一拳讓這個世界停止自轉他的嘴,比我還賤,賤的可以讓烈陽流淚,讓皎月燃燒他是誰?他是一個沒有修仙天賦,卻在修仙界練武的靚仔多年以後,修仙界一眾大佬們問他:「林大靚仔,你一個練武的為啥非要跑到修仙界呢?」少年笑嘻嘻的回答道:「我只是沒有修仙的天賦而已,但我超喜歡在修仙界玩耍的,那裏面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還有各種花里胡哨的特殊才華,哎喲我超喜歡裏面的」修仙大佬們集體絕望:「喜歡?喜歡你提着把刀砍了半個修仙界?」展開

《那些年,我們一起砍過的修仙者》章節試讀:

峨眉,神州六大仙門道宗之一,在神州大大小小的宗門王朝中久負盛名,門下有內門弟子數千,外門弟子更是不計其數,立足神州大地已有萬年之久,是一等一的仙家福地,曠絕古今。

巨大的蒼茫大地之中,十座拔地而起的巍峨山峰圍成一個環形,通天徹地,高聳入雲,而這些山脈奇特之處非常明顯,每座山的山體從中段往上開始就是白雪皚皚,儼然是十座雪山。

而中段往下,則是清一色翠綠密林,絲毫不受雪頂影響,充滿了生機,遠遠望去,上白下綠,猶如蜃樓之景。

這裡,就是仙門峨眉的地界。

此刻,九座山峰最北邊的巍峨巨峰之中,一道熾烈的白虹劃破長空,疾馳沒入一座山峰中段,白虹之內,李明儒帶着林小鹿,小玉兒兄妹二人,從天而降,轉瞬間落在一處古色古香的庭院內,而剛一落地,就能聽見林小鹿清脆的哭喊聲。

他被嚇壞了,長這麼大都沒這麼被嚇過,一路飛行,才七歲的他看到了無數江河流海,山川異域從腳下飄過,嚇的他差點尿褲子,只能一直捂着自己妹妹的眼睛,然後自己一路慘叫着飛過來。

小玉兒在一旁看了看自己嗷嗷大哭的哥哥,有些不解哥哥為啥哭的這麼凄慘,她一路上被林小鹿捂着眼睛什麼都沒看到,倒是沒怎麼感到害怕。

三人落地後不久,庭院內就冒出一個身穿鵝黃色素裙,臉蛋有些嬰兒肥的少女,急急忙忙的跑到李明儒面前拜見。

少女拜見完李明儒後好奇的看了看林小鹿和小玉兒兩個孩子,紅撲撲的臉蛋上掛着一絲驚訝:

「師尊您真厲害,才半個時辰就收到弟子啦。」

李明儒不置可否的點了下頭,背負着雙手道:「妙心,這兩個孩子以後就是你的師弟師妹,為師就交給你負責了,你好好教導他們。」

被喚作妙心的少女聽後臉上露出欣喜,連忙大聲表態:「師尊放心,徒兒知道小師弟小師妹一定是師尊千挑萬選出來的好苗子,定會認真教導,絕不辱沒我們摘星一脈的名號。」

李明儒聽到少女的話後老臉一紅,尷尬的咳嗽了一下,隨後瞪了一眼還在哭喊的林小鹿。

「行了,你還沒哭夠嗎?冬瓜村一霸?」

男孩兒顫抖着雙腿,又斷斷續續哼唧了一會兒才止住哭腔,眼淚巴巴的哭問:「我這是在哪兒?」

李明儒沒搭理他,直接開口道:「你兄妹二人今後就居住在這裡,跟隨你們的師姐好好修鍊,不可惹是生非,否則為師定不會輕饒。」

說完他就準備去跟自己的掌門師姐交差,交完差好回洞府繼續觀賞小黃書。

待李明儒轉身化作一道白虹衝天而去,古色古香的庭院內,就只剩下嬰兒肥少女和他們兄妹二人,這會兒林小鹿也已經緩和下來,牽着妹妹的手看向面前的少女。

少女也好奇的看着他倆,明媚的臉上滿是驚喜,帶着哄小孩子的語氣笑道:「師弟師妹好,在下摘星一脈李妙心,今後就是你們的師姐了,你們叫什麼名字呀?」

「姐姐好,我叫林小玉。」小玉兒脆生生的回答道,同時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看着她,覺得眼前的這個姐姐好漂亮,比村裡的那些姐姐們加起來都要漂亮。

李妙心都快被小玉兒可愛的樣子萌化了,心頭歡喜的不行,揉了揉她圓溜溜的小腦瓜後美目看向了林小鹿。

「小師弟,你叫什麼名字呀?」

林小鹿這會兒已經不怎麼害怕了,他看着面前年紀大概十五六歲的少女,腦袋一仰,酷酷的冷哼道:「女人,你沒有資格問我問題!」

李妙心聽了一愣,臉上露出短暫的可愛痴呆表情,隨後驚呼一聲:「啊~好可愛。」一把抱住林小鹿就是一頓搓揉,直把男孩兒搓揉的嗷嗷大哭。

「哈哈。」少女和兩個孩子認識完就一手牽着一個,開心的帶着他倆走出庭院。

庭院外,一路閣樓林立,青石鋪路,還有花草清香,如同仙境,這神奇的一幕倒是把兄妹倆看的心神蕩漾,心底的緊張與忐忑也少了幾分。

「師弟師妹,你們一路過來應該很辛苦吧,師姐先帶你們去膳食房用膳,然後再帶你們去領取一些生活物資。」

一聽『用膳』二字。兄妹倆的目光頓時又亮了幾分。

林小鹿被李妙心牽着,走過四周美輪美奐的環境,心中覺得這地方好像還不錯啊。

比村子裏強多了,還能用膳。

就是這裡好像沒什麼人,一路走來雖然環境優美,但都是空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女人,這裡為啥一個人都沒有?」他拽拽的向李妙心道出心中疑問。

李妙心抿了抿紅唇,笑吟吟的道:「小師弟,你要叫我師姐。」

林小鹿小臉一扭,表示不願意,而李妙心則帶着喜愛的口吻笑道:「你不叫我師姐,那我就不理你。」說完,她也學着男孩的模樣,傲嬌的一扭頭。

這可把林小鹿氣的不輕,想要掙脫李妙心的手,但用了吃奶的勁兒都掙脫不掉。

無奈,本着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他才悶着鼻子哼了聲「師姐。」

「嗯哼~」牽着他的李妙心這才答應下來,歡喜的笑道:「咱們是峨眉中的摘星一脈,這整座摘星峰都是咱們的。

但由於師尊他老人家太懶了,天天躲在洞府里不出來,也不愛招弟子,而且摘星一脈本身也比較特殊,所以就導致咱們整個摘星就只有兩個弟子,一個是正在閉關的大師兄,第二個就是師姐我,當然,現在還多了你們倆。」

林小鹿聞言撇了撇嘴,看來自己和妹妹認的這個老大不靠譜啊。

村裡的說書先生說過,出來混,最重要是跟對人,看來自己以後得帶着妹妹換個老大了。

他接着問道:「我跟我妹妹來了你們這兒,每天都需要幹些什麼?」

「暫時什麼都不用干。」李妙心解釋道:「你們倆年紀還小,先去宗門的識字堂學識字,然後會學一些基礎的修行理念,偶爾也需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雜物活。」

「大姐姐,我們是跟你學嗎?」穿着肚兜的小玉兒好奇問道。

少女寵溺的捏了捏小玉兒的小臉,笑着道了句不是。

「識字和學習修行理念,都是在宗門跟其他分脈的內門弟子一同學習的,只有你們達到凝氣境之後,才會由師姐來傳授你們摘星一脈的本事。」

「懂了。」林小鹿老氣橫秋的一點頭:「就跟在村裡上學堂差不多。」

「唔~」李妙心想了想後緩緩點頭:「小師弟說的也對,前期確實是跟上學堂差不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