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年代嬌妻:穿到七零撩糙漢
年代嬌妻:穿到七零撩糙漢 連載中

年代嬌妻:穿到七零撩糙漢

來源:google 作者:南風斷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青峰 現代言情 阮佳

阮佳撿了個漂流瓶,把自己撿到全家唯一的電器是手電筒的年代了,她的內心是崩潰的更讓她崩潰的是她那個雙胞胎妹妹也是穿來的,還是個缺心眼家裡一個壯勞力也沒有,頓頓紅薯芋頭青菜,非常養生,就是不頂餓,嘴裏淡出個鳥來地主的女兒在村裡不招人待見,原主因為喜歡新來的知青,陰差陽錯,尋了短見阮佳很無語,原主是不是傻!弱雞知青能有單手就能把她抱起來的生產隊長香嗎!被人罵死的癩蛤蟆一定要想吃天鵝肉嗎,就不能想想糙漢子嗎!缺心眼妹妹一把推開屋裡的牆,「姐,糙漢子香不香的我沒興趣咱就是說,這塊屋中地能不能讓我吃飽吧!展開

《年代嬌妻:穿到七零撩糙漢》章節試讀:

不緊不慢的腳步聲自門外傳來,門口進來一個中等個頭的年輕人,十七八歲的樣子。

白皮膚,白襯衫,黑褲子,黑皮鞋。

阮佳側撐着臉掀起眼皮睨了一眼,神色淡淡垂下視線,指尖輕叩臉頰。

周知青不愧是從大城市來的,真是喜歡窮講究。

干農活就沒有乾淨的,他倒是捯飭得一身乾淨清爽的過來了。

頭髮梳得油亮服帖,襯衫褲子還帶着剛拿出來的摺痕,皮鞋擦得錚亮。

她忍不住往辦公桌那邊瞟過去。

精神又省事的寸頭,破舊的灰襯衣領口磨破了邊,兩個肩膀縫着大大的深藍色補丁。

最上面的扣子沒扣,喉結弧度鋒利,微敞的領口半掩線條明顯的鎖骨。

幾個褐色泥點子點綴在小麥色皮膚上,喉結隨着喝水動作上下滾動,阮佳張開手指擋住眼睛。

要死了,她是腦子進水了吧。

一會就要被罵得狗血淋頭,腦海里還很倔強地飄滿性感二字?

阮畫像條鹹魚一樣趴在桌上,視線正好對着門口,看見周知青挺胸收腹走進來,倒胃口地撇撇嘴換了一個方向趴着。

這是什麼土鱉憨批?

梳中分也就算了,還用水打**梳得一絲不苟。微抬下巴端着架子自以為很有氣質的樣子,多看一眼都怕忍不住上手捶他。

「宋隊長,請問儂找阿拉來是有啥事呀?先講清楚好不啦,這個,是儂讓二斗把阿拉從田裡叫過來,等下不好扣阿拉工分哦?」

帶着明顯口音的散裝普通話讓阮畫噌地一下把頭轉過去,好傢夥,這貨就是周知青?!

就這?

除了皮膚白,五官還算端正,長相很普通啊,渾身一股子小家子氣。

「嗯。找個位置坐,等人來齊再說。」宋青峰蓋上茶缸蓋子,瞥了一眼阮家姐妹的反應,眉梢微挑。

阮畫那一臉吃了屎的難看錶情是怎麼回事?

二斗不是說前些天還見過她偷偷往周知青窗台上放了一捧油茶泡嗎?

個個又肥又嫩水靈靈,一看就知道是花了功夫挑出來的。

以前都不敢正眼看人家,現在又是撇嘴又是皺鼻子,就差往人家身上吐口水了?

宋青峰視線移到阮佳身上,這個倒是合理多了。

先前在水田那邊說得振振有詞,現在見着正主了,因為難為情捂住了臉。

想到二斗跟他說的那些事,心裏的火氣一下就竄了上來。對周知青思想不端正已經很要不得了,早上還對他那樣!

強烈的視線讓阮佳本能地鬆開手抬頭望過去,對上那雙憤怒的眼睛,着實有些不明白他在生氣什麼。

周知青進來,她都懶得多看一眼。

想不明白又低頭檢查了一下穿着,摸了一下臉,沒發現有什麼不妥啊…

微微偏頭,以詢問的眼神望過去。

看她滿臉委屈無辜的小模樣,宋青峰氣得倒吸一口氣,險些出聲訓她。

還能不能正經嚴肅一點了!

瞥見姍姍來遲的劉家七口人,抓着茶缸子重重拍在桌上,「你們怎麼不磨到天黑再過來!叫你們換身衣服,你們是在家裡現裁嗎!還要在上面繡花嗎!」

劉工分滿臉喜色領着家裡人走進來,拿了自己的茶缸子倒水,「家裡豬婆落仔,是耽誤了一會,落了五頭豬仔呢~」

「豬婆落仔又不是你落仔,用得着這麼多人做接生娘?!」

那邊砸桌子砰的一聲,嚇了劉工分一跳,手一抖,熱水灑出去不少,臉色頓時不好看了。

「你搞什麼火氣這麼大?」

「你說搞什麼!上工時間搞出那麼多事,叫你們過來解決事情,還在家裡磨洋工!」

劉工分自知理虧,擺擺手,「行行行,耽誤時間是我們不對,我接受批評。」說完端了熱水放在劉小英面前,回到宋青峰旁邊坐下。

「事情一件一件來解決。」宋青峰板著臉指指劉小紅和周知青,「劉小紅為什麼送野花給周知青,講一講。」

劉小紅瞄了一眼周知青的後腦勺,握緊拳頭站起身,「周知青講他房間缺少新鮮的生機,給了我一毛錢,請我幫他采一紮美麗的野花裝飾房間,帶來春天美好的氣息。」

阮畫聽懂了,哈哈哈哈直接笑出聲。

散裝普通話,狗屁不通的遣詞造句硬要拽文,陳述事實還要夾帶抒發感情鬧哪樣?

「你還有臉笑,以為自己坐在這裡很光榮嗎!給我嚴肅點!」

宋青峰嚴厲的眼神橫過去,阮畫本能地埋頭當鵪鶉,抓了阮佳的手過來寫字吐槽。

黑臉汪,注孤生。

阮佳抽抽嘴角,回寫:低調,別惹他。

「周知青,她講的是不是事實?」

「是呀是呀,阿拉是給了她鈔票表示感謝滴呀!」周知青接話很快,眼裡閃過厭惡。

鄉下泥腿子老老實實種種地嘛好唻,長得不要太丑哦,哪個要收她鮮花啦,早就丟掉了。

既然她想好了由頭嘛,順着就好啦,劉工分不好得罪的呀。

「行,周知青先回去幹活。」

宋青峰揮手讓他走人,瞥了一眼明顯鬆了一口氣的劉小紅。

有的事情,沒必要鬧大,還是讓劉田旺自己去教女兒吧。

周知青路過阮家姐妹那桌,厭惡地斜了她們一眼,沒想到阮畫回以輕蔑的大白眼,阮佳看都沒看他。

心裏既鬆了一口氣又吊起一口氣,感覺自己像被扇了一個耳光,很是惱火。

她們啥意思嘛,連累了他出洋相,現在還敢擺臉色給他看?

宋青峰見他停在那滿臉不忿看着阮佳,眉頭一皺,屈指敲桌子,「還在那磨蹭什麼,做你的活去,這裡還有事要處理!」

等他走後,沖阮佳揚揚下巴,語氣平和了不少,「先前在田裡打了岔,你現在講一講為什麼要跟她們打架。」

阮佳意外的挑了一下眉毛,這人原則性還挺強,被帶節奏跑得那麼偏,他還記得要兜回來。

聽這口氣,好像也沒打算要罵死她?

她捂着肚子站起身,沖他甜甜一笑。

「昨晚因為劉小紅害我,我家都沒睡好,所以清早只割了一擔豬草回來。家裡又出了點別的事,又要上工,沒趕上給劉家送豬草。她們懷恨在心,說要殺我們,撕爛我們的臉。泥人也有三分火氣,就這樣打起來嘍。」

「哦,還有。我認為,我們已經積極改正錯誤了,以後就不給劉家送豬草了。我們現在的目標就是響應大隊隊長和書記號召,努力搞生產,擼起袖子加油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