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娘子,我要帶你一起飛
娘子,我要帶你一起飛 連載中

娘子,我要帶你一起飛

來源:google 作者:郎嘆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沈錯韓蕊兒 郎嘆花

穿越成廢材書生,父母雙亡、家無餘糧,妹子病餓在床逆天改命從入贅開始,詩書入道,名震八荒,好男兒只差紅袖添香給我一個娘子,你就是我蕩滌天下的力量讓仇者痛!痛!痛!讓親者爽!爽!爽!飛翔的人生就是這樣!展開

《娘子,我要帶你一起飛》章節試讀:

香蘭送來的聘禮,除了一身新郎袍服要穿,十個金幣讓芸兒收起來,幾匹綢布可以做衣服,其餘的東西,對於馬上就要入贅的沈錯就沒什麼用了。

留下一些糖果點心和兩掛臘肉應付這兩天,大部分東西,沈錯讓村長拿去給鄉親們分了。

芸兒心靈手巧,用那幾匹綢布給沈錯和自己做了幾身新衣裳。

入夜,沈錯坐在院子里,對着滿天星光,又拿出那顆青色鵝卵石來把玩。

這顆石子的表層布滿均勻的麻點,大小跟大拇指差不多。沈錯已經對它揣摩好幾天了,甚至按照書上寫的「滴血認主」橋段,刺破手指在石子上滴血,也沒有任何反應。

這顆石子,到底藏着什麼秘密呢?

芸兒做完最後一件衣服,伸着懶腰走出來。

「芸兒,有關哥的身世,你知道多少?」沈錯扭頭問道。

「娘沒告訴你嗎?」芸兒偎依到他身邊坐下。

「娘臨死時就告訴我,我不是她親生的,這顆石子可能與我的身世有關。」

沈芸道:「娘病重以後跟我說過一些事。娘說,咱家原來是住在別的村子,祖輩都是普通農戶。一天晚上,聽到門外有嬰兒啼哭的聲音,開門出去一看,你不知被什麼人放在門口,旁邊放着一包金子和這顆石子。另外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着你的名字,剛剛滿月,你的親生父母遭難,懇求爹娘把你當做兒子撫養,等你十八歲再把那顆石子交給你,就能明白自己身世了。爹娘帶着你離開原來的村子,用那包金子在靠山村買房買地,落戶到這裡。」

「這樣啊……」沈錯沉思。

十八歲,還差一年多呢。

為什麼一定要等到十八歲?

「哥,你可不能把這顆石子弄丟了。」

沈芸想到什麼,又跑回房裡,做了一個剛好能夠放進石子的錦囊用紅繩串着,掛在沈錯脖子上:「這是哥的身世信物,得貼身藏好才行。娘把這個秘密告訴我以後,有時我就想,哥會不會是王公貴族的落難少爺啊?等你滿了十八歲,拿這個信物找回自己家,該多好!」

多夢的丫頭,又開始憧憬美好的人生了。

沈錯愛憐地摸摸她的小腦袋,笑道:「回房睡覺吧。明天,我們去韓家!」

這一夜,芸兒睡得很香,沈錯卻是沒睡着。

翌日,吉時。

韓家的迎親隊伍,敲敲打打來到靠山村。

男人娶親是新郎迎接新娘,女人招婿是由一個長輩出面迎接新郎。

沈錯換上新郎袍服,胸前戴上大紅花,騎上高頭大馬,身邊跟着芸兒,徐徐向梅鹿鎮行去。迎親隊一路敲鑼打鼓,燃放煙花爆竹,好不熱鬧。

幾里路程,人們對着沈錯指指點點,譏笑不止,甚至破口大罵。

贅婿就是這麼沒地位,讓人看不起。

沈錯不以為意,既不覺得羞恥,也沒有沾沾自喜,懶得去看那些氣急敗壞得過了頭的人。他們當中,其實不知道有多少人心裏對他羨慕嫉妒恨呢。

要不然,韓家招婿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報名,幾百隻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

好在有韓家護衛開道,不然沈錯感覺自己可能會被人圍毆。

不多時,沈錯來到韓府大門外。

大門緊閉着,只開着側門。

一個管事帶着家丁僕婦在門外迎候。

沈錯勒馬停下,看着那名管事道:「怎麼不開大門。」

那管事皮笑肉不笑地道:「贅婿只能走側門。」

沈錯認識他,正是考核那天出來張貼榜單的中年人。

旁邊圍觀的百姓發出鬨笑,有人大聲喊道:「沈廢材,你能從側門走進韓家,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知足吧廢材!」

沈錯眼眸一凝,認出帶頭嚷嚷的傢伙,正是學院幾個廢物同學當中的一個,前幾日他們被韓家護衛暴揍了一頓,現在臉上還有青淤傷痕。他們怎麼就這麼跳呢……

嗯?這些雜碎,這時候怎麼還敢叫自己廢材?

沈錯很快想到一個可能,自己在招婿考核中的驚艷表現,那首傳世之作、那幅楷體書法和一言誅心斥走大武師種種……丁點消息都沒有傳出來!

王奔、高秀才兩人當天就回縣裡去了,他們不會在鎮上傳出消息。另外知曉內情的人,韓蕊兒連貼身丫鬟香蘭都沒告訴,大長老、韓明、葛玉娘、陸鳴……大概也沒跟任何人說起。

難怪,自己在世人眼裡,還是第一廢材啊!

「管家貴姓?」沈錯問那管事道。

管家和管事是有區別的。管家由家主任命,地位幾乎相當於半個主子。

而管事,則是各房在僕役中任用的小頭目,地位差遠了。

眼前皮笑肉不笑的管事,是二房夫人葛玉娘的心腹,他此刻正是要給沈錯一個下馬威,沈錯也不介意踩踩他,看最後誰打誰的臉。

明知他是管事,故意叫一聲管家。

「不敢,小人僥倖得到二房老爺夫人看重,忝為管事。在韓家做事不敢稱姓,名字叫做來福。日後還要姑爺多多關照。」這來福嘴裏說得謙卑,頭卻是高高昂起,雙手也背在身後,在沈錯面前哪裡有一點做下人的覺悟?

「原來是來福啊……這話好說。」沈錯看着來福就像看一條狗。「本姑爺問你,韓家的嫡子娶妻,新娘走的是哪個門?」

「自然是走大門!」來福想也不想地道。

「那麼,韓家的嫡女招婿,為何不走大門?」沈錯稍稍俯身,咄咄逼人地盯着來福。

「呵呵……沈姑爺,您可能忘了您只是個贅婿。您入了韓家,身份可不能跟夫人和少奶奶們相比……就是跟我這個管事相比……也就那麼回事吧,呵呵……」來福的眼睛和面部表情十分精彩,說話腔調也隨着話語內容抑揚頓挫,滿滿都是透着對沈錯的鄙夷。

大群圍觀者看到沈錯不老老實實進門,居然夠膽質問來福管事,都來了興緻,靜聽兩人對話。待來福給出答案,俱都爆發出一陣大笑。

這個無腦姑爺,真是自取其辱啊!進了韓家,他的地位恐怕比家丁僕役都高不了多少,幹嘛非要來福管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

「沈廢材,入贅韓家你怕是連條狗都不如,趕緊夾着尾巴從狗洞里鑽進去吧!」那幾個欺負沈錯慣了的同學,又夾在人群里嚷嚷。

沈錯不為所動,眯起眼睛道:「來福,你說的或許不錯。本姑爺算不得什麼,可是蕊兒小姐呢?她是什麼人?」

「蕊兒小姐是韓家嫡女,在嫡小姐中排行第三,族裡都稱為三小姐。」

「那麼,嫡小姐的地位,在韓家不如嫡少爺?」沈錯步步緊逼。

「這個……話不是這麼說的……」

來福感覺有點不妙,好像自己被沈錯的話術引進什麼圈套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