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溺寵穿越殘王妃
溺寵穿越殘王妃 連載中

溺寵穿越殘王妃

來源:google 作者:妖魘魘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華月菲 華鳶

新婚之夜,燭火通明漫天飄落着鵝毛般的大雪,銀色的月光給大地布上一層銀裝「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賓客雲集的豪華府邸不斷傳出歡聲笑語,就像一把刀,不斷的凌遲着站在獨孤府大門外華鳶的心心,真的好痛……展開

《溺寵穿越殘王妃》章節試讀:

  她怎麼也沒想到大小姐會是那種人,竟然連對她那麼好的小姐都要害,真是壞透了。

  華鳶眼底閃過一道精芒,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看來,洛夢對雲馨郡主還真是恨透了,連帶着昨日陰了她一把的華月菲也被洛夢恨上了,否則華月菲之事也不會如此快速的鬧到這般世人皆知的地步。

  想到昨日洛夢對自己幾次三番的暗示,華鳶眉宇間不禁微微皺起。

  重活一世,她絕對不會再讓自己落到前世那般地步,今生,她不會再受任何人的掌控和利用!她華鳶,要當自己命運的掌控者。

  不過在擁有掌控自己命運的能力之前,她還需要努力建造自己的勢力,如此一來,即便將來發生任何事,她才有能力保護自己。

  前世那種被世人拋棄,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絕望,她再也不想嘗試了。

  有些痛,一次足矣!

  「小姐,小姐…小姐你怎麼了?奴婢只是道聽途說,也有可能是假的,小姐千萬不要傷心,當心氣壞了身子……」白琴見自家小姐皺眉出神的模樣,還以為她是在為華月菲的事情傷心,趕緊補充的說道。

  聞言,華鳶回過神來,眼眸對上白琴那張焦急的臉,心中湧出一股暖流,柔聲說道,「白琴,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白琴,方才你說那些話不要讓別人聽到了,雖說爹爹最是疼我,可她身後也還有個老夫人護着,你這番話若是傳到老夫人耳中,免不得要受苦。往後這些話不要在說了,知道嗎?」華鳶不緊不慢的對白琴說道,同時也毫不掩飾的默認了方才白琴傳來的消息。

  她落水,的確是華遠飛一手策劃,這是不爭的事實。

  「小姐,難道真的是她害得小姐你……」白琴渾身一震,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滿臉震驚得看着華鳶問道。

  打斷白琴的話,華鳶眉宇間帶着幾分嚴肅的看着白琴,一字一句的說道,「白琴,此事你我心知肚明便可,千萬不要說出來,最起碼現在不能說。且不說我們沒有證據,即便是有證據也不能拿出來,因為她縱使有千萬種不是,可她畢竟還是爹的女兒,我的姐姐,若是此刻我們把這件事告知天下,世人會如何看我?如何看爹爹?如何看我們華府?其中弊端實在太多,萬不可輕舉妄動。除非有一天爹爹對她徹底失望,徹底的放棄她。」

  不論怎樣,爹爹對她的好她都記得,如非必要,她真的不想讓爹爹傷心,這也是她為何會放任華月菲的原因之一。

  白琴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心中知道小姐長大了,自打上次墜湖被救後整個人就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有時候她都有些懷疑這個小姐是否還是她熟知的那個小姐?

  白琴眼底那一閃而過的疑惑沒逃過華鳶的眼,不過她什麼都沒說。

  有時候,無知才是一種幸福!

  她重生的事太過詭異,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對她忠心耿耿的白琴。不說,對她而言才是最好的保護方式,有時候知道得越多,危險才越大。

  「白琴,你去把我娘前些時日給我的白玉手鐲取來,姐姐遭受如此委屈,當妹妹的我理應前去安慰,否則豈不叫世人看來我們相府的笑話。」抬頭瞧了眼時辰,華鳶眼底閃過一道精光,對白琴這般笑道。

  白琴聞言,轉身走開。

  與此同時,相府北面的禮佛居中卻接連傳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砰——」又是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還伴隨着少女挨打時的哭喊聲。

  「沒有……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小姐饒了奴婢吧,求小姐饒了奴婢,求求小姐了…啊——」

  「啊——小姐饒命,求小姐饒命啊!」

  ……

  「賤人,都是些賤人,滾,都給本小姐滾出去……」平素看來最是溫和善良的華月菲此刻最是狼狽,髮絲凌亂,雙眸通紅,嬌俏的容顏布滿猙獰,很是狼狽可怖。

  想到自己這麼多年的辛苦付出就要得到回報的時候,卻被人識破打亂了她一切的計劃。現下天下人都知道她華月菲是個心腸歹毒心狠手辣之輩,她極力隱藏十多年不想被人知道的事情也鬧得世人皆知,她心中恨意滔天。

  又過了許久,待得房中被她徹底摔砸了個徹底後,禁閉的房門嘎吱一聲打開了。

  華月菲從房中走了出來,身後跟着渾身顫抖眼中還殘留着懼意的丫鬟,華月菲換了身衣裳,重新梳了個法式,神情間恢復了往日的模樣,僅是從她臉上卻是看不出任何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