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的身上總有光
你的身上總有光 連載中

你的身上總有光

來源:google 作者:耳朵咬月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明洛 現代言情 陳楊

周明洛從來沒想過,除了沈沐之外她還能遇見第二個對她噓寒問暖的人可是等到她向他表白的時候對方卻說:「你誤會了,我關心你只是醫生的職責」周明洛苦笑:「陳楊,我是摔傷了,不是摔傻了我第二個腦袋都快長出來了,你還關心我?不喜歡就直說唄」直到後來住院的人換成了他,周明洛才明白,陳楊就算死了,身上所有地方都是軟的,他的嘴也是硬的醫生×網文作家互相治癒第一次寫文,別罵我別罵我別罵我別罵我(如果不喜歡的話,就輕點罵)展開

《你的身上總有光》章節試讀:

陳楊看着周明洛背影,想要叫住她說些什麼,可是最終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而周明洛在回到房間之後,原本一直克制的情緒,在她關上門的一瞬間頃刻崩塌。

她靠在門上,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從一開始的嗚咽到最後變成了掩面痛哭。周明洛不想這樣,可是她沒辦法。

她走到床邊的抽屜里拿出沈沐給她送來的葯,連水都沒喝就直接吞了下去。

然後坐在床上,任由眼淚滑落。在這種情況下她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這一瞬間,那種似曾相識的絕望,孤獨,還有恐懼壓的周明洛幾乎喘不上來氣。

她一直偽裝自己,大學時期的周明洛是最糟糕的,那時候的她總是反應很慢,甚至有一點傻乎乎的。

她拒絕交朋友,拒絕和陌生人說話,所以大學四年她幾乎一個朋友都沒有,給別人的印象也是孤僻。

後來畢業之後,她不得不學會偽裝自己,她可以一晚上不睡第二天依舊裝作活力滿滿的去上班,她可以上一秒和別人嘻嘻哈哈的開玩笑,下一秒就一臉冷漠。

如果她的大學同學在畢業之後見到她一定會覺得周明洛變了一個人。其實並沒有,兩個都是她,只不過一個是真正的她,一個是假的她。

不論是哪一個,周明洛都在盡量偽裝自己,讓自己變的在外人看來堅不可摧。可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遇到事情她依舊是那個脆弱敏感容易崩潰的周明洛。

就比如今天,那些人的議論輕易就把她帶回到了她最痛苦的時候。周明洛也想做到遺忘過去,可是她試過了,她發現自己做不到。

如果陳楊他們沒有及時出現,可能她連想要躲回到房間里哭的機會都沒有了吧。

就在這時,周明洛聽到敲門的聲音。她原本不想讓人進來,可是想了想還是說了「請進。」

不管進來的是誰,他都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

於是她趕緊抓起身旁的枕頭蒙在了臉上,她想這樣總不能被人看到了吧。

「我剛剛看你情緒不大好,所以來看看。」是陳楊,他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邊跟她解釋他為什麼會來。

「我沒事,那個阿姨現在怎麼樣了?」周明洛依舊把臉埋在枕頭裡。她還沒做好面對別人的準備,哪怕那個人是陳楊。

陳楊有些沒想到周明洛自己都這樣了,卻還在想着關心別人。「她現在情緒好很多了,院長在陪着她辦有關手續。」他說完又問了一句:「周明洛,你真的沒事嗎?」

這是他第一次見她名字,聞言周明洛慢慢抬起頭看向陳楊,臉上還掛着淚水。

陳楊從旁邊抽了一張紙巾,走過去幫她把臉上的淚水擦掉。周明洛依舊看着他,只不過他的動作越溫柔,她就越想哭。

後來直接變成了陳楊一邊幫她擦眼淚,周明洛一邊哭。最後陳楊放棄了,他把紙巾放在一邊對她說:「哭吧,都哭出來就好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的肩膀可以借你哭一哭。」

周明洛聽完他這話,也是不客氣,直接撲到陳楊懷裡,哭的撕心裂肺。

陳楊輕輕的抱住她,用手揉了揉她的頭,就像哄小孩子那樣。陳楊上學的時候老師說過這樣可以安撫人的情緒。

周明洛在陳楊的懷裡從號啕大哭到後來哭聲越來越小,最後她意識到自己這樣很丟臉於是慢慢退出了他的懷抱。

陳楊再次拿起紙巾遞給周明洛,她接過紙巾小聲的對他說了聲謝謝。

周明洛看到他肩膀上的水漬,糟糕,哭的太投入,鼻涕眼淚全蹭到人家衣服上了。

她用手指了指他的肩膀,愧疚的說:「不好意思,把你衣服弄髒了。」陳楊順着她手指的地方看過去無所謂的笑了笑:「沒事,衣服髒了洗一洗就好了,重點是現在有沒有覺得好一點了。」

周明洛點了點頭,其實大部分時候她的不快樂只是需要一個情緒的發泄,如果發泄出來就會舒服很多。

「那就好,那麼這件衣服就髒的很值得。」陳楊故意開着玩笑,想讓她的心情好一點。

「陳醫生,謝謝你。」周明洛特別認真的看着陳楊說。謝謝你總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出現,謝謝你勸我好好生活,也謝謝你能借我一個可以大哭一頓的懷抱。

周明洛想從小到大除了沈沐好像還沒有人這麼關心過她。儘管這對於陳楊來說,可能只是一個醫生應該做的罷了。

「不用謝我,你應該謝謝你自己。周明洛你知道嗎,你有時候真的很堅強。」他的語氣也很認真,而且周明洛沒記錯的話,這是陳楊第一次當著她的面說她堅強。

周明洛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這種直男誇獎法,只能勉強擠出來一個微笑來回應他。

「對了,那個阿姨的事情都解決了嗎?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我猜應該是和她愛人有關吧?」周明洛心裏還在想着今天早上的事情。她只是聽到那些圍觀的人的議論,可是還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

陳楊有點猶豫要不要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他,如果告訴周明洛的話,她肯定是要難過的。可是既然她問了陳楊也就沒有辦法瞞着她。

「是的,阿姨的愛人在今天早上去世了,是自殺,他昨天晚上偷偷吃了安眠藥。」陳楊的語氣很沉重。

周明洛聽完陳楊的話,被震驚的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了好一會周明洛才問:「哪裡來的安眠藥?」

陳楊向周明洛解釋道:「那個叔叔出了事之後每天都會失眠,沒辦法,阿姨才給他買了安眠藥,每天看着他吃下去的,但是他卻自己把葯偷偷藏了起來。可能他早就想好了,要提前一步離開。」

「為什麼?」周明洛不理解,他們兩個明明那麼相愛,他離開了,那個阿姨該怎麼生活下去。

陳楊明白周明洛的的疑惑,他對她說:「叔叔選擇離開是不想拖累自己的愛人,他不想讓自己的愛人因為自己下輩子都要在束縛中度過,而他自己也不想永遠躺在床上,被人照顧。」

周明洛不再說話,她並不覺得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離開的人一身輕鬆,只留下一具冰涼的身體,而活着的人要永遠帶着牽掛和思念度過剩下的日子,這本身就不公平。

可是人往往都是如此,從最初的彼此遇見,然後互相了解,到最後彼此相愛。這個過程足以讓人刻骨銘心,可是沒有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臨,所以相愛的人有的到最後也會遺憾收場。

周明洛看着陳楊,他一直低着頭,說話的聲音悶悶的。她能感受到他的難過。一個他親手從死神手裡搶過來的人,現在卻又重新回到了死神手裡,他現在還有多難受啊。

她伸出手拍了拍陳楊的後背,一直以來都是陳楊在安慰着她,可是周明洛覺得陳楊才是那個最需要安慰的人。

陳楊隨後抬起頭看向周明洛。很久以後,陳楊依舊記得那個瞬間,窗外的陽光照在兩個人的身上,溫暖又美好。陳楊看着周明洛哭的又紅又腫的眼睛,心裏有種奇妙的感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陳楊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在他心裏的位置慢慢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只是這時候的陳楊還不敢承認他對周明洛的這種奇妙的感覺就是喜歡。

《你的身上總有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