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逆界風雲錄
逆界風雲錄 連載中

逆界風雲錄

來源:google 作者:南陽風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魏子炎 魏子瑜

被無敵爸媽放養的兄弟,是會風雲際會,還是廢材成蟲刀光劍影,恩怨情仇的江湖上,且看兄弟能激起多大浪花!展開

《逆界風雲錄》章節試讀:

又到了晚上,李家被滅門的事,在某些人的壓制下,顯然沒有激起太大的浪花。柳城的夜晚3人來人往,燈火通明。

魏宅之中,全家人坐在一起。個個神情都很凝重,蓋因為剛剛魏文進說了一件事。

「我決定讓魏子炎和魏子瑜出去學點東西,怎麼說今年也要滿七歲了,是該學習點東西了。」

「想好讓他們去哪裡去了?又學什麼呢?」

老爺子點點頭,皺皺眉頭詢問道。

奶奶和媳婦各抱一個一個孩子,聽到魏文進和老爺子的談話默不作聲。只把抱着孩子的手緊了一緊。

雛鷹總要高飛,兒女總要長大。她們也知道,孩子的未來,需要他們自己努力,做父母長輩的,該放手時也得放手。

「我給他們選擇了三個地方,至於去哪裡?就看他們自己的吧。」

魏文進沉吟一下,給出了三個選擇,盯住兩個孩子又繼續說道:

「一殿二聖三天四門五島,你們都聽說過吧?」

這婦孺皆知的半句話,讓大家驚訝不已,想不到這時候魏文進會突然提起這個。驚訝之餘,竟然齊聲開口問道:

「這傳說中的地方,你能讓他們進去?」

「咳咳」

魏文進摸了摸下巴,假裝清了清嗓子。頗為自豪的說道:

「那是當然了,怎麼說在這世上混了這麼多年。沒點套路,豈不是白混了。」

一席話,惹得眾人齊齊白眼。而且他媳婦的眼神中更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那你說的三個選擇是什麼?」老爺子看不得自己這平凡的兒子,在自己家人面前吹牛皮。趕緊打斷魏文進的話問道。

「第一個選擇,神殿當雜役十年……」

說完第一個,魏文進頓了一下,看了下家裡人的臉色。顯然,眾人皆不以為然。去當個雜役,不就是給什麼神殿當下人嘛。六七歲的孩子就要去學習怎麼服侍別人,心疼孫子的老人怎麼可能會同意嘛。媳婦倒是臉色平靜,老爺子和奶奶卻是搖着頭,不約而同的說道:

「學什麼不好,學着去當雜役幹嘛?下一個,下一個。」

這要是被那些擠破腦袋都想上神殿的人知道了,就該吐血三升而亡,只要能上神殿,即使是當雜役。這都是別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到了老爺子和奶奶這裡,還一百個不同意。真是不知者不罪啊!

「第二個選擇嘛,去清平天當葯童。」

「這個還算靠譜點,怎麼樣也能算是學個技術活。將來回來後,也能有一個立身之本。」

老爺子比較滿意,對着奶奶說道。

「對對,這個還算可以。」

顯然奶奶也贊同自己丈夫的觀點。

「第三個選擇就是參軍,只是並不是在這楚國。而是在元洲……」

還沒等魏文進說完,就被老爺子攔住。

「好好的孩子,才這麼點大。去參什麼軍嘛?更何況還是在元洲那麼遠,人生地不熟的,回來趟家都不方便。不去不去,堅決不能去。」

老爺子一邊說話,一邊擺手。那是堅決的不允許自家兩個孫子去那麼遠。

魏文進顯然早料到會如此,也不再多言。等老爺子和奶奶心情平復下來之後。便看着兩個愁眉苦臉的孩子問道:

「你們兩個怎麼看?想好去哪個地方沒?」

「我們能不能不去啊?我們想待在家裡,一直陪着你們,不想和你們分開。」

魏子炎帶着哭腔,抿着嘴的對着魏文進說道。而魏子瑜已經窩在母親的懷中,輕輕抽泣起來。

「你們已經快七歲了,當年你父親我五歲多點,就被你們爺爺奶奶放出江湖。去年本來就要讓你們出去的,不是你媽他們捨不得你們。按照我的想法,早就讓你們去江湖上磨礪磨礪了。」

「喲,聽你這口氣,還在怪我們當初放你放早了唄!」

顯然,魏文進的一席話讓老爺子不爽了。陰陰的看了一眼魏文進,有點怪氣的對魏文進說道。

魏文進立馬知道自己用詞不是很恰當,趕緊改口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男人不在江湖上見見江湖事,就永遠成長不起來。顯而易見,要是不是當年你爺爺奶奶英明神武,讓我早點進入江湖。你父親我也不會遇見你們母親。所以,路要自己走,父母只能在關鍵的時候,給你們搭個台階。」

一番雲山霧罩的解釋,總算讓老爺子舒緩不少。也不再糾結太多,反而勸導起兩個孫子來。

「子炎子瑜啊!人不學,不知理,不明智。不經歷風雨永遠也不知道彩虹的絢爛。你們父親讓你們出去,我和你奶奶,還有你們爸爸媽媽肯定都十分不捨得。但是沒辦法啊。孩子,我們都是為了你們好啊!」

魏子炎魏子瑜兩兄弟聽着爺爺的勸導,也不再哭泣,但終究還是兩個孩子,臉上的傷心與不舍,依舊還是掛着。

「選吧,三個地方,你們自己好好選!」

魏文進見家裡人都同意自己讓孩子出去學習學習,也暗暗鬆了一口氣,偷偷和自己媳婦對視一眼,看媳婦那怨恨的表情一閃而過,霎時間全身一緊。

「我的乖乖,這不是商量好了的嗎?怎麼今天我這一說,還是把她給惹到了?看來今天有難了,等會找個借口出去避避風頭。」

魏文進心裏暗暗的道。全速發動大腦,趕緊不停的想找個理由,逃避被抽的命運。

「父親,我們想去當葯童。」

魏子炎和魏子瑜兩兄弟各自看了一會。堅定的說出了他們的決定。

「想好了嗎?做葯童可是很累的。」

魏文進詢問了一句。

「你這不廢話嘛,當雜役不累?才七歲的孩子,能參什麼軍?相比之下,做葯童更好一點,也能學到更多的知識。」

爺爺沒好聲好氣的怒懟了一下。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奶奶開口了:

「準備什麼時候送他們走?清平天在哪裡?怎麼過去?需要帶什麼東西?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一連串的問題,就能看出老人家對孫子的疼愛與不舍。但是並沒有開口阻止,也顯得甚是開明與果斷。

聽聞婆婆開口,旁邊的媳婦趕忙安撫着解釋說道:

「媽,我們決定三天之後就送他們過去,清平天也不是很遠,離這裡也就兩三天的路程吧。他們需要帶的東西我都已經備齊了,要是差什麼,到時候再讓他們自己去買吧。這次我們不去,而是有個朋友會專門送他們過去。至於什麼時候能回來,我們也不知道,想必學好了回來的就早吧。」

「看來你們兩口子早就商量好了啊!東西都準備好了。也不早點給我們說。還有,你們那朋友是什麼人啊?靠不靠得住?兩個孩子交給他,可一定要能讓人放心啊!你們自己怎麼不去呢?」

聽完媳婦的話,婆婆微變,看來心情有點不開心了。從不愛多言的人,現在也停不下來了,口中的問題是一個接一個。

魏文進看母親語氣不怎麼對了,趕緊出口解釋道:

「媽,不是不和你們說,這也是前兩天臨時決定的。這次能去清平天也是這位朋友介紹,說是有這麼個機會。所以就沒來得及和你們說。本來我們倆是要去,但是,那朋友說了,我們去了也沒用。一般人根本都不准許靠近清平天。反而我們去肯定還要拖累他們的進度。所以我們倆就決定不過去,讓朋友直接帶他們過去。你們放心,這朋友肯定靠的住,孩子交給她你們就放心吧!」

話音剛落,眼睛餘光就感覺到一陣寒氣閃過。正好看到自家媳婦幽怨的眼神一閃而過。頓時心裏暗暗叫苦,想想剛剛自己說的話,恨不得拍自己兩巴掌。

「女人心,海底針。看來這次不多躲幾天是不行了。等送走兩個小兔崽子,也終於自由自在了。看看是去元洲?蓮洲?還是去沙海?摩尼海?……」

魏文進一陣出神,眼珠亂轉。明顯是在想什麼壞主意,氣的媳婦太陽穴直突突。

「唉!既然你們都決定,也都準備好了。那我和你們母親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反正我們兩個老的就一句話,讓孩子別太累着,常要他們回來看看。」

老爺子長嘆了一口氣,興緻不高的說了幾句。即將到來的分別,讓所有人心情都比較低落。就連平常從沒停過手,住過腳的人兩兄弟此時都蜷縮在奶奶和媽媽懷中,緊緊的抱住她們的手臂,眼中滿是濃濃不舍。

沉默了一會之後,眾人情緒稍微穩定一點。老爺子開口了:

「老婆子,走,我們去街上再給兩個孩子添點東西和衣服。這一去,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也不知道那邊的飯菜合不合孫子們的口味,天氣冷不冷什麼的。」

說到最後,倔強而要強了一輩子的老爺子聲音也微微變聲了。

「是、是、是!趕緊去,趕緊去。」

奶奶聽到老爺子說完,立馬同意的回答道。

見孩子的爺爺奶奶要出去,魏文進有點慌,自家媳婦剛剛那充滿幽怨的眼神,如今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慄,立馬跳起來說道:

「對對對,我也去看看,看再給兩個孩子添點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