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你居然能接我三招,我承認你強,
你居然能接我三招,我承認你強, 連載中

你居然能接我三招,我承認你強,

來源:google 作者:冰水之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冰水之別 奇幻玄幻 秦霄賢

主角秦霄賢帶《無限技能組合》系統穿越被雜役欺負?可能嗎,九十六名雜役只用三招沒了喂,你又不學,拿那麼多武技幹嘛?我不學,拿來看不行嗎拿來合成技能不可以嗎好煩啊,別人都沒武技用而我且不知道用那個技能好展開

《你居然能接我三招,我承認你強,》章節試讀:

雜役所在區域,飯食堂。

現在是正中午,雜役修為都不是很高,體力還是要補充,飯還是要吃的。

此時飯食堂,人滿為患,席無虛坐。

然而在這擁擠的飯食堂內,有一少年表現的跟眾人格格不入,

那少年一人一座一碗筷,就已經顯的很特殊。現在,拿了飯菜不吃,反而是閉上眼睛。

這少年不是別人,正是被降級為雜役的秦霄賢。

他不去理會人群那異樣的眼光和小聲討論聲。

沉浸腦海中:「混沌開天心法」

「這就是你給我的修鍊心法。」

「叮,請問宿主現在是否學習?」

「現在就學習。」只要與混沌沾邊的,不管是什麼東西,必定是強到沒邊。哪還能猶豫,當然是立即學習了。

「叮,宿主已學會混沌開天心法的「靈胎」篇。」

隨着系統的提示,秦霄賢感覺有一股暖流沖刷着四肢百骸,最後彙集丹田處,形成圓形胎膜。胎膜內有種子正在發芽。

同時,一篇「九品靈胎」境的修行法門深刻在腦海。那些晦澀難懂的地方,莫名其妙的懂了,無任何桎梏。

隨着丹田胎膜和種子的形成。秦霄賢腦海深處,閃着青色光芒。

那青色光茫有着神秘誘惑,誘惑秦霄賢意識飛過去。

「這……」

秦霄賢震驚了:我穿越時,居然將「遊戲《無限技能組合》中的技能樹帶了過來。

樹的組成部分主要是四個部分,依次是樹根、樹榦、樹枝、樹葉。而技能樹也是如此組成。只不過技能樹現在還是灰色。

樹根扎進青色的土壤中。青色光茫就是從那土壤中散發出來的。土壤也是腦海深處唯一的亮光。

耳邊響起系統聲音:「叮,那青色土壤就是混沌開天心法。

秦霄賢在《無限技能組合》是骨灰級玩家。知道技能樹呈灰色,說明還未點亮。

「如何點亮技能樹?」

「叮,汲取土壤中的營養,就可以點亮技能樹。」

秦霄賢想像着樹根汲取營養時的場景。那技能樹按他所想一樣,開始汲取青色土壤中的營養。

青色光芒沿着樹根到樹榦、到樹枝、最後再到樹葉。

青色光芒每到一處,那地方就亮起青光,不再是灰色。很快一整棵技能樹都點亮了。

技能樹點亮後,青色土壤也徹底失去光芒。這此是技能樹發出青色光茫,而土壤變成灰色。

突然,秦霄賢從內到外有一種嚴重透支後的虛弱無比感。

意識回歸身體,發現天地都在旋轉,看人看物都出現重影,眩暈感就湧向遍全身。他雙手緊緊抓住桌子,穩住身體。

秦霄賢搖晃腦袋,使自己清醒點:「系統,我身體出了什麼狀況?」

「叮,宿主身體倍棒。只是初次點亮技能樹透支而已。只要稍做休息和修鍊,就會恢復正常。」

「原來如此。」

秦霄賢將心放肚子里:「我回住所去修鍊,早點擺脫虛弱。」

秦霄賢可是好幾天沒有吃一粒米。當拿起筷子時,他覺醒乾飯之魂。一碗飯扒幾下就沒了,然後去加飯。一連七碗下肚,肚子才有飽的感覺。

其實他還能再吃,但看到周圍那些震驚的目光,秦霄賢不好意思再吃下去了。不然這些狗雜役覺得他是飯桶。

有着「無上先天無垢混元通透完美體」和「混沌開天心法」的加持,秦霄賢有信心,能儘快的擺脫雜役這個身份,並且扶搖直上。

雖然,將秦霄賢從外門搞成雜役,但自己心中的小九九沒達成不說,還被撤了雜役隊長身份,這讓楊武等人心裏很不爽,對秦霄賢的怨恨進一步加深。

中午,楊武等八人剛密謀完,去飯食堂吃飯。

「還真是冤家路窄。」

楊武八人曾經為雜役隊長,在雜役當中,走路都不帶看的,橫衝直撞,每次都是雜役主動給他們讓路。

不止這楊武等八人。所有雜役隊長都是如此。

他們總是莫明表現出高人一等優越感。在雜役當中囂張跋扈慣了。

八人並列,一下子佔據了整個路,攔住秦霄賢的去路:「小子,還以為你有多大的關係。原來,只是個花架子。被我們搞掉外門弟子身份,連個人影都沒幫你出來說話。」

見到這八人,秦霄賢也是心頭火起。就是眼前這些人給他使絆子。

自問剛來這世界,剛進入破宵門,沒有得罪過任何人。可從他被一盆水潑醒後,他就感到雜役們對他的敵視。

他到現在為止都沒想明白為什麼。這敵視來的莫名其妙,毫無邏輯,讓他也是一臉懵逼。

從這八人身上,秦霄賢感到靈胎境的氣息。

他自己現在是處於虛弱狀況。本着「識時務者為俊傑」,秦霄賢讓出大道,主動示弱,暫避鋒芒。

「頭鐵」發揮在正確的地方那叫「勇」;用在錯誤的地方那叫「莽」。

「一群雜碎,你們給我等着,等我有實力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秦霄賢在心裏罵道。

「你……」

八人當中,有一人發出靈胎境的波動,看架勢是要動手的意思。

楊武拉住那人,搖搖頭。嘴唇動了幾下,無聲的說了幾個字。

準備動手那人讀懂楊武的蜃唇語:「別壞了計劃,晚上再收拾他。」

那人點點頭,收回氣勢:「垃圾,先讓你蹦噠。」

看着八人遠去的背景,秦霄賢咬的牙根痒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