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逆龍道
逆龍道 連載中

逆龍道

來源:google 作者:血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巴卡 萊茵哈特

自幼在修道院長大身負純凈血脈的東方後裔,天生具有超高精神力天賦當被神庭培養長大的最年輕主教捲入了異能界高層的爭鬥時:迷離的身世,超強的天賦,一個是自幼灌輸光明法則,一個弱肉強食的黑暗法則;隱藏在光明中的卑鄙與骯髒,顯露出黑暗中的真誠與熱血;黑暗與光明的爭鋒,信念與血脈的較量,他該何去何從?展開

《逆龍道》章節試讀:

  眼前,有一層濃厚的黑霧,遮蓋住了自己的視線,什麼都看不清楚。
  腦子裏面,昏昏沉沉的,似乎也有一層霧氣在每個腦細胞中蔓延,頭很沉,很沉,似乎連自己的精神都已經無法承擔它的重量。
  有如行走在荒漠,靈魂和意識被烈日晒得枯乾,難以描述的痛苦,充斥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
想要抬起一根手指,可是腦子卻不聽使喚了,這條指令根本就沒有傳達給自己的身體,已經在腦海中的迷霧中消失。
  低聲的嘆息了一聲,萊茵哈特下意識的告訴自己:「這裡就是地獄么?
可是作為神的子民,難道我不應該去天堂么?」
  想到了天堂,天堂立刻就出現了。
眼前那厚厚的濃霧裡,突然一陣的金光閃動,一座宏偉莊嚴,釋放出強烈金光的神殿驀然出現。
一個優美,根本不應該出現在人間的聲音低聲的問他:「親愛的萊茵哈特,你,是神的信徒么?
你堅信神的思想,願意為神奉獻出一切么?
你的生命,你的靈魂,你的一切,都是屬於神的么?」
  這個聲音,帶着無比強大的媚惑力量,直接控制住了萊茵哈特的靈魂,想要從他腦海的最深處,挖掘出他潛意識中對神真正的看法!
  下意識的,萊茵哈特就要說出自己腦海中最深的念頭。
但是就在他開口的那一剎那,一縷極其微弱但是堅韌有如不可分割的時間一般的力量,帶着淡淡的涼氣從他意識的最深處冒了出來,無聲無息的控制了一切,就連那強大的媚惑力量,都沒有察覺這縷能量的存在。
  「神,賜予了我們一切,我們的一切,都屬於至高無上的神。
我,萊茵哈特,是神的孩子,是神的選民,我願意奉獻一切!」
臉上閃動着無比莊重虔誠的光芒,萊茵哈特喃喃的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這應該是他潛意識中最深的烙印,萊茵哈特如此認為,那個聲音的主人也如此認為。
  優美無比的聲音再次響起:「萊茵哈特,你是神的好孩子,你會得到神的垂青的……現在,跟着我數,一,二,三!
你睡著了,五分鐘後,你會很自然的醒過來。
聽,窗外有鳥兒在歌唱,春天的風,正好吹拂過這個房間,你聞到了么?
那迷迭花的香氣?
好了,不用多想什麼,睡罷,睡吧,五分鐘,你會醒過來的。」
  意識海中,那宏偉的神殿漸漸的消失了,萊茵哈特眼前一片的黑暗,然後,他就睡了過去。
  德克勒神父的卧房內,德克勒神父恭敬的站在屋子的一角,很小心的看着一個黑衣人把自己的手指從萊茵哈特的眉心移開。
等得那黑衣人慢慢的坐回了萊茵哈特所躺着的床邊的一張椅子上,德克勒神父這才露出了笑容:「西多斯主教大人,我說過了,這個孩子是個很虔誠的信徒,他絕對會按照神給他安排的道路走下去的。」
  坐在那的西多斯主教,頭髮是灰色的,皮膚是灰色的,眼珠是灰色的,嘴唇也是薄薄的帶着一層的銀灰色。
他坐在那裡,就彷佛一柄利刀,凌厲的氣息時不時的就朝着四周毫無顧忌的釋放出來。
聽到了德克勒的話,他緩緩的點頭,眼裡閃過了一絲極其讚許的神色:「德克勒神父,你做的很好,這個孩子的天賦,簡直就是太美妙了。
他一定會成為神最虔誠的信徒,當然,他現在已經是最虔誠的了。」
  剛剛說道這裡,床上的萊茵哈特已經打了個呵欠,晃晃腦袋,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眨巴了幾下眼睛,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昏迷前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他不由自主的叫嚷起來:「神啊,請原諒我,我今天使用了不應該使用的暴力。
德克勒神父,德克勒神父……噫?」
  萊茵哈特看到這個教堂的主管神父德克勒,居然帶着一臉的卑微神色,站在了最偏遠的角落裡,不由得愣了一下,連忙扭頭朝着四周看了看。
床邊,是那彷佛一柄利刀,冷漠、嚴肅、不容親近的西多斯主教,而在房間中心站着的,是四個同樣嚴肅的黑衣人。
不過,從他們的服飾看來,其中兩人應該是地位極高的教士,而另外兩人……很抱歉,萊茵哈特不認識他們身上那黑色的勁裝代表着什麼。
  西多斯冰冷的臉蛋上露出了一絲極其罕見的笑容,他輕微的點點頭――也就是下巴朝着自己的胸膛運動了不超過兩厘米的距離,然後又回到了原位。
強行的擠出了一個無比和藹的聲調,西多斯緩緩說道:「萊茵哈特,沒有關係的。
神賜予了他的信徒一項權力,對於死不悔改的渣滓,神的信徒有權力揮動自己的長劍,去剷除人間的一切邪惡。」
  他左邊的嘴角輕輕的往上勾了一下,這就是他的笑容了。
「巴恩特他們一群壞孩子,就是人間的邪惡的代表。
他們已經被驅趕出了孤兒院,被趕去了工讀學校住宿了,以後,他們再也不會威脅到你,而你,作為神選中的孩子,也沒有什麼機會和那些下流、下賤的代表會面了。」
  萊茵哈特詫異了一下,看了看站在那裡滿臉卑微笑容的德克勒,一骨碌的從床上爬了起來,跳到了地上。
恭恭敬敬的朝着西多斯以及另外四個黑衣人行了個下級教士覲見上級時通用的禮節,萊茵哈特恭敬的說道:「這位大人,您也是神父么?」
  西多斯右邊的嘴角朝着上方勾了一下,溫和的說道:「可愛的孩子,你很懂禮貌。
沒錯,我也是神父,聖堂主教西多斯。」
西多斯一本正經的站了起來,朝着萊茵哈特很認真的還了一個禮。
那邊的四個黑衣人則是在西多斯之後,朝着萊茵哈特也還了一個禮。
如此慎重的禮節,讓萊茵哈特差點就沒暈了過去,聖堂主教?
天呀,這可是管理一個國家教區的大人物,他們居然向自己行禮么?
  從小在教堂孤兒院長大的萊茵哈特,骨子裡就已經被那嚴格的等級制度給變成了個古板的小人兒,驀然間看到了一個以前只在傳說中聽說的大人物,那強烈的等級觀帶來的拘束和壓力,差點又讓他昏了過去。
  看到了萊茵哈特那拘束緊張的模樣,西多斯眼裡閃過一縷寒光,朝着德克勒使了個眼色,自己又坐回了那椅子。
德克勒領會了他的意思,小心翼翼的上前了兩步,溫和的拍打了一下萊茵哈特的肩膀,笑道:「萊茵哈特,不用緊張,放鬆你的身體,來,深呼吸,對,做得很好,沒有什麼好緊張的。
主教大人這次過來,是想要對你做幾個測驗,你只要很好的配合就是了。」
  看了看西多斯,又看看德克勒,萊茵哈特好奇的問道:「測驗?
和學校的測驗一樣的么?」
  西多斯朝着一個黑衣人點點頭,那黑衣人立刻從隨身攜帶的皮包內掏出了大概有足足三十張紙的一份試題。
那黑衣人隨手把皮包交給了身邊的一個同伴,用很溫文爾雅的聲音笑道:「萊茵哈特,不用緊張,和學校的測驗……嗯,差不多的!
這裡有一份很好玩的試題,我們給你四個小時的時間,你能做多少呢?
這裡,一共是一千道很有趣的趣味題,來,你嘗試着做一下罷!」
  德克勒殷勤的把萊茵哈特帶到了自己的書桌邊,安排他舒舒服服的坐在了一張高背靠椅上,然後,小心的接過了那份試卷,放在了萊茵哈特的面前。
那黑衣人點點頭,在手裡握住了一隻秒錶,低聲說道:「好的,開始吧,萊茵哈特,四個小時倒數開始。」
  習慣服從教父們安排的萊茵哈特沒有任何的異議,一個六歲大的孩子,又能有什麼異議呢?
他飛快的抓起了桌子上的一隻鋼筆,翻開那試卷的第一張,聚精會神的開始解題。
當然,這些題目讓萊茵哈特有點奇怪,並不是什麼數學、歷史、地理之類的題目,反而大部分就是一些奇怪的數字和圖案,不過,似乎也並不難呀!
  西多斯站了起來,站在萊茵哈特的背後,看了看全部精神都投入了那試卷中去的萊茵哈特,這才低聲的問道:「這一套測試題,難度多大?」
  那黑衣教士露出了微笑,點頭低聲回答道:「西多斯大人,這是給十六歲的孩子使用的測試題。」
他聳聳肩膀,很小心的沒有讓萊茵哈特聽到自己的聲音:「如果他能在四個小時內完成前三百道題目,那麼,他就是天才級別的人物了,當然了,正確率應該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才行。
要知道,百分之九十七的十六歲的孩子,他們在四個小時之內,也只能完成不到六百道題呢!」
  皺了一下眉頭,西多斯猛的回頭看了那黑衣教士一眼,眼裡有掩飾不住的詫異甚至還有一點驚恐。
「那麼,有孩子完成過這套題目么?」
  黑衣教士點點頭,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有,不過是幾名二十歲的成人!
他們如今是聖堂的精英,正在全力的培植他們。
您知道的,智商高的人,對神庭的幫助極大,我們很多人世間的事情,都需要他們去處理的。
可是,一個六歲的孩子,我想……」   西多斯乾瘦的手猛的抓住了黑衣教士的肩膀,把他拖到了自己的身邊,隨後按下他的頭顱,讓他去看萊茵哈特解題的速度!
  兩小時四十七分之後,那個黑衣教士滿頭冷汗的從萊茵哈特解答的試題上抬起頭來,結結巴巴的說道:「西……西多斯大人,一千題全部完成,正確率,正確率是百分之九十三!」
他的脖子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音,很艱難的看向了萊茵哈特。
在他眼睛裏,粉團團可愛無比的萊茵哈特,簡直就有如上古的巨龍一樣,讓他感到由衷的恐懼。
  西多斯抿得緊緊的嘴巴猛然間彷佛含了個雞蛋一樣張大,喉嚨里發出了不知道是什麼含義的『哦、哦』聲。
過了足足兩分鐘,這些高級教士才突然發現自己失態,連忙整肅了一下儀錶,咳嗽了一聲,西多斯滿意的點頭,溫和的撫摸着萊茵哈特的小腦袋,讚許到:「萊茵哈特,幹得太漂亮了,我敢保證,你會擁有一個無比光輝的前途的。」
  那兩個身穿勁裝,一直站在那裡不吭聲的黑衣人詫異的看了西多斯一眼,似乎很是不解為什麼往日里陰冷肅殺的西多斯,會發出如此飽含感情的聲音來。
西多斯卻是沒有理會他們兩個,又退後了幾步,坐到了那椅子上,沉聲吩咐到:「現在,開始測試另外一項吧。
萊茵哈特,感受輸入你體內的力量,然後,握緊那塊水晶,想像着從你的體內有一股力量衝進那水晶內。」
  緊緊的握住了那塊菱形的綠色水晶,萊茵哈特有點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幾個滿臉緊張的高級教士。
那剛剛批閱萊茵哈特試卷的黑衣教士長吸了一口氣,右手上出現了一團溫和,帶着無比華貴氣息的金色光芒,緩緩的貼進了萊茵哈特的頭頂。
  一股龐大的力量衝進了萊茵哈特的身軀,他被這股暖洋洋的,但是越來越強大,簡直就要把自己的身體給撐爆的力量弄得放聲大叫起來。
兩隻手緊緊的握住了那塊綠色的水晶,按照西多斯教授的方法,想像着體內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沖了出去,衝進了手心中的綠色水晶里。
  燦爛奪目的彩光從那水晶里崩射了出來,西多斯渾身一抖,再也無法保持那冷漠的端莊模樣,差點就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神啊,完美的屬性!
他,他天生具備的超能,居然是滿屬性的!
沒有任何的瑕疵,簡直就有如一顆純粹完美的天然鑽石!
完美的屬性,看啊,風的力量,火的力量,水的力量,大地的力量,雷霆的力量。
除了邪惡的黑色的力量和神才擁有的光明神力,他擁有了一切自然的能力。」
  西多斯扭過頭去,看了看一臉驚詫的德克勒神父,點頭讚許道:「德克勒,你推薦了一個極其完美的孩子,我想,就在這個月內,你的地位會極大的提升的。
我似乎記得,大魯爾教區主教大人的秘書副官已經要退休了?
那,也許你會是一個合適的人選!」
  主教的秘書副官,那就是一等本堂神父,比起德克勒如今的地位可是真正的極大的提升了一步。
雖然身為神職人員,是不能擁有太多的貪戀的,可是德克勒還是無法剋制自己滿臉的喜氣洋洋,滿臉帶笑的朝着西多斯行禮,謙卑的說道:「我願奉獻自己的一切,親愛的大人……至高之神,是無比公平和公證的。」
  吸了一口冷氣,那給萊茵哈特輸入力量的教士緩緩的退後了幾步,低聲說道:「擁有如今所發現的所有超能的潛力,怪物一般的天生的智商,這個孩子,真的是神所青睞的人選啊!」
他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他會在什麼時候進入聖堂呢?
也許,他只要花費我們十分之一的時間,就能達到我們今日的成就和地位罷。」
他不由得,也有了一點點極其輕微的嫉妒。
  西多斯微笑着看着滿臉茫然的萊茵哈特,無比溫柔的笑道:「親愛的萊茵哈特,你是一個天才,一個世間罕見的天才。
我們神庭擁有超過五十億的信徒,從地球到月球,從月球到火星殖民地,我們的如此廣大的信徒中,也只發現唯一一個你這樣的天才。
你,會有很光明的前途的,可是前提就是,你必須在神向你指明的正確道路上行走,才能達到這樣無比光明的前途呀。」
  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西多斯握住了萊茵哈特纖細的手掌,眼裡閃過了無比溫和但是帶着一點點媚惑的光芒:「神,指派我,虔誠的僕人西多斯,來向你說明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你是被神選中的孩子,你應該為神奉獻一切。
親愛的萊茵哈特,你願意么?」
  沒有絲毫的猶豫,也許是被西多斯眼裡的光芒所迷惑,也許正是他內心真實的寫照,萊茵哈特重重的點點頭:「能夠成為神的僕人,這是我的榮幸,尊敬的聖堂主教大人……可是,我能為神做什麼呢?
我今年不過六歲而已。」
  西多斯露出了歡快的笑容,很親熱的撫摸了一下萊茵哈特的腦袋,低聲笑了幾聲,說道:「沒關係,你才六歲,可是你總會長大的。
經過我們全力的教導,成長後的你,將會擁有極其強大的力量,也許,會比我擁有的力量更加強大。」
  他朝着那兩位黑色勁裝的教士微笑起來:「兩位高貴的騎士,你們是戰鬥的專家,你們看我們的萊茵哈特,可有戰鬥的天賦么?」
  同樣冷漠的勁裝教士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萊茵哈特的體形,點頭說道:「在這樣年齡的孩子中間,他是我們所見過的,體格最適合學習戰鬥力量的人。
可是,是否能夠成為光焰軍團的成員,就要看他後天的努力了。
這個孩子擁有的資質,讓我們都控制不住的羨慕,可是,努力才是決定他是否能夠成為一個強者的主要條件。」
  西多斯點點頭,告誡到:「明白了么?
萊茵哈特,你擁有很好的天賦,可是你必須努力,才能成為真正強大的人,才能更好的為我們至高無上的神奉獻你的力量。」
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塊懷錶,西多斯喃喃自語到:「今天是公元兩千六百七十五年九月三十日,嗯,那麼,萊茵哈特,再給你一天的時間,你可以向這裡的朋友告別,然後,我們會送你去訓練營。
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你都會留在那裡了。」
  萊茵哈特看了看德克勒,德克勒輕輕的點頭,於是萊茵哈特恭敬的行禮後,按照平日神父教授他的那樣,緩步朝着門口倒退了出去。
  西多斯突然叫住了他,有點好奇的問道:「萊茵哈特,你的姓氏是什麼?
你擁有的是東方人的血統,是么?」
  萊茵哈特小小的臉蛋上突然出現了一股說不出來的難過神色,他強行擠出了一絲笑容:「易,尊敬的聖堂主教大人,我的全名是:萊茵哈特?易……我的家人把我放在孤兒院門口的時候,信函上有我的姓氏。」
說完,他快步的離開了德克勒的卧房。
  西多斯翻了個白眼,當然,他翻不翻白眼,眼裡都是那樣的顏色。
緩緩的站了起來,西多斯朝着房間內的教士們威嚴的說道:「萊茵哈特……yi,讀音是yi么?
嗯,很有趣的名字。
這麼說來,我們的小朋友身上,擁有的是中國人的血統了。」
  教士們溫和的笑着,點頭附和着西多斯的話。
  西多斯回復了那威嚴、陰森的模樣,彷佛一陣陰風,卷着他離開了這間小小的卧房。
  「那麼,二十四小時之後,我們來接萊茵哈特。
德克勒神父,準備好萊茵哈特隨身攜帶的物品,雖然我不認為一個六歲的孩子會擁有什麼私人物品,但是,你覺得應該交給他的東西,最好還是給他,省得以後又浪費時間。」
  德克勒恭敬的行禮,低聲說道:「如您所願,尊貴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