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是我的快樂
你是我的快樂 連載中

你是我的快樂

來源:google 作者:愛熬夜的小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也 現代言情 覃瑤

覃瑤發現自己喜歡上江也這件事,是他一步步引誘出來的後來她走了,也是為了能更好的配上江也,成為更優秀的自己江也等了她三年,他想,這次一定要牢牢看住她,不能讓她跑了展開

《你是我的快樂》章節試讀:

謝嘉惦記着和校霸吃飯的事兒。還不等老班把話說完,就拉着覃瑤往外走。

校外

江也早就和莫徊等在那兒了。見她倆過來,便往她們那走。

「同學,不介意拖家帶口吧!」莫徊這個性子,開口就不正經。

謝嘉聽到後,瞪大了眼睛,原來,原來……但她不敢宣揚,就和覃瑤在那兒眉來眼去的。

「去!別敗壞我名聲!」江也看都沒看他一眼。

「我帶個朋友,不介意吧!」話是這麼說,江也這語氣可不像是徵求。

不過覃瑤想着自己也帶了朋友,就只淡淡地搖搖頭。

「喂喂喂!我們這同學,一看就不是斤斤計較的人,小肚雞腸了吧!」莫徊插科打諢的,倒讓氣氛輕鬆了不少。

「走吧!我帶你們去地方。」江也不想理這二貨,只跟她倆說道。

一路上,覃瑤和江也沒說什麼話,倒是謝嘉和莫徊,讓他倆處成了兄弟。八卦啥的,謝嘉沒少給他普及。

餐館

江也把菜單給了覃瑤兩人,讓他倆點菜。

覃瑤倒是不挑食,從小被哥哥照顧,雖然覃璟也疼她,到底年歲不大,很多地方也是邊學習,邊摸索,就比如這做菜。所以覃瑤連她哥那個黑暗料理都吃過,實在是不挑,好養活。

倒是謝嘉,在點之前還偷偷問覃瑤錢帶夠沒。得到覃瑤的首肯,才放肆點菜。出於禮貌,還是讓對面那兩位看看。

一桌子的辣菜。

與其他男孩子不吃辣不同,莫徊吃的可香了。倒是江也,極少動筷,為了不顯突兀,就喝了點湯。

看着這三人吃得這麼香,倒是讓江也來了食慾,夾了一筷子肉在嘴裏。反而震驚了莫徊。

「野子,你,你受刺激了?」莫徊驚疑不定。

這態度反而讓覃瑤他們摸不着頭腦。吃個飯,反應咋這麼大?

看着盯着他的三雙眼睛,江也有些無語,感嘆莫徊大驚小怪的。

其實也不怪莫徊。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江也有厭食症,幾乎不吃外面的的東西。在家也就喝李嫂煲的湯。

「是不是這個廚子手藝好?要不,給你請回家去?」莫徊不假思索。

其他客人像看傻子一樣的看着他,哪有出來吃個飯,就帶個廚子回去的。謝嘉的表情也是一言難盡。

莫徊這傻孩子還不覺得,一臉認真的盯着江也。

「吃飯!」江也沒好氣

「不是,野子,你要是喜歡,我就花錢給你請回去!好不容易你願意吃東西了。」莫徊有些急切。

「沒有很喜歡,就是試試,別犯二!」江也知道他是擔心自己,也沒出口打擊他。

莫徊見他真沒那個意思,便只好作罷。

倒是謝嘉和覃瑤二人,看着他倆打啞謎,二長和尚摸不着腦袋。不過,見江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她倆也就識趣的沒有問出口。

「你們先吃着,我去個洗手間。」

說完,江也就順着服務生指的方向走開。

「瑤瑤,你說莫徊剛剛那麼激動幹嘛?」謝嘉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小八卦,暗戳戳地問。

覃瑤還在埋頭苦幹。茫然地抬起頭來,搖搖頭。

「要不,你問問?」謝嘉悄咪咪地慫恿,她實在是太好奇了!

覃瑤皺了皺眉頭,「這不太好吧!畢竟那是人家的私事。剛剛沒提就是不想說了,再提可能不太好!」

見覃瑤不肯,便癟癟嘴,又繼續吃飯了。

莫徊看着她倆咬耳朵,雖然沒聽清,但是看謝嘉面色有些不對,便機靈的不再說話。

「野子,怎麼去這麼久?」莫徊看到江也就鬆了一口氣。

「沒什麼,把賬結了。」

覃瑤驚訝的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來。

江也見狀,也沒說什麼。

吃完後,莫徊吵着去酒吧玩玩兒,這可就對了謝嘉的胃口了。

覃瑤抬起手錶,「時間不早了,我還是先回家,你們去玩吧!」

莫徊見狀,只能祈求地望向江也。奈何江也只當是沒看見。

「走吧!我送你。」江也對着覃瑤。

眼瞧着江也要走,莫徊有些急了,謝嘉也有點失落。

江也抬抬眼,「你先去,我先送她回家,我買單。

到底是不想掃他興。

聽此話,莫徊和謝嘉眉開眼笑。準備打車去酒吧。

「不用,不用!」覃瑤連連拒絕。

「哎呀,現在也挺晚了,你一個女孩子也不安全,就讓江也送你吧!」莫徊倒是不嫌麻煩,連忙給她應下。

謝嘉也在一旁附和。

還沒等車子來,江也就帶着覃瑤離開了。

「其實,我一個人可以回去的,不用這麼麻煩的。」覃瑤有些不好意思。

「沒麻煩,順路而已。」江也笑了笑。

覃瑤不是個會說話的人,只顧着自己走路。

江也又是個從小被哄着的主兒。

「今天,你吃飽了嗎?」江也有些猶豫,但還是主動開了個話題。

「啊?吃飽了,挺好吃的。」覃瑤老老實實的說著感受。

「那我下次再帶你去吃?」江也漫不經心地說。

看着江也這樣,聯想着學校傳聞,一時不知道江也這是在打什麼主意畢竟他們也沒有熟到那個地步。

而江也放在口袋裡的手,暗戳戳的攥了起來。

江也:快答應啊!讓我知道是不是跟你吃飯特別香。

覃瑤愣了愣,還是答應了。她還是相信第一眼那個雋秀少年,應該不會有什麼的,總不會打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