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你是星辰也是黑暗
你是星辰也是黑暗 連載中

你是星辰也是黑暗

來源:google 作者:沁雪一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冷若汐 都市小說 陸禦寒

相忘不相離,可是往事已追憶,那場宛若夢境的記憶,塵封在煙雨凝落的雨季,再見,陸禦寒三年的等待,成了冷若汐的惡夢,曾經的甜蜜的誓言變成一把利刃的冰刀,狠狠的插在她的心裏,傷的鮮血淋漓死而復生的白月光和妻子,他毅然決然,「我選她,」那一刻心死原來是這般灼魂裂骨陸禦寒望着她滿身血跡、傷口的身軀,他啞聲哽咽,「對不起,我......」冷若汐冷聲打斷,「陸少,再見,我們便是陌路,這顆戒指還你」展開

《你是星辰也是黑暗》章節試讀:

她恐懼低下頭接受接下來的懲罰,陰暗的眼眸中閃過一抹怨毒,咬牙:「冷若汐都是因為你,不然我也不會呆在這人不人,鬼不鬼的煉獄。」

他不屑的輕嘲:「收起你那點小心思,沒有我的准許不要輕易的動她,不然我會讓你體會一下正真的生不如死,別想着你能和她相提並論,就你還不配。」

林芷如忍氣吞聲,閉着怒氣「是。」

陸禦寒看着禁閉的房門,呆愣的像木雕的站在原地,直到好久他才自嘲一笑,心中鬱結,彌隱匿着複雜的情緒。

秦煜看着萬年潛水王的陸禦寒在群里發了消息回了一條:卧槽,卧槽……。他穿上鞋子就往外跑,陸禦寒這種『高光』時刻怎麼能少掉他呢?

夜色酒吧的女人看着陸禦寒,都蠢蠢欲動,可是她們望着陸禦寒身滲着陰暗寒意,她們望而卻步即使他們在見錢眼開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今天的陸禦寒雖然與平時無虞但是可以感覺到他的暴躁陰鬱。

很快,秦煜到了包廂賊欠揍揶揄笑着,「喲!這就喝上了,被什麼東西刺激能讓我們大名鼎鼎的寒哥在這裡借酒消愁。」

對着秦煜幸災樂禍他只是懶懶的瞟了一眼,繼續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的罐。

燕靖軒比起幸災樂禍的秦煜,他淡漠與陸禦寒碰了一下杯,陪着他喝一切盡在不言中,陸禦寒自律不會輕易嗜酒,除非遇到一直困惑着他的事,某件事脫離掌控或是與自己預料的有所偏差。

看着他不要命的罐臉色微熏,他伸手拿掉他的酒杯,他開口道:「是不是應該說說到底怎麼回事,我可不想陪你在這熬夜通宵,而且喝酒像你這樣喝等一下還要送你進醫院,我的跑路費可是很貴的。」

靖軒一個人以前天天在裏面前轉,活波開朗,每天一到時間就發消息給你,你回去晚了她還亮着燈等你,而現在一切變了,她冷靜清醒的讓人可怕,好像一隻斷線風箏脫離了原本的航線。

燕靖軒莞爾一笑「兄弟你這是在說誰不會冷若汐吧!」

他低頭沒有說話等同默認。

秦煜忍不住吐槽:「寒哥不是我說你真的把你和若汐的一切過往都忘了,這些年我們都在提醒你,可是你一直都相信那朵白蓮花。」

你現在是活該自作自受,要我是若汐我一天都忍不下去,可以說若汐把你當成了她生活的唯一,事事以你為先,而自己的一片真心被你日復一日的踐踏,是個人都會崩潰,你想想你這三年來對她做的那些是個丈夫應該做的嘛!

禦寒這件事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你,確實就像阿煜所說,這些年若汐為你做的一切我們有目共睹,可以說和你結婚是個錯誤的決定,你和她的婚姻對她來說是禁錮她自由的枷鎖,她褪去一身傲骨只想要你看看她,一顆跳躍的心被現實的殘忍一遍遍的碾壓變得殘破不堪可能應該是失望透頂。

秦煜咽下口中的酒附和道:「」對,靖軒哥說的太對了,若汐要不是愛上你,她現在應該還是高傲冷艷的大小姐。」

秦煜看着在哪裡一直抽煙沉默不語的靳南,「南哥你也發表發表意見評評你或者損損晗哥這個渣男。」

靳南緩緩地道:「」自己作死怨不得別人,自己做出來的受着就好,我是站在若汐這邊,她做出什麼我都支持她,因為她終於要逃出魔窟了。」

別用這種哀怨的眼神看着我們,我們是實事求是就事論事,如果你還想要跟冷若汐有未來就不要在作死,特別是在林芷妍的事上,那個林芷妍一看就是個不安分的主,只是你眼瞎。

他陷入自我懷疑自言自語喃喃道:「」難道我真的錯了嗎?」

看着茫然的陸禦寒他們只是語重心長留下一句「好好想想吧!」

他一直期許手機亮屏,可是這份期許隨着時間的流逝,手機寂靜像他傳達他一直以來不敢承認的事實,好像自己真的要失去了,以前準時想起的屏幕消弭在那個紙醉金迷的夜晚。

他撥通那個許久都不主動打的電話,可是一遍一遍的都是機械的女聲,「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再撥。」

他像個迷路的孩子訴說道:「」靖軒她好像不接我的電話,你能把我打個電話讓她來接我嗎?『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燕靖軒一怔「兄弟你這是……真醉了」,燕靖軒擦掉嘴邊的酒,伸出指頭在他面前晃了晃「這是幾」。

陸禦寒邪睨看着燕靖軒彷彿看傻子一樣看着他,轉而醉意朦朧的搖晃着杯子里的酒喃喃道:「」我不知道,很難過,想到以後她都不理我了我感覺到窒息,整顆心像是墜入寒冰,連呼吸都是痛的。」

燕靖軒搖搖頭,我只能幫你打個電話若汐,過不過來那就不是我決定的了。

很快那邊傳來久違溫柔恬靜的聲音「軒哥哥,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看着醉醺醺的陸禦寒他勉為其難道:「」若汐,有個醉鬼說他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你可否來接一下。」

沉默許久冷若汐溫柔的聲音轉變為冷冽的距離感,「很晚了,外面不安全,我已經睡下了。」

嘟嘟……。

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自求多福,我就只能幫你到這了,我很同情你,今天我就勉為其難的送你這個醉鬼回家了」。

他精神恍惚想着她的話自嘲「我好像被丟下了。」秦煜看着這樣頹廢陸禦寒雖然覺得他活該,但是現在忽然有點同情他了。

看着被扶走的陸禦寒,他撓撓頭道:「」南哥我突然覺得有點傷感。」

靳南只是撇撇嘴實事求是的評價「自作孽不可活,天作孽,猶可違」,以後要是遇到自己喜歡的女孩不要人家辜負一片真心。

秦煜撓撓頭「南哥你今天說話怎麼一套一套的。」

他頹廢的宛若自嘲道「實踐出真知,追悔莫及時發現一切都宛若雲煙彌散了」他仰頭喝下了杯子里的最後的酒,拿起外套抱怨「大晚上的還要聽他訴苦,糟心。」

最後只剩秦煜一個人突然吼道:「只有你們會走,我也要回家,明明是寒哥組的局結果我卻是最後走的,而且還沒有小姐姐做陪,我也很糟心。」

被送到家的陸禦寒看見昏暗的別墅,最後還是燕靖軒怕他摔着好心的為他開了燈,把他扶着坐到沙發上,看着他低垂落寞失去了平時的冷峻現在的他儼然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小狗狗,他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安慰道:「兄弟你加油,別灰心。」

嗯!

看了一眼陸禦寒,他無奈的走出別墅「自求多福嘍」!

陸禦寒墟伐着踉踉蹌蹌的走到卧室,他走到床邊打開燈盞,昏暗的房間暈染了光輝傾撒在她傾城雪魅的臉頰。

冷若汐被他熾熱的眼神盯得發慌和煩悶,她根本就沒有睡着,可是要是醒了又是無休止的爭論沒完沒了。

她暗自慶幸只是一會兒他就轉身到床的另一側,從身後抱着她清冽冷寒氣息包裹着她醇香的烈酒竄入鼻翼讓她感覺到窒息的傷痛,往事一幕幕侵襲腦海,淚水從眼角滑落,「算什麼,恩賜。」

後面響起他低淳淡雅的聲音「若汐,你給我一些時間,我不知道為什麼腦海里的記憶是紊亂混雜的,我不知道誰是真誰是假,我一定會搞清楚,求你在給我一些時間,我們好好的,回到過去好嗎?」

她低嘲「回到過去那種被**的過往,還是你高高在上而我卑躬屈膝像個跳樑小丑一樣。」

若汐,真的不要把我拋棄在回憶里,我承受不住,我會弄清一切。

來不及了,抵不住困意她在他一句句的「等等我……,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翌日清晨,一切如故,變得是身邊早已沒有了那個嬌俏的冷若汐,他揉了揉宿醉的頭,摸着一側已經失去溫度的被褥。

《你是星辰也是黑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