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逆天老祖:絕世丹師誘神尊
逆天老祖:絕世丹師誘神尊 連載中

逆天老祖:絕世丹師誘神尊

來源:google 作者:絕世吞金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扶搖 鍾離燁禎

亦正亦邪,老祖重生!成了被姐妹丟給邪修做爐鼎的鬼面廢柴,死裡逃生一朝醒來,老祖重歸俗世……有仇的報仇有冤的抱冤,寶釧空間在手,丹術一絕,砂鍋都能炸爐別人拿着費丹當寶,跟老祖混咱們那丹當糖豆,就是這麼狂!城外試煉,天才們差點被連鍋端……扶搖手指一撮,一道雷火燒死樹妖,「我沒想救你們,正在燒烤你們礙事而已」擇獸齋挑選獸蛋,別人選中個變異野豬直接激動套上嚼子扶搖面對罕見青鸞來見,表示老祖沒看上……「我叫扶搖,那神級大鵬才是我的歸宿,個大能打滾!」大鵬:「祖宗,我來啦!」處處技高一籌,老祖速來就是這般,不服忍着,但是為何這九州神尊總是怪莫怪樣的偷看?「小哥哥,要不要跟老祖混,老祖罩你!」「好,但只能罩我一人,可行?」展開

《逆天老祖:絕世丹師誘神尊》章節試讀:

察覺出了不對勁,另外兩人也趕忙上前查看,大哥背對着他們,這是出了什麼事。

手到人倒,幾乎是瞬間。

一臉厭煩的老二看到了脖子正在朝外溢血的人,「大哥,你這……」

是字還沒有出口,一隻小手便把帶血的匕首扎進了他的丹田之中,橫向一切,還靈巧的打了個轉,攪亂了體內的五臟六腑,剩下的話直接伴着嘴裏噴出的鮮血,變成了死寂!

眼見着大哥二哥兩人死在自己面前,老三暴怒,雙眼盯着那個明顯已經斷氣,此時卻圓睜二目,如同惡靈復蘇,厲鬼歸來的醜陋女人,「敢傷我兩位兄長,我管你是什麼,納命來!」

說著,剛才切割柳扶搖臉皮的匕首破空而來,只要得逞,絕對能把眼前這個少女扎出一個對穿的窟窿。

柳扶搖臉上露出一抹比他們這三個邪修,更加邪惡的微笑,趁得一臉血污原就猙獰無比的面孔更加滲人,緩緩從已死透的屍體上抽回自己的手。

那邪修手臂上裹着鮮紅的赤光,可匕首卻離奇的停在女子胸口不到一指距離,再難成行。

「你是什麼鬼怪!」邪修大吼,面前暴起一股恐怖的氣壓,這……這不是柳家的廢物么……怎麼會?

剛才的威壓絕對是他生平僅見最恐怖的,彷彿要壓碎自己的神魂一般,叫他瞬間喪失鬥志……

心裏產生一個想法,那就是逃……越遠越好,遠離這個蘇醒的魔鬼!

身體也是這樣做的,只是根本沒有這個機會,女孩的手輕輕的朝他伸過來,攥住了他的頭髮,「想走?我還沒有好好感謝你呢,怎麼能走?」

「不……啊!」

無人的荒原死地,爆發出一聲凄慘的嚎叫,久久沒有停息。

守着三具已經沒有氣息的屍體,扶搖無力的倒在地上,手中匕首**黃沙荒土之中,她脫力了!

在此地飛灰湮滅已久,不知道自己為何被喚醒,更弄不明白為何自己會進入到這個可憐又可悲,還長得有點歪的小丫頭身上。

腦中的記憶轉化,曾經九州大陸形成初期,站在金字塔簡短,叱吒風雲的青瑤老祖感受着身上快速流失的力量,無奈苦笑。

果然,有所得就有所失,這身曾差一步化神的修為直接跌落谷底,化為虛無。

又活了呢!這算不算是那些老八股經常評價她,禍害遺千年的原因。

忍着身上的疼,曾經的青瑤,現在的扶搖閉上眼睛,進行內視,查看這幅身子的傷勢。

「經脈淤堵,身中奇毒,腳筋已斷,臉皮被割,呵呵,不死還真有點可惜。」

這是扶搖對這身子的最後評價,這副身子倒是有個疼她的爹,可原主死前居然埋怨自己遇到今日之事,是因為自己爹的寵溺,也真是腦子有病,佔了這樣不知感恩,三觀不正之人的身子。

還真是……一點沒有心虛!

「你死也就死了,以後叫老祖替你好好活着。」

好容易從脫力的不適中緩和過來,扶搖整理被撕裂的衣裳,發現手臂之上一個前世熟悉的東西出現。

是一條龍形的臂釧,金黃的顏色,彎彎繞繞纏在左臂之上,龍頭微揚,像足了自己以前臭屁的調調,她抬起滿是血污的手輕觸,「小寶貝你也跟來了,真是……好久不見!」

臂釧是自己的虛彌空間,貼俯於神魂,自己在這顛長的歲月中,連思維都沒有,沒想到,不光自己沒有灰飛湮滅,連着寶釧空間也和自己一同重生。

有了它自己現在的窘境,立解。

神識探入,寶釧空間中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記憶中廣闊的殿宇不見,只剩下五平方的一間小房,裏面雜七雜八丟着各種東西。

這點倒是見過不怪,畢竟都是自己親手所為,實在是不擅長收拾這些,都是隨手就丟進來。

但這大小也太誇張了點……自己前世積攢的那些天材地寶呢?都被沒收了怎滴?

想想也許是跟自身修為有關,周圍並非虛無,而是屏障受限,摸不着看不到而已。

變強,對於曾經站到那個即將化神高度的人而言,並不是難事,腦子裡的功法已經足夠。

隨手拿起一瓶高級解毒丹就想丟進口中,這副身子裏面可是自幼就被下了鬼蛛毒,導致不能修鍊,扶搖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決定,先從洗精伐髓開始吧,那鬼蛛毒,自己先控制一下就好。

畢竟要用這個身份活下去,現在就輕易解了毒,叫生存在這原主身邊的下毒者多沒有成就感!

自己也挺好奇,這現在的九州大陸又變成了一個什麼鳥樣,先用低級解毒丹控制住鬼蛛毒,叫這副身子能開始修鍊,畢竟現在弱的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輕易碾死,並非她所想見。

抬手把高級解毒丹裝到了懷中,把洗精伐髓丹和低級解毒丹甩進口中,就在這空間內,不大的區域里,享受着洗精伐髓過程中帶來那種全身凌遲,骨縫麻癢的酥爽。

實力,強者為尊是九州依舊沒變的宗旨。

這個大陸上的人在三歲的時候就會接受灌頂之禮,能夠灌頂成功的便是人上人,不能的也只能接受命運,成為普通人,活在那些為修真者服務的社會底層中。

按說在這個曾經出過元嬰高手的柳家,最差資質也能是個赤階之人,只有這柳扶搖,被測出根本無法修鍊的體質,成為了一代笑柄,滄瀾城人盡皆知的廢柴,那可是修真家族。

別說是家主的唯一親生女兒,就連旁支的子弟,這樣的人也是一個沒有的。

外人只知柳家大小姐是個廢柴,卻不知這些年為了改變這個廢柴之說,柳家主尋來了多少靈丹妙藥,天材地寶,只為了叫女兒能夠修鍊。

這不光叫那些丹毒,葯毒沉寂在經脈之中,更是把盤踞在丹田之上,只有小指甲大小的鬼蛛毒養的肥碩異常。

更給這位柳小姐樹立了不少家族中的潛在敵人,那個柳芳菲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個。

為了排出這些毒素,扶搖現在忍受的痛苦比常人用這洗精伐髓丹的時候更強上十倍,實在是毒素太多太雜,盤腿坐在地上的人微微皺着眉,壓抑着想要脫口的痛呼。

忍着吧,這一關闖過去,就能回滄瀾城,好好看看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人們了!

《逆天老祖:絕世丹師誘神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