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逆天神醫九公主
逆天神醫九公主 連載中

逆天神醫九公主

來源:外網 作者:顏明若司皓宸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顏明若司皓宸

明若身為玄醫世家繼承人,遭遇助手謀殺,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南戎國的九公主。嗯,誰還不是個小公舉呢。什麼?已經嫁給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雲親王。嗯,聽着也很威武霸氣。什麼?雲親王薨逝了。嗯,變成寡婦寡婦了,那啥,王爺應該有不少遺產吧……什麼?皇家禮制,王妃要殉葬!明若:摔!我能向這坑爹的命運低頭嗎?看姐活死人肉白骨,先救活王爺保住小命,然後一別兩寬各生歡喜。王爺:你要與誰生歡喜。明若:美男。王爺:本王不夠美嗎?展開

《逆天神醫九公主》章節試讀:

雖然一早就聽說有刺客,當明若看到那些刺客時,還是有些吃驚。
二十幾人,從頭到腳都被黑衣包裹,只露出一雙眼睛,行動幾乎沒有聲音,看着有點兒像漫畫里的忍者。
而司皓宸的表現更讓明若驚嘆,招式乾淨利落,快到看不清他如何出手,所過之處黑衣人全部倒下,飈出一串血花落在草地上。
看到情況不對,一個黑衣人轉身就跑,司皓宸一劍斬殺了面前的刺客,用腳踢起他手中的刀,那把刀直直插入逃跑者的後心。
那人往前栽倒,轉過頭看向司皓宸,眼中滿是驚懼。
雲親王的武功何時恢復到如此地步,難道他的心疾痊癒了?
他想要把這個消息傳給主上,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
對於激戰中的人來說,一刻鐘真的不算長。當最後一個黑衣人倒下,司皓宸矗立在這一片山林之間,宛如收割人命的死神。
明若很慶幸自己出過戰地醫療任務,否則看到這一地死屍,應該會直接嚇暈過去。
她提着的心稍稍放下,只見樹林里又竄出一隊黑衣人,裝束與前一批略有不同,並沒有蒙面,明若覺得自己要哭暈在樹上了。
司皓宸估計馬上就要昏迷了,這可怎麼辦啊!
只見那些黑衣人來到司皓宸面前,齊齊跪倒:「屬下來遲,請主子責罰。」
原來不是刺客啊,明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這一天可真夠跌宕起伏的,看來想要在這未知的時空生存,必須有堅強的心臟才行呢。
聽不清司皓宸說了什麼,一個黑衣人飛掠而來,將明若『提』到他面前。
明若不由腹誹,輕功什麼的實在太嚇人,剛才司皓宸帶她『飛』上十幾米的大樹,她就暈乎乎的,不過她現在也顧不得自己了,連忙給司皓宸把脈。
明若搭上司皓宸的脈後微微一驚——他已經昏迷了,卻以劍杵地支撐着站在這裡,雙目微闔,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
暈而不倒,這人是有多驕傲啊,好吧,敬你是條漢子。
明若連忙把扎在司皓宸胸口的銀針取下來,又往他嘴裏塞了葯。
「主子現在可以移動嗎?」其中一個黑衣人開口詢問,薛神醫早先有過交代,主子發病時不可隨意挪動。
「等一下,先讓葯起效。」明若假意診脈,啟動醫療系統給司皓宸做了全身診察,他的情況比明若估計的要好許多,「過一刻鐘,就可以搬動他了。」
明若讓暗衛弄了個簡易的擔架平抬着司皓宸,一行人走了大半天,才走出山林。
夕陽西下,一輛灰撲撲的馬車停在小道邊上,看起來有些凄涼。
暗衛頭頭上前與車夫耳語幾句,兩人合力把司皓宸送入馬車,隨後車夫放了個腳凳,躬身候在一旁:「王妃請上車。」
明若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王妃』說的是自己,提起墜着紅寶石的裙擺,上了馬車。
進到馬車裡,明若才發現這輛其貌不揚的馬車內部別有洞天。
馬車裡鋪滿了雪白的皮毛,四角懸掛着拳頭大小的夜明珠,大該是怕影響司皓宸休息,每顆夜明珠上都覆著一層薄紗,光線便柔和了許多。
司皓宸躺在馬車一側,頭下枕着一隻油潤溫涼的白玉枕,身上蓋着杏子黃的錦被,角落的香爐里燃着蘇合香。
看着白得令人心悸的皮草,明若默默脫掉鞋子,坐到司皓宸身側,馬車噠噠地跑起來卻不算顛簸。
明若重新給司皓宸把了脈,確定他短時間內不會清醒,從醫療系統里拿了葯,給司皓宸掛上吊針。
作為最出色的外科醫生,十幾個小時的大手術並不罕見,明若的體力其實很不錯的,但原主這副公主的身子卻不經折騰,明若斜倚着車廂打盹。
司皓宸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明若坐在離自己一尺遠的地方,雙眼微闔,小腦袋一點一點的。
頭頂上方掛着一隻樣式古怪的瓶子,瓶子下端聯通一根細長的管子。
司皓宸的目光順着管子下移,那瓶子里透明的液體應該是順着管子,流進了自己的身體里。他本能地想將那管子從自己的手背上拔掉,可身體實在沒有力氣,多番努力之後,終於……又讓自己陷入了沉睡之中。
馬車一個顛簸,明若的頭撞上了車壁。
「唔。」明若揉了揉被撞疼的頭,看到藥水就要滴完了,連忙給司皓宸拔針,起身回收輸液瓶,一站起來,發現腳像是踩在了刀尖上一般的疼。
明若咬着牙把用過的輸液器材收好,然後坐下來,檢查自己雙腳。
這『公主』的腳怕是從未走過這麼多的路,腳趾和腳掌都磨起了血泡,有兩個血泡已經破了,滲出血來。
明若雖然是個外科醫生,這慘烈的傷勢在自己身上,還是讓她倒吸一口冷氣。
前世雖然不是公主,卻是玄醫世家的大小姐,就算出任務,多半也是在後方救治傷員,哪裡遭過這種罪。
她從醫療系統里拿出需要的器材和葯,消毒後先將血泡的污血清掉,再清洗傷口上藥包紮。
把兩隻腳都處理好,已是滿頭冷汗,一張小臉煞白煞白的,呼出一口濁氣,重新靠着車廂養神。
她也想跟司皓宸一樣,躺下來好好睡一覺,又怕睡過去之後,司皓宸的病情有什麼狀況,自己無法及時發現。
當然,她也可以將手搭在司皓宸的手腕上,開啟醫療系統監控他的狀況。但司皓宸明顯是走高冷路線,萬一以為她是在『輕薄』於他,自己有一百張嘴也說不清。
馬車不緊不慢地走了一夜,當熹微的晨光透進車廂時,明若聽到外面有嘈雜的聲響。
明若坐直身體,將覆在窗欞上的布簾掀開一條縫隙往外看。外面有人排着鬆散的隊伍,好像是在等待什麼。他們幾乎都穿着粗布麻衣,帶着的籮筐或是背簍里放着一些蔬菜水果。
馬車並沒有停下,車夫只喝了一聲:「雲親王府辦差。」
「去去去,往邊上靠,別擋了貴人的路……」很快就聽到吱吱呀呀開門的聲響,還有守城小兵帶着討好地說,「大人您請。」

《逆天神醫九公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