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逆襲總裁忠犬都愛我
逆襲總裁忠犬都愛我 連載中

逆襲總裁忠犬都愛我

來源:google 作者:靈堂夫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松晨 林星鈺 現代言情

她以為自己是個普通女孩,一次網友見面,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公司?大佬的女兒?什麼,總裁對我有好感,忠犬追的不肯放,這……然而事情遠遠沒有她想的簡單,心懷鬼胎的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車禍——綁架——靈異事件,這還是她生活的世界嗎?一個關乎自己的陰謀,不是說當個衣食無憂的大小姐,怎麼啥都有她展開

《逆襲總裁忠犬都愛我》章節試讀:

街上人熙熙攘攘,一個穿着粉色襯衫藍色牛仔褲,走路隨意的女孩顯得尤為突出。墨色長發隨風而散,低垂的秀眉微微蹙起,拿起手機的同時,嘴裏還念念有詞。

只見手機彈出一條信息。

刀劍:我到了,你在哪兒?

少女心中一驚,這麼快!

雖然心裏怨念,還是回了一條信息過去。

星夜:我也快到了。

這幾天,這人的出現有點巧合,昵稱「刀劍」的人突然加她,來源顯示賬號查找,興趣愛好和她相似,也就慢慢聊了起來。

昨晚上他提議見面,她以地方遠拒絕了,後來他說自己資料是假的,地點在c市,而她剛好在c市住,後來在他的威逼利誘之下,她竟然鬼使神差答應了。

靠!

就有今天的見面,而且還是三天都沒認識到期的朋友。

不!是網友。

他發的一張背光側臉照,恍若墜入人間的精靈王子,除了他長得帥,她很好奇他為啥有她賬號。

網友見面之後奔現或者照騙,希望她不會遇上後者,如果可以的話,還可以來個網戀……

想到這兒,她嘴角微揚,一副賊樣。

不過這只是她的幻想,現在自己不想被男女朋友束縛,還是喜歡自在逍遙。

從自我精神世界走出,田星鈺昂揚大步向目的地進發,瀟洒地走去。

一雙清秀的平眉,宛如璀璨星光的雙眼,小巧挺立的鼻樑,如羊脂玉般白皙的皮膚,微風吹起飄散在空中的秀髮時不時拂過水嫩白皙的臉龐,纖長的項頸與模特般的身材相輝映。

她叫「田星鈺」,今年21歲,父母在外和外婆一起住,無業游民一枚,本來是讀書的年紀因為一些原因棄學了,現在全靠手繪混點飯吃,將就着養活自己。

平時在家看看書,玩玩手機,這也是她第一次和網友見面。

不多時就到了約定的地方,名叫幻夢的書店,古香古色韻味十足,卻也不失現代的簡約淡雅,是附近學生和上班族休息的理想之地。

因此,這裡很出名!

這兒環境優美,氣氛安靜,田星鈺經常來佔座,繪畫她喜歡安靜的地方。

刀劍提出在這見面她還有點驚訝,雖說很多人都知道這裡,也不算太出名,平常只是有就近的人來坐坐。

女孩低着頭髮了一條信息。

星夜:我到門口了。

刀劍:我在進門側邊的第三張桌子,你進來轉頭就能看到。

後面還加了一個么么噠的表情。

懷着期待的心,壓下緊張的小情緒深呼一口氣,用手理了理微亂的長髮,推門而入。

入門淡淡的檀香味划過鼻尖,田星鈺不由得被觸動,雙眼微眯,是她喜歡的味道。

朝着側邊一看,嘴角淡淡的笑意瞬間消失。

一二張桌子坐滿了人,且大多數是女的,有的在補妝,有的在張望,好似期待着什麼,田星鈺隱隱約約看到第三張桌子放了一束包裝精美的向日葵,非常引人矚目。

不過重點不在這裡,重點是那束花的中間還用白巧克力拚成自己昵稱「星夜」,這下田星鈺確定那裡的人就是刀劍。

這樣的場景她幻想過,幾步上前,握緊手機,霸氣的問了一句:

「你就是刀劍?」心裏還是有點小心虛。

一時間,她察覺側邊最後一張桌子有目光注視着她,當她看過去只見一雙鋥亮的黑色皮鞋,男人的身影被高椅隱藏。

女孩也沒想太多,現在旁邊都是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她,如芒在背的感覺不太舒服,她努力忽視,一心只想看刀劍的真面目。

那萌動好奇心已經等不及了。

聽見聲音,刀劍抬頭放下手中書本,直直看向今天他在等待的人。

終於到了。

抬頭那一瞬,田星鈺已被驚呆。

一身黑色的休閑暗黑裝,搭配着一雙價值不菲的運動鞋,身材修長,身高目測一百八十以上,白皙的雙手骨節分明,簡直就是天生的貴公子。

微亂的額發顯現出他的不羈,如刀削般的臉龐與之相應,高挺的鼻樑,與之平行的丹鳳眼在暖陽當中透出絲絲寒氣,略起的薄唇多了幾分內斂,如此完美的五官結合在一起,簡直是上天的寵兒,怪不得這裡聚集了這麼多的女生。

給人的感覺好似一座冰山,卻有着可以信任的氣息,和他在一起有種安全感,可他又散發著一種無法抗拒的威懾力,從他隨時微皺的眉頭可以察覺出。

只見他起身,禮貌地伸手,「你好,我是刀劍,我的真名叫松晨。」

聲音如清泉流過心房,痒痒的暖暖的,田星鈺勾唇一笑,握住那雙骨節分明的手。

「你好,我是星夜,真名田星鈺。」兩人相視一笑。

握手一瞬,田星鈺總感覺哪裡有點不對,她覺得眼前這個人不真實,她的直覺一向很准,難道這次是她感覺錯了。

他之前也不認識她,自己總是兩手空空,要錢沒錢要樣貌沒樣貌,就一普通小民,別人也沒什麼利益可圖。

可能是她多想了!

「名字是挺好聽的。」

松晨讚美一句,邀對面的田星鈺一同坐下。

別的不怕,就怕空氣忽然安靜,果然手機和真人聊天,是有點不一樣。

「要不我們出去走走?」

松晨輕易化解,田星鈺同意了他的提議。

走時,松晨把花拿給少女,只說了一句「見面禮」,而後田星鈺看了自己空空的兩手,只能無奈聳肩。

這個月沒什麼訂單,口袋到現在一直都是扁的,雖然有小金庫,來見網友她也沒想太多。

是應該說她缺根筋呢,還是守財奴。

走着走着兩人慢慢聊了起來,儘是一些瑣事,因為身邊人太過出色,頻頻有人駐足,田星鈺一開始不太適應後面直接選擇性忽視。

馬路對面有一家新開飲品店,松晨提議去買喝的,叫田星鈺在原地等他,少女安靜的點點頭算是回應。

她抱着花站在馬路邊,看着一輛輛小車奔馳而過,她一直注視着對面買飲料的松晨,卻有種奇怪的想法,感覺總有人跟着她。

「啊——」

一聲驚叫讓周邊的路人紛紛回頭,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發出驚叫的田星鈺,甚至還有人討論着「這個姑娘年紀輕輕就瘋了」的話題。

事發人跌坐在馬路邊上,手腳發軟,滿面驚色,就連那美麗的向日葵也散落在地,無人問津,她一時間有些後怕,如果剛才有車來那她興許小命不保。

用手輕輕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脯,穩定了情緒,準備站起。

「嘶,」她的左腳很痛,像是被崴着了,而松晨也將飲料買回,將她扶了起來。

「你剛才看到我身後有人了嗎?」田星鈺語氣有些不善,卻也不是針對松晨的。

「沒有,就看到你踩空然後摔了一跤,我嚇的只拿了你的檸檬茶就趕來了。」說完,他還拿着裝檸檬茶的杯子在她眼前晃了晃,以此強調他語言的真實性。

「真的?」田星鈺還是有些不信。

「真的,不然你回頭看看,這裡沒藏人的地方,怎麼可能有人推你。」雖說是問句,松晨已經給了田星鈺答案。

「可我感覺剛才是有人推了我一下?」

滿腹疑問不得疏解,田星鈺垂頭喪氣的,似在說給自己聽,又似講給松晨聽。

「還是先去醫院看看,你的腳應該是崴着了。」松晨拉過她的一條手臂勾在肩膀,輕輕鬆鬆就是一個公主抱。

「哎。」

田星鈺被突如其來的騰空弄的尖叫一聲,鼻息之間瀰漫著男士木質香的味道。

「那個…我自己能走。」

少女的小臉紅撲撲的,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但腿上的疼痛也在提醒她,自己現在走不了路。

被一個大帥哥抱着,靠着他結實有力的胸肌,有點竊喜,不過松晨的懷抱讓她感覺不到任何溫暖,反而有一絲冰冷,怎麼今天哪裡都怪怪的?

不再想這些事,田星鈺在松晨平穩的懷抱中安靜的待着。

從跨過那條線,走向馬路對面開始,一切…即將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