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農家團寵:冷麵王爺上門求娶
農家團寵:冷麵王爺上門求娶 連載中

農家團寵:冷麵王爺上門求娶

來源:google 作者:山有扶蘇木有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夕月 江旭晨

一朝穿越成農家女,日子過得平淡卻溫馨,奈何錢匣子空空如也,不過沒關係,夕月表示,努力發家致富奔小康,茅屋變青磚大瓦房做做菜,擺擺攤,掙銀子,置田產,這都不是事意外救下的失憶王爺,每天與之打架鬥嘴,不亦樂乎九家村村民:「打小就看那丫頭聰明伶俐,果然成縣主了」村長:「老柳家祖墳冒青煙啦!」展開

《農家團寵:冷麵王爺上門求娶》章節試讀:

柳夕月將剩下的餅吃掉,喝了點水,緩過勁後,「嬸兒,這蔥花餅味道如何?」

夏菊、李英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好吃。」

柳夕月望向坐在主座上的柳老頭、劉婆子,「爺奶,如果去鎮上賣這個餅子,怎麼樣?」

劉婆子大概算了下去鎮上的時間,「這餅子趁熱好吃,如果去鎮上賣,時間太久會不會變硬啊?」

柳夕月知道奶奶是擔心賣不掉,「奶,我們先試着少賣些看看情況。」

柳老頭知道自己孫女能幹,不會做沒把握的事,何況家裡白面夠用,先做兩天看看,不行就不做好了。

「那你們明天去鎮上先試試。」

見當家做主的柳老頭髮話,其他人都默不作聲。

劉婆子直接去地窖里拿出一袋麵粉,放在桌上,對她道,「這裡有十斤,你先做些去賣賣看。」

柳夕月聞言,嘴角微微上翹,她爺奶真是一對可愛的人。

考慮到這幾天做餅的問題,柳夕月讓柳文和柳澤去後面竹園撿些枯枝回來,木柴燒怕火候太大,餅容易糊。

望着兩人離去的背影,心裏默默嘆了口氣,明天得起早烙餅,讓他們趕早去集市。

一個時辰後,柳文兩人各背了一捆柴火回來,都是樹杈居多,回到院子里靜靜折斷堆在角落,方便使用。

這時,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在院外響起。

「夕月,我回來了,有好吃的果子帶給你吃喔!」歡快的聲音帶着女孩子特有的軟糯。

「呦,是玉寧丫頭來啦?外婆沒事吧?」劉婆子熟絡的問道。

「二奶奶,外婆沒事了,所以我和娘都回來了。」說著話,一個穿着天藍色粗布衣裳,皮膚偏白,眼角有顆痣的小姑娘走進堂屋。

夕月反應過來,這位是村長爺爺家十一歲的小孫女柳玉寧,平日和柳夕月玩的最好,她還有一個十四歲的姐姐柳玉梅,待夕月也很好。

人剛一進來,就把手上的小籃子放在桌上,「夕月,你快看,這都是外公讓我帶回家吃的。」

柳夕月往籃子里瞅,一看竟是顆顆圓潤的枇杷。

劉婆子端着剩下的蔥花餅,遞給柳玉寧,「玉寧丫頭,快嘗嘗,你夕月姐姐做的。」

小丫頭有點害羞,平日里只要來找夕月玩,二奶奶就拿吃的給她,害得回家奶奶都說她是個貪吃鬼。

夕月回過神,對她友好一笑,「玉寧,你就吃吧,看看味道怎麼樣?」

柳玉寧接過蔥花餅,默默咬了口,細細咀嚼着,忽然眼前一亮,眉眼帶笑的快速吃起來。

柳夕月見她心裏喜悅,說明她的蔥花餅能大賣,暗暗盤算着明天該做多少去鎮上賣。

柳玉寧吃完餅,就急切問她,「夕月,你怎麼做的?為什麼我們家做不出來這種味道?」

劉婆子含笑,「我們家也就只有夕月才會呢。你們在這聊聊,奶奶去忙了。」

柳玉寧甜甜應聲,讓夕月趕快嘗嘗她帶來的枇杷,可甜可水了。

柳夕月望着桌上的枇杷,心裏有一個想法。她低聲詢問玉寧外公家有多少枇杷。

柳玉寧也沒多想就告訴她了,「今年的枇杷結的可多了,又大又甜。外公挑到集市上賣也沒賣出多少,家裡又吃不完,就讓我娘挑了兩筐回來。」

柳夕月靜靜聽着,以前她見外公熬制過枇杷膏送給咳嗽痰多的病人,有兩種熬制方法,果實去籽去皮和冰糖攪拌在一起,腌制然後鍋里煮,等果實濃稠變色就可以盛起來。另一種將枇杷葉洗凈攪碎,和冰糖一起邊煮邊攪,等濃縮變色盛出來保存。

柳玉寧說完,見柳夕月怔怔的模樣,伸手推了推她。

柳夕月覺得應該可行,就想着晚上讓奶奶去找玉寧娘親看看,若是能成,這又是一筆生意。

接下來,兩人就坐在院子里,你一句我一句聊着最近發生的事情,慢慢的天色暗了下來,柳玉寧提着空籃子回家了。

因為柳大三兄弟不在家,劉婆子就簡單做了幾道菜,一盆湯,一家人吃飽喝足,張蘭三妯娌分工合作,收拾桌子、打掃灶房、洗碗。

柳夕月抽空跑到劉婆子面前,說想把那一籃枇杷做成枇杷膏,以後給爺爺和弟弟們喝。

劉婆子不知道什麼是枇杷膏,好奇的問,「夕月,你說的這是什麼,奶奶怎麼沒聽過?」

柳夕月笑着解釋,「枇杷膏是用裏面的果肉加紅糖熬制而成,有清肺潤燥、止咳化痰、生津補氣的功效。」

劉婆子聽得一愣一愣的,這枇杷怎麼好呢。不過她也沒有懷疑什麼,畢竟這是她親孫女。

柳夕月看着奶奶的樣子,知道她是聽進去了,「您看,爺爺經常抽大煙桿,到時候給他泡水喝。」

劉婆子聽完,大手一揮同意了。

柳夕月開心的叫來柳文、柳澤,讓他們明日起早幫忙。三人圍坐在一起,商量着做多少蔥花餅,賣什麼價錢,怎麼賣談論了半天,敲定後各自回房睡覺。

寅時灶房裡,柳文正在生火,柳夕月切蔥花溫水和面,柳澤在一旁負責分餅在盤子里,終於忙碌了一個時辰做出來兩百張蔥花餅。柳夕月擀的餅很薄,基本大小一致,一張餅六寸左右。

她單獨用油紙裝了兩份,柳文有些奇怪,「妹妹,你這是幹嘛?」

柳夕月解釋道,「你忘記上次的婦人和那個多給銀子的老爺了。」

柳文拍了一下腦門,大意了,還是妹妹想的周到。

柳夕月趁機告訴兩人,「我們做生意,誠信為本,答應就要做到,以後在外時刻謹記。」

兩人快步出門,路上緊趕慢趕到集市上,此時的街道上剛剛熱鬧起來,人也比之前多。

有了一次的經驗,柳文已經放開了些,放下籃子就開始吆喝着,「蔥花餅,又香又軟的白麵餅,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柳澤也不甘示弱,「軟香撲鼻的蔥花餅,嘗一嘗,看一看咯。」

有一個穿着得體的男人路過,聞到一股香味,上前看了看,「這是賣什麼好吃的呀?」

柳文將妹妹早就切好的一盤塊狀蔥花餅端出來,將筷子遞給男人,「我家的餅別處吃不到,您嘗嘗。」

男人用筷子夾了一塊吃進嘴裏,發現是比以前吃的餅好吃多了,這餅可以買,「怎麼賣的呀?」

柳文笑着應聲,「三個銅錢兩張,六個銅錢五張餅。」

男人從衣袖裡取出六個銅錢買了一份,拿在手裡準備帶回去給娘子和孩子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