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農家小子闖紅塵
農家小子闖紅塵 連載中

農家小子闖紅塵

來源:外網 作者:錦豬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錦豬

展開

《農家小子闖紅塵》章節試讀:

「朱立誠,還真的是你啊?」

「啊,孟懷遠,怎麼是你?」朱立誠看到門外站着的一個身穿警服的帥氣小伙,赫然就是自己在寧豐中學時的死黨孟懷遠,昔日,在寧豐中學橫行一時的「雙銘」組合,居然在涇都重新聚首了。中學畢業以後,孟懷遠就隨着父母搬走了,聽說是因為他父親的工作調動的緣故,兩人此後就斷了聯繫。

「我前幾天就聽我舅舅說了,有個叫朱立誠的淮江大學的畢業生,要分到涇都來了。我就估計可能是你,我記得你上的就是淮江大學,當年可是寧豐中學的獨苗啊!」肖明華滿臉羨慕地說。

朱立誠他們那屆高考,由於數學非常的難,考試結果很不理想,華清、燕大無人中的,就連淮大也不過只有朱立誠一人被錄取。

「你舅舅怎麼會知道我分到涇都的?」朱立誠把孟懷遠讓進屋,邊說邊遞給孟懷遠一支中華。

「我舅舅就是裘兆財。」

「裘兆財是誰?」朱立誠一愣,脫口問道。

「你,你,虧你還在縣委辦工作呢?」孟懷遠的嘴成了個「o」字形,「裘兆財就是涇都的組織部長啊,你不知道?」

「啊!想不到你還有個這麼厲害的舅舅啊!」朱立誠假裝崇拜地說,「我今天剛剛報到,只知道縣委書記叫陳大成,縣長叫蘇運傑。」

孟懷遠嘴角一揚,得意地說:「哼,那當然。」

「你小子這身警服,不會是走的你舅舅的後門吧?」朱立誠一本正經地說。

「放屁,俺可是正兒八經的人民警察,畢業於鄂北警官學院。雖說是個大專,但軍事素質過硬,要不要試試?」說著,沖朱立誠揚起了拳頭。

朱立誠連忙舉手做投降狀,在寧豐中學的時候,孟懷遠就以下手兇狠而出名。

有一次,校外有個小混子黃毛糾纏他們班的一個女生,這女生又是孟懷遠心儀許久的對象。孟懷遠一對二,硬是用磚頭拍傷了黃毛的腿,並把他扭送進了派出所。現在再經過鄂北警官學院的專業訓練,朱立誠更不是其對手了。要知道鄂北警官學院在全國可是赫赫有名,散打功夫堪稱一流。

「你現在在公安局哪個大隊?」朱立誠問道。

「我哪兒那麼好的福氣啊,被我老子扔到了田塘鎮派出所。」孟懷遠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剛才的囂張氣焰,「我剛才看見曹明,問起了你,才知道你在宿舍,於是就直接殺過來。」

「我開始還以為誰走錯門了呢。」

「你是不是還以為是哪個漂亮女孩呢?」孟懷遠淫笑道,「現在是縣委領導了,怎麼樣,請客?」

「請客,沒問題,但我算哪門子縣委領導啊,今天中午剛剛吃了一鼻子的灰。」朱立誠就把中午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孟懷遠,這事讓朱立誠覺得非常窩囊,傾訴出來,頓覺輕鬆了許多。

孟懷遠聽後,仔細地思考了一會,然後說道:「你說的那瘦高個,別人又稱他為林主任,應該是林之泉,縣委副書記潘亞東的秘書,也是你們縣委辦的副主任。至於那個歐陽慕青,涇都人都知道,那是常務副縣長歐陽華的女兒,你小子艷福不淺,那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啊!」

「去,去,你小子就不能說點正緊的。」

看到朱立誠滿腹心思的樣子,孟懷遠也認真地分析道:「你以後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盡量不要得罪林之泉。他雖不是什麼大人物,但這類小人最是難纏,要是逮着個機會給你上上眼藥,夠你喝一壺的。不過,他和歐陽慕青掐起來,倒是讓人有點看不懂,潘亞東和歐陽華可是一夥的。」

經過孟懷遠的分析,朱立誠對目前涇都縣的局勢有了個大體地了解。

縣委常委們基本分成四派,縣委書記陳大成眼看就要到點了,只有縣委辦主任柴慶奎是其鐵杆親信;縣長蘇運傑的勢力最為強大,主管意識形態的縣委副書記呂懷誠,宣傳部長曾琳,縣委縣政府所在地邵仙鎮黨委書記黃利民都是其陣營里的得力幹將;副書記潘亞東也不甘示弱,團結了紀委書記常衛國和常務副縣長歐陽華;而武裝部長,也就是孟懷遠的爸爸孟雲飛,由於和組長部長裘兆財有姻親關係,兩人自成一派;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李亮是從泯州空降的,到涇都才一年多,他與裘兆財、孟雲飛走得較近,三人經常互通有無。

如今,縣長蘇運傑和黨群副書記潘亞東對書記寶座的爭奪,已進入到了白熱化的狀態,各種招數層出不窮,都試圖找出對方的破綻,以求一擊致命。蘇運傑在涇都經營多年,關係盤根錯節,近期,不知道通過什麼路子又搭上了泯州市市長王吉慶的線,隱隱已有控制局勢之感,但華夏官場的事情,不過拿到最後的一紙任命,誰又敢說已無變數。近階段,潘亞東也經常往泯州跑,在各位市委常委的門前轉悠,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

聽完孟懷遠的分析,朱立誠也覺得奇怪,按說,歐陽慕青不應該為了自己一個陌生人,和林之泉起衝突,唯一的解釋就是因為李倩,但好像這事和李倩也沒什麼直接關係,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朱立誠乾脆搖搖頭,不去想了,自己只需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去招惹林之泉,那樣的話對自己有百害而無一利。

朱立誠想通了這點,一掃之前的鬱悶心情。兩人噴雲吐霧、胡侃亂吹的,不知不覺已經六點多了。朱立誠站起身來說:「走,我請你吃飯去,不過前提只能是大排檔。」

孟懷遠知道朱立誠的家庭情況不是很好,於是連忙嚷道:「靠,好久沒有酒喝了。吃大排檔正合我意,敞開嗓子好好喝幾瓶,不過,你丫的酒量行不行啊?」其實作為武裝部長的兒子,組織部長的外甥,怎麼會沒有酒喝呢,今天為了來找朱立誠,他就推掉了兩、三處宴請。

《農家小子闖紅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