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家種田記
農家種田記 連載中

農家種田記

來源:google 作者:墨西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珍 現代言情 蒙千言

人家穿越吃香喝辣蒙千言穿越就是窮困人家不怕不怕,她一身虎膽,最是潑辣天生的射箭高手,自然致富發家你說啥?她太過潑辣沒處嫁?那洛少爺,你娶了我吧展開

《農家種田記》章節試讀:

第9章 被圍觀了

鎮子上,比梨花村可熱鬧多了,來來往往的行人,還有處處林立的商鋪,叫蒙千言越看越歡喜。

她不禁玩心大起,沒有先去找蒙泉和蒙千桃,而是一個人先閑逛了起來,買了炸糕,又買了包子,一路開開心心從東邊走到西邊。

直到耳邊傳來砰砰砰打鐵的聲音,她才停下來,「喔,是鐵匠鋪子。沒錯了,我要找的就是這鐵匠鋪子!」

「小丫頭,走遠點,這裡危險!」五大三粗滿身是汗的鐵匠,看見了蒙千言靠近過來,趕緊呵斥住了她。

「啊,大叔,我是有事找你!」蒙千言趕緊後退了兩步,跟着解釋起來。

鐵匠聞聲後丟開了鎚子,抬頭望了蒙千言一眼,「嗯?要什麼?是不是你爹娘讓你買農具來的?你去店裡看看吧,鋤和鐮刀都有。」

「不是啊,大叔,我不是買農具,我是想要一柄彎弓和一些鐵質的箭頭。」

聽得這話,鐵匠皺起了眉頭,「彎弓和箭頭?我沒聽錯吧,你一個鄉下丫頭買這個幹啥!」

「我,我家有人要是山上打獵,所以需要買的。」蒙千言不想多解釋,就信口胡謅。

那鐵匠想了想,「唉,也行吧,不過我這裡沒有現成的彎弓,我得現打才行。你要是願意,就先付了銀子,在這裡等一個下午吧!」

「行,沒有問題!大叔,你說多少錢吧!」蒙千言痛痛快快,直接掏出了錢袋。

「不多,按着鐵的分量算,也就二十文錢。」

「好嘞!」蒙千言數了二十個銅板,嘩啦啦放到了鐵匠的手心裏,然後笑嘻嘻道:「那大叔,我就在鎮上等你了呀,晚一點我再過來。你可千萬記着,這箭頭可一定要越尖銳越好。」

「行,我這就去打!」

蒙千言跟鐵匠打了招呼,轉身就跑去別的地方玩了。那鐵匠則一邊淬火,一邊驚奇着:「咦,這丫頭好像還挺懂行似的。」

蒙千言才不在乎鐵匠怎麼看她,反正弓箭給好好打制就行。

她在路邊上又買了一包炸糕,就按着昨天來過的路一路找到了蒙泉父女倆所在的大戶人家去。

她記憶里聽說的,這大戶人家是姓沈,好像是縣城某位洛姓大商人的家的親戚,因為在鎮上做一些木材生意,所以把家也安在了這裡。

現在,蒙泉就是在沈家看門的,而蒙千桃則是在後廚里幫着切菜端菜的丫鬟。給人家做事,總要看人臉色的,蒙千言想着等賺夠了銀子,一定要讓爹爹和姐姐都回家輕輕鬆鬆地待着才是。

這麼一邊想,也一邊到了那沈家的大門外。

蒙泉就是看門的,所以蒙千言一看他就看見了,他趕緊笑呵呵跑來蒙千言的身邊,滿目高興,「千言!你咋來了?」

「嘿嘿,爹,我娘讓我來看看你,順便告訴你一聲,親事已經退下了,家裡都挺好的,讓你放心。」

「哎!沒事了就好,那爹就放心了!你娘那現在也有銀子了,你要是想吃什麼就跟你娘說就行了,至於親事么——」蒙泉猶豫了猶豫,「咱們以後再說。」

「嘿嘿,爹,我才不着急呢,我姐不也沒有嫁人呢么?對了,這是我給我姐買的炸糕,你一會把這個拿給她啊!」

蒙泉接過去,樂得眉開眼笑,她這兩個閨女,可都太懂事了,「行,爹一會換班就給你姐姐送過去。」

「那爹,今天和姐姐忙完了,還不回家看看呀,娘做了好吃的,也想讓你們一塊回去吃呢!」

「好啊,你姐也是說,不放心家裡的事,想回去看看。」

「那行,那我先回去,你和我姐也早點回家吧。」跟蒙泉告別之後,蒙千言一溜煙又跑遠了,連蒙泉無奈地搖頭,「呵呵,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風風火火,說跑就跑了。」

蒙千言當然着急了,她還得趕回去催那鐵匠趕緊把弓箭打制出來,到晚上好好改善一下家裡的伙食,也給蒙泉和蒙千桃一個驚喜呀。

「大叔,到底好了沒有呀?」

在蒙千言第三次催促之後,打鐵的大叔把一把嶄新的彎弓丟到了她的面前來,「這丫頭,催催催,這不打好了么,你看看,可還行!」

說著,又把十根鐵質的尖銳箭頭也扔了過來。

蒙千言趕緊拿起來,拉了拉彎弓上的弦,嗯!力道不錯!再摩挲過箭頭的尖端,也十分銳利!

蒙千言滿意極了,對鐵匠大叔露出了大大的笑臉來,「謝謝大叔啦!」

「客氣啥,趕緊拿回去給你爹娘吧!」

「哎,大叔回見!」

蒙千言拿了彎弓,心裏興沖沖的,手上也跟着痒痒,要知道,她已經好些日子沒有碰到了弓箭了,還真是挺想念的。

她一路出了鎮子,來到鎮外面的山林里,對準了天空上撲棱着翅膀的鳥兒,倏然就是一箭。

箭頭破空而出,撲得一聲,直直刺入鳥兒的胸膛,眨眼間,那鳥兒就以直線墜落到了地面上。

蒙千言小跑過來,抄起這鳥兒來,「唉,可憐的鳥兒啊,要怪就怪你長得太肥了,不吃你又吃誰呢!」

從林間用草莖繞了根繩子,把鳥兒綁起來就掛在了身上,然後蒙千言健步如飛,眼神精銳地掃視着周遭的環境。

還有野兔!好!送上門來那就別怪我了!咻咻!又是一箭,肥碩的兔子也掛在了腰間。

不過短短也就喝杯茶的功夫,蒙千言的身上已經掛了三隻肥鳥和兩隻野兔,足足也有二十來斤。她估摸着這些也夠吃了,於是把弓箭收起來,朝着梨花村的方向回去了。

這時候,已經快要天黑了,從地里做農活的人們也紛紛扛着鋤頭往家走。

「快看,是蒙家的二丫頭!」不知是哪個孩子先叫了一聲,蒙千言感覺到了好幾道視線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哇,那好肥碩的兔子!」

「是呀,還有鳥兒,也不知是啥鳥,那鳥飛得老高了!」

「哎,二丫頭!你等會,你先別走,你這些野兔和鳥兒是從哪兒來的呀!」

梨花村裡德高望重的老爺子馮老爺子叫住了蒙千言,她不得不停住了步子,任由着一幫街坊鄰居很快把她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