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農門福妻種田忙
農門福妻種田忙 連載中

農門福妻種田忙

來源:google 作者:小十一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玲 穿越重生 顧洛

進山挖到寶,賣錢買田地白天種種田,養養花,折騰幾個新品種,弄點新糕點,晚上快樂的數數錢,顧洛數錢數到手抽筋,笑的囂張,這日子才叫一個舒適愜意啊嗯,為了她的幸福,為了她的銀子,為了她的甜點,她要佛擋殺佛神擋誅神爹不疼娘不愛?沒關係,咱自己愛自己叔伯嬸娘是極品,要搶錢?沒事,關門,放美人兒,給我咬呃,是打!女主雲,咱是淑女,打打殺殺這事,嗯,是男人干滴什麼,嫁個男人還得附贈家斗?大伯嫂狠心,欲奪家產謀她性命她眸眼微咪,玉手一揮,先把你家的都搶光光再說!展開

《農門福妻種田忙》章節試讀:

第一章 二兩銀子被賣了

凍死了,這是什麼地方?

顧洛動了下身子,冷風吹在身上嗖嗖的,小刀子刮一樣的疼。

她的嘴裏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句,「婆婆,你別賣我……」什麼婆婆?

顧洛表示不知道。

只是這身子的本能,應該是殘留的意味喊出來的。

她看着自己瘦小全是硬繭的手,懵了。

半個小時前。

「婆婆你別賣我,我什麼都能做,我很能幹的……」

不賣你要賣我不成?

翻個白眼,把人交給其中一個,陳方氏嘴裏罵罵咧咧的,「人我可是交給你們了,這賠錢貨,竟然還敢跑,再跑,老娘打斷你狗腿!」

「婆婆,真的要賣了大嫂?」

不遠處的門邊,身材單薄,削瘦,臉色蒼白的陳安平眉頭微皺,眼神帶點猶豫,有點遲疑:畢竟是大嫂……

嫂什麼嫂。

一個賠錢貨!倒霉星!

陳方氏重重跺下腳,「不賣這個賠錢貨,你哪來讀書銀子?咱們喝西北風啊,萬老爺可是給半籃雞蛋,二兩銀子呢。」

聽到這,陳安平也閉了嘴。

他不可能不讀書的。

「我不要給傻子當媳婦兒,婆婆……」黃三丫滿臉絕望和淚水,陳方氏直接扭頭——她沒看到!

「你就去萬老爺家吧,他家有肉吃,還有新衣裳,反正我大哥也沒了……」越說越溜,陳安平尷尬內疚不見,到最後是理直氣壯,「放心,日後我若中舉,定會報答於你。」

陳安平揮揮手,示意趕緊把人帶走。

黃三丫拚命掙。掙扎間,摔出去。

咕咚。頭磕在院子一角磚垛上。

「沒氣了沒氣了……」

「死人了……」

不知過多久,院中安靜下來。

地下,是臉色慘白的小女孩。

額頭上血越來越多。

流了一地。

身子好像被人重拆又組裝過。

全身疼的緊。

又冷又餓。

然後,再醒過來,就變了個人。

顧洛就是這樣過來的。現在,她是又凍和又餓,前胸貼後背的餓啊。

看着四周

這是什麼地方?

破的不成再破的土房子。

半人高的小窗,兩扇壞木門。

呼啦啦的直鑽風。

她就躺在地下。

哆嗦着抹了把臉,手上全是血……

吃力的扶着牆壁站起來,一陣鑽心巨痛襲來,讓她忍不住唔了一聲,身子晃了兩晃,卻是再顧不得喊疼。

顧洛被腦海里突然多出的一段記憶嚇到——

她穿了?

十三歲的黃三丫,被婆婆半籃雞蛋,二兩銀子,賣給了隔壁村三十歲的萬家傻子當媳婦?

半籃子雞蛋,二兩銀子。

一條人命。

顧洛震驚之餘,只有苦笑。

看着空無一物的破屋子,顧洛恨不得一頭撞死:是不是只要她死了,便可以再穿回去?

天色漸黑。

外頭風吹進來,冷的顧洛直打哆嗦。

又怕又冷,還帶着心頭恐惶的顧洛努力的讓自己鎮定下來。

即然重活了,總不能再凍死吧。

可這鬼地方?

深吸口氣,得先升點火才成。

「三丫,三丫,三丫……」叮噹作響的門板後頭,傳來低低的,帶着緊張和小心的呼喊,把正在努力想法子的顧洛嚇了一跳,三丫?喊誰?

下一刻,她回過了神。

三丫就是她。這個身子的原主人。

她就是黃三丫!

這名字。

顧洛對着屋頂翻個白眼,身子悄悄往後挪了兩步,手裡纂的是之前找到的半塊磚頭,緊張的看向門口。

吱啞一聲被推開,彎腰進來一人。

是個女的。

顧洛沒出聲,不錯眼珠的盯着來人。

「三,三丫,還好你醒了,謝天謝地,你不知道下午都要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要……」來人也似是知曉那說法不吉利,尷尬的停下,貓着的腰站起來,手往前一遞,「趕緊吃,還熱的。」

顧洛沒躲過,一股子熱氣從手上傳來,她幾乎貪婪的吸了口氣,眼一亮,「是地瓜……」她一聲低呼,抬頭看向來人,用力的回憶着原身之前的記憶,「你是……周玲?」

「是是是,是我。」周玲巴掌大的小臉上全是淚花兒,激動的不得了,眸光自三丫手上的地瓜掃過,舔了下嘴唇,「你快吃,還熱乎着的。」

「周玲,你,偷拿出來的?」

記憶里,原主和眼前的女孩打小一起長大,感情極好,黃三丫八歲時被賣到陳家當媳婦兒,可兩個女孩的感情卻是沒變,但顧洛也記起眼前這女孩在家裡的處境,不過是比她好那麼一頭髮絲罷了。

「我,我和我娘親拿的,你別管,你下午流了好多的血,吃了補補。」又略帶內疚的低聲道,「我也只有這個了,幸好你醒了,不然……」

周玲一臉後怕,現在想想她真的都以為三丫會醒不過來的。只是,她卻是再也想不到,黃三丫是真的死了,配過來的,是換了魂的顧洛。

咬了咬唇,把手裡的地瓜一掰兩半,她遞給周玲,「給。」

「我才在家吃過了……」周玲的聲音漸低,不復再聞。

兩個人打小一起長大,誰不知道誰?

肚子再也忍不住的咕嚕一聲。

她羞的垂下臉,「三丫,我……」

「吃。」

熱乎乎的地瓜,還是半塊。

拿在手裡,顧洛卻覺得重若千斤。

這是她兩輩子吃過最香的東西!

「三丫,你以後怎麼辦?」

彩玉的眼裡全是擔憂,欲言又止。

「還能怎麼辦,明天再說吧。」天馬上就要黑了,人生地不熟的,顧洛可不敢亂走——

經過最初慌亂,她已冷靜下來。

即來之則安之啊。

不管如何,她還得要活着不是?

「可是陳家那邊要是看到你還活着,不會罷休的。」周玲抿了抿唇,嘆口氣,「你想好怎麼辦沒?」

陳方氏不是好惹的。

要讓她知道三丫沒死。

不知道又要鬧成什麼樣。

顧洛看了眼周玲。沒出聲。

能怎麼辦?

涼絆。

「下午,萬老爺派人在陳家鬧呢。」

就這麼一句話,成功讓顧洛皺了眉。

陳方氏收了人家的錢,如今萬老爺家沒了人,能不把東西要回去?

陳方氏什麼人吶。

記憶里那可是雁過都要拔根毛的主兒!

到嘴的東西你讓她再吐出去?

別說門,窗子都沒有!

要是自己就這麼的走出去。

陳方氏看到自己沒死。

她能放過自己?

噓口氣,顧洛想,革命道路果然是長且阻。想了想,她看向周玲,「周玲,我怎麼在這裡?」

「是你婆婆把你丟到這的。你娘看着你還有氣,所以……」她娘?黃三丫的娘?顧洛皺下眉,「這是我家?」

「你怎麼胡塗了,就是你家後院的那間空屋子啊。」

「……」

「你,你別難過,她們實在沒法子,你家裡你也是知道的,哪有錢買葯?」周玲的解釋在看到顧洛漆黑的眸子後猛的住了嘴——沒錢買葯,難不成熱水熱乎氣的被子啥的也沒有?

「我沒事,你別擔心。」顧洛搖搖頭,聳了聳肩,她是真的沒往心裏去,不過是為了原主覺得可惜那麼一丁點罷了。

親生爹娘靠不住的多的是。

她沒必要多想。

再說,那也不是她真正的爹娘不是。

「三丫,這是我攢的兩個地瓜,你拿着,別的,我也沒辦法了……」從懷裡摸出兩塊拳頭大小的地瓜塞到顧洛手裡,周玲咬了咬唇站起身子,「我得回去煮飯了,不然一會爹回來吃不上飯就慘了。你,自己小心點……」不等顧洛說什麼,她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